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1468章 君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鸦火冒三丈,心中憋着一股气,这俩极品,简直要气死它了。

    尤其是,它盯着乌光中的男子,很想说,看你都不行?也太霸道了,再说,你俩就是……很像!

    乌光中的男子怒了,你又看我,什么意思?他觉得白鸦恶意满满,他能够洞彻那种眼神中的含义。

    再怎么说,他也称得上英姿勃发吧?可那死鸭子的眼神,实在是……找死!

    他的这种姿态这种气势展露而出,顿时轮到黑狗不爽了,到了这种层次,灵觉强大到不可想象,瞬间就能生出感应。

    果然,白鸦没说什么,黑狗先开口了,并且是针对那乌光中的英伟男子。

    “黑小子,你什么态度?!”它不满的质问。

    一句黑小子,让白鸦都无语,最为关键的是,居然没再骂它!

    乌光中的男子,此刻当真是一脸的黑线,我怎么就黑了?这脸白皙如玉,跟黑丝毫不沾边!

    黑狗看着他,依旧不爽,与本皇有血缘关系,你很不情愿?!

    它没说出来,但是,现场的一鸦一乌光,何等强大,感知敏锐,怎么可能不知道它什么意思?

    黑狗,盯着他不说话。

    乌光中的男子也不说话,但以眼神回敬给黑狗,同时面皮在略微抽动。

    他觉得无言,这都能讹上他?老子英姿伟岸,你那狗脸都快黑的滴出水了,有什么好比较的,有个毛的血缘关系。

    “本皇的确留下了后代,而且当中惊才绝艳,英姿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大把,都是各时代杰出的生灵!”

    黑狗终于开口,上来就这么的自傲,夸自身血脉逆天。

    乌光中的男子不搭理它,还不知道它的底细,哪里有什么后代?

    “黑小子,其实我看你挺顺眼的,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很多难能可贵的品质,以及超凡绝俗的手段。”

    黑狗开口,居然在夸人!

    白鸦简直惊呆了,这狗也会说人好话?印象中,从来没有啊!

    乌光中的男子不为所动,因为,根据传说,这个神话中的黑狗……经常张嘴吐芬芳,一般人受不了。

    果然,黑狗又开口了,道:“所以,我觉得,你和我很像!”

    这就是夸人的理由?其实是为了自夸!

    乌光中的男子不吭声。

    黑狗仰天长叹,道:“用某人的话说,我们可能是两朵相似的花,我若在今天凋零,你便是浴火重生的又一个我。”

    乌光的男子额头青筋直跳。

    谁他么跟你是一朵相似的花?虽然是同一阵营的,且敬佩你古老功绩大,德虽不高但望重,但是,哪里与你像了?!

    突然,黑狗一声爆喝:“死鸭子,本皇君临,你还不滚过来,削死你!”

    它气息暴涨,刚才的磨叽,不过是因为放心不下,实则在暗中探魂河呢,现在心中有底了,狗皇顿时再下狠手。

    轰隆!

    远处,白鸦真身几乎被压爆,因为黑狗动用了某种禁忌绝学,配合场域符文,几乎要瞬杀它。

    白鸦身体炸开了,魂光挣脱出来,在远处迅速重塑,最后站在一片厄土上,死死地看着黑狗。

    这狗东西,不仅活着,而且还依旧这么的凶残!白鸦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冷酷寒意。

    不过,当看到黑狗背负的帝尸后,它又一阵胆寒,心中有无边的忐忑,的确很恐惧与害怕。

    它深知,那个层次的生灵多么的不可揣度,虽然有证据表明,那位无上的天帝被阻击,历经无数场大战后,殒落了,可它还是怕出意外。

    万一帝尸有异常,或者在此尸变,那可能会导致无法想象的可怖后果,白鸦心惧而忧虑,魂河终极地现在不容打扰,很关键的时刻,绝不能出乱子。

    乌光中的男子暗中传音,也在示意黑狗先不要死磕,此时威逼、恫吓白鸦,索要到大量好处再说。

    “本皇自然知道,并不是要彻底掀桌子,这是极限施压,为了索要更多更大的好处。”黑狗在暗中淡定的回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俩在某些方面确实风格相近,皆上来就先敲诈,勒索到足够好处再说。

    不管接下来是否血战魂河,都不吃亏了。

    黑狗现在已经确定,魂河尽头出了问题,终极地的无上大恐怖,当年的确被打残了,甚至死了也说不定。

    所以,它越发的沉稳了,不急于血拼。

    它在琢磨,如果魂河尽头的大恐怖半死不活,它今天或许能动用那杀手锏,祭出天帝留下的东西,将之给弄死算了,永绝后患!

    黑狗的脸色渐渐和善,但是,心中却杀意滔天,准备今天来次大的,掀翻魂河,灭掉诡异源头之一!

    它唯一担心的是,到时候古地府,以及天帝葬坑等地,会不会有感应,爬出来不可言说的东西。

    它内心中杀意凌霄汉,但是大黑脸上却越发的和缓,它想稳住各方,并且再次开始于暗中探查各地。

    此时,黑狗很慈祥,看向乌光中的男子,道:“黑小子,说起来,你我很有缘,当年就有一头热血之交情。”

    乌光中的男子很想说,一头热血个屁,当年被淋了个满头黑狗血,倒了血霉,被打入绝地,险些就被敌人活祭,在生死间徘徊漫长岁月,艰难还阳回来!

    他不想搭理这只狗,对付它,最好就是不顺着它的话说,不然的话,它绝对“满嘴芬芳”个没完。

    这时,黑狗暗中探查**八荒,终于摸底差不多了。

    它冷笑了起来,道:“死鸭子,当年你就是个小崽子而已,如今看到我也敢拿大?冷着脸给谁看呢!对了,你父亲还活着吗?昔日,烤了它半边身子吃,毒的本皇脸上冒黑雾三个月,真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白鸦大怒,这狗太可恶,这是在揭伤疤吗?它父亲当年遭受重创,进入终极厄土涅槃,至今都没出来。

    听起来可笑,可若是细想的话,可以想象当年的流血大战多么残酷,这只狗有一定的洁癖,可昔日都不管不顾了,在魂河尽头为了补充能量吃毒鸦。

    黑狗道:“死鸭子,都说你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我看也不咋样,弱的可怜,你还是自己炖了自己,过来献祭吧,让本皇打打牙祭!”

    “你不要张狂,这是魂河,不是毁灭成废墟的天帝宫!”白鸦寒声道,稍顿,它又道:“我不是完全体,今日,不想与尔等决战,不过你们如果逼迫,那就来吧,谁怕谁?同时,我也要提醒,若是大决战的话,魂河之主这次一定会血洗诸天万界!”

    “瞧瞧,一只小乌鸦都敢跟我放狠话了,唉。”

    黑狗长叹,昂首望天,道:“岁月是把杀猪刀,白了英雄的发,弯了本皇的腰,有点老了,无情啊!”

    乌光中的男子不说话,他知道,这狗肯定在酝酿大招呢,他总觉得,这狗今天可能要大开杀戒,以血乱魂河!

    现在的平静,多半是暴风雨前的最后安宁。

    所以,他保持沉默,做好了血战的准备。

    白鸦无言,但是很快它就感觉到了一缕彻骨的寒意,总觉得今天不对劲儿,这狗现在的表现太“慈祥”了。

    它有点担心,已经预感到了一些,难道狗皇今天会爆发,会歇斯底里,鱼死网破,搞大事儿!?

    白鸦试探,并开始表现出妥协的倾向,暗示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

    “这世间万物都有各自运行的轨迹,很难改变,便是你们也无力阻止,并不能扫平你们口中的诡异,不然的话会出大问题。”白鸦劝说。

    “世界总是在每个纪元的尽头覆灭,是有原因的,即便天帝复苏,有朝一日再征魂河,也改变不了什么,哪怕真成功了话……”白鸦摇了摇头。

    “你摇头作甚?”乌光中的男子冷声道。

    “退一步说,真灭了我等,灭了你们口中的诡异源头,又能怎样?将会引发更恐怖的事情,诸天万界都将不存,呵呵!”白鸦冷幽幽地开口。

    当然,它的这种冷酷,它的这种漠然,当对上黑狗,当看到它背负的帝尸后,它又颤栗了。

    每次看到那具失去生命的身体,它都会恐惧到极点,没那么自信了。

    白鸦强打精神,道:“事实上,谁是污染源,谁是正统,还不一定呢!”

    这时,黑狗眼底深处是无边的枯寂与冷意,渐渐的与刚才不太一样了,它在这片地带,于无声中刻下许多符文,直接在魂河动手脚。

    当年,它对场域的研究……很另类,罕有人可比肩。

    总的来说,时灵时不灵。

    现在,它严肃以来,那毫无疑问,那必然要灵!

    “先冷静。”乌光中的男子暗中传音。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黑狗平淡地开口,大不了就此诀别世间,从此归去,坚持这么多年它已经很累了,时日无多,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当然,在死别前,它会将天帝的留下的东西打出去!

    “你要干什么?!”白鸦惊悚。

    “聒噪,小鸭子,给你个机会,去尽头的厄土中给我将那株药采摘过来,我闻到了它的气味儿,别告诉没有,不然的话,后果自负,本皇已君临此地,定当血洗魂河!”黑狗下最后的通牒。

    ……

    魂光洞前,一群人沉默。

    尤其是魂光洞的主人,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与魂河无关,可现在刚回家门,他就傻眼了,一条古路,直通魂河!

    还能说与己无关吗?!

    最为关键的是,谁开启的?便是究极生物也难以发现这条密道才对。

    “呵呵,还有什么可说的?”九号的融合体开口。

    “出手吧,灭了他!”泰一沉声道,并且第一个动手。

    另外几人也没有迟疑,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容不得任何人放水,不然的话就站在了对立面,没好下场。

    几大强者同时下死手,炽盛光芒覆盖前方,强如魂光洞的主人想要挣脱也根本做不到,他毕竟不是黎!

    况且,他早先就被九六三重创,几乎击毙,还活着也只是为留下他来此找证据而已。

    轰!

    魂光洞的主人炸开,形体崩坏,神魂焚烧。

    不过,几人都有分寸,留下他一缕真灵,抽离出来,想要了解此地的所有真相。

    片刻后,几人脸色难看。

    这魂光洞作为窗口,存世太久远了,居然到现在才发觉,影响太恶。

    这个时候,武皇终于再次有感应,而且听的清清楚楚,弟子在哭诉,在祷告:祖师被狗叼走了!

    什么玩意?武皇发呆,他确信这次很真切,没听错,知道了因果,一时间脸色涨的紫红!

    这时,魂光洞中有人开口,带着疑惑之色,道:“谁从这条路进去了?”

    “虽然在遮掩,但是……熟悉的气息,故人啊。”九六三轻叹,神色无比的凝重,他开始呼唤第一山,让几位老兄弟复苏,必须都得过来!

    这时,第一山内震动,有坟头裂开,有人皮飘出。

    昔日,从一号到九号,有人曾葬于坟中,被认为死了,可是在今天,却裂坟而出!

    此时的九号神色凝重,他知道魂河尽头要出大事儿,这次不仅带着某一古老的大杀器来了,也要召集所有老兄弟合一!

    轰!

    一声剧震,魂光洞深处白光一闪,一只凶禽被打了出来,爆碎,血雾与魂光残留物焚烧,化成火光,划破空间,激射向远方。

    “大战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惊呼。

    “走,赶紧进去,入洞!”九号大喝,他知道战斗开始了!

    武皇顾不得找那条黑狗了,与泰一、九号融合体等人,一起冲了进去。

    魂河尽头,门后的世界。

    乌光中的男子一阵无言,看着黑狗,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直接对白鸦下死手了?说好的恫吓与勒索呢,先得好处啊!

    “没事,它还未死透,很快就会回来,还有一缕残魂。”黑狗淡定地说道。

    “有人进来了。”乌光中的男子说道。

    “无妨。”黑狗不在意,不担心,然而,很快它脸色就变了,猛然回头,目光穿透时空,看向外界。

    它的目光在追逐白鸦爆碎后那残余魂光焚烧出的轨迹。

    然后,它就一阵无言了。

    ……

    外界,楚风来了。

    为何来此?他从经文大茧中破出来后,一直在北地等着乌光去洗劫空巢老究极——武皇。

    他还想看热闹呢,很期待武疯子的老巢被端掉,也想看一看乌光中的强者发现有人先他一步洗劫过武皇老巢,会不会出现负面情绪等。

    总之,他在北地等着看戏,结果左等右等都不见人来。

    最后,他意识到,魂光动多半有大事件发生,毕竟涉及到了魂河啊!

    所以,楚风跑来了,想观千古大事件的爆发!

    当然,他躲的足够远,压根就没有想接近,足有大半州之地,站在一座高峰上,远眺那里,感受波动。

    结果,他出现没多久,就有一道火光焚天,化成光束,朝这边飞来了。

    他当即就变色了,那是什么东西?

    “秘宝,天上掉馅饼!”紫鸾叫道,她被放出来了,远远看到,感受到强烈的能量波动后,一阵兴奋与激动。

    最终,那火光渐熄灭,越来越暗淡,能量衰退到不是多么惊人的地步了。

    楚风感觉自己能够拿下。

    不过,当他睁开超级火眼金睛后,脸有点发绿,这是……一只白乌鸦?白鸦!

    一只活着的生物!

    他顿时感觉不妙,早先时,这个生物可是能量波动剧烈啊,很惊人,现在哪怕疑似出了问题,在衰败,恐怕也难以招惹。

    他转身就想走,可是那东西极速砸过来了,来不及了。

    不过,唯一让他安心的是,那只白鸦又一次炸开,到达近前时粉碎。

    可是刹那间白鸦又一次重组,血肉再生。

    然而,接下来它又噗的一声,再次爆碎。

    楚风惊讶,不急了,他看出来了,这白鸦要完蛋了,生命力锐减,暴跌。

    就在这瞬间,白鸦又连续重组与爆碎了数十次,能量几乎要干枯了,魂光只剩下一缕,血肉勉强再重塑。

    当然,其血早失精华了。

    “这是……一只活着的怪物,很强,我们来不及逃走了!”紫鸾快哭了。

    “逃什么,从天而降一只鸭,煮了,吃掉!”楚风发狠。

    他感觉到了那只白鸦散发的浓烈杀意,恨不得要灭绝万物,让人体会到了一股冷酷到极点的寒气。

    面对这种冷酷,这种杀机,他自然也没什么掩饰,先下手为强,弄死!

    他觉得,这白鸦目前的状态都不足天尊级了,魂光焚烧掉九成九以上,肉身也不断爆碎,血精没剩下了。

    楚风喝道:“我管你哪来的怪物,敢对我露杀意,烤熟了吃!”

    他胆大包天,真就下手了。

    虽然表面轻佻,但是楚风真下手时全力以赴,他可不想枉死在此地,这种古怪的生物多半有不可想象的来头。

    用尽全力,先下手再说!

    当然,万一能活捉,那就再好不过了,镇压之,说不定能得到无尽的好处。

    白鸦目光冰寒,它坠落到近前时,直接张嘴,动用秘术,就要绝杀眼前的一男一女,哪怕它实力暴跌,它也很自负,很霸道。

    然而,下一刻它毛骨悚然,浑身羽毛炸立,太不安了。

    它看到了一根筷子长的黑矛,向它戳来。

    楚风豁出去了,不计代价,疯狂焚烧魂土,因为他越发的意识到,这白鸦的的根脚多半有些逆天,哪怕实力暴跌,也给人很危险的感觉,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杀之!

    筷子长的黑色小矛经过轮回土的加持,乌光撕裂天穹,太恐怖了,简直要灭杀一切阻挡!

    白鸦震惊,一个阳间的少年怎么会有如此手段,居然有这么大的杀劫之力?!

    然而,这还不是意外,下一瞬间,它惊惧尖叫。

    “你……”当它正视楚风的面孔时,脸色煞白,因为这容貌……怎么看着有些可怕,有些熟悉的感觉,见鬼了!

    它不由自主,转身就想逃,调过身子,什么都不顾了,只有一个字:逃!

    虽然在转身的刹那,它意识到,不可能是那个人,因为那人还活着呢,而且那个人不怎么相信轮回,绝不会去转世。

    这就悲剧了,它早先的胡思乱想,以及后来的迟疑与转身,导致它绝对无法躲避开黑色小矛了。

    噗的一声,楚风就这么祭出黑色小矛,刺进白鸦的屁股,能量气息大爆发!

    “嗷……呱!”

    白鸦疼的都发出兽音了,那轮回土的能量焚烧出来后,居然大杀魂光,太恐怖了,听起来根本不像是鸟叫。

    这就是狗皇在远方发呆的原因,看到这一情景后它一脸的震惊与无语。

    “本天帝,弄死你!”楚风叫道。

    白鸦听到本天帝三个字时,魂光打颤,可是听到弄死你三个字后,它也确信了,这肯定不是那个人。

    不过,已经晚了,它的身体在瓦解,孱弱魂光在龟裂。

    此时,它真的感觉憋屈,无比气闷,它很想大吼,今天倒了八辈子血霉,一口气遇上三个极品,都在喊着,弄死它。

    它感觉到浓浓的恶意,仿佛全世界都在针对它,诸天恶意加身。

    ——————

    帮人做个广告《被玩坏的大宋》,喜欢的可以去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