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1472章 魂在何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铁棒无双,沉重如山,冲入战场,横扫魑魅魍魉,将无数的魂河生物全部震碎!

    这一击霸绝天地,那磅礴的铁棒粉碎一切,轰杀一切敌!

    古鸦惨叫,又一次丢掉真命后,它彻底胆寒。

    再现真身后,它心中不安,有种想逃走、再也不出世的念头,被那无匹的铁棒击破了某种精气神。

    这是谁?它躲在远处,内心强烈的不安。

    “啊……”若隐若无间,有一声怒吼,响彻了这片战场,并震动了诸天,带着不甘,带着无尽的愤怒。

    恍惚间,所有人都看了一只圣猿,顶天立地,睥睨古今未来,擎着铁棒,指向魂河终极地。

    轰!

    他又一次出手了,铁棒轰碎界壁,横断魂河,让这里无数的魂光焚烧,化作魂物质粒子,全部蒸干了。

    并且,铁棒一端戳进终极地,将那里打爆了,无垠的厄土沉落,彻底爆开来。

    这一刻,诸天都听到了哀鸣,无数的厉鬼、数不尽的魂河生物惨叫,那里是巢穴,是诡异的源头,现在被人击破!

    诸天颤栗,血雨与异象无数,在各界轰鸣,爆发开来。

    所有强者都震惊了,许多人都看到了,一只模糊但却也能够看到的猿猴,通体带着暗淡的金光,映照在各处天域中。

    而绝顶强者更是有感,透过被轰碎的魂光洞,透过那条路,看到了部分真相。

    那是昔日那位……斗战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圣皇吗?!

    他太强了,此时在战何地?是……魂河!

    所有强者都懵了,真的太逆天了,当年征战魂河的圣皇,他又出现了,再次杀了过去,单臂擎棒,竟……打爆魂河厄土!

    轰的一声,诸天各界,所有老怪物都被惊的出世。

    他不是殒落了吗,在今天居然重现,或许,那不是活着的圣皇,他的状态很不对,只是一道残影!

    即便如此,他的这种气势,他的这种无敌的霸道姿态,依旧惊慑诸天,绝世无匹。

    他站在那里,俯视魂河尽头!

    这是何等的勇武?盖世无双,太震撼人心了。

    这一刻,黑狗落泪,无比的激动,口中吼着:“看到了吗,这是我们当年的兄弟,他来了,再战魂河!”

    接着,它也有无边的伤感,因为它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它一声低吼:“圣皇……兄弟!”

    黑狗心中有悲,有大恸,因为,那是圣皇残影,不是真正的他啊,斗战族最强大的那个人终究是死去了。

    残影不灭,听到了它的呼唤,其兵器裹带着圣皇生前留下的影子,冲破一切阻挡,铁棒压魂河,打到了这里!

    “猴子!”远处,腐尸也是一声大吼,有无尽的悲与痛,那么霸道,那么勇武无敌的斗战族的最强者,居然要再也见不到了。

    当年噩耗动天下,可残存下来的故人还是不愿相信,认为他那么强大,终究会顽强的活着。

    今天,他出现了,打爆魂河厄土,依旧霸道无匹,可是却这么的让人黯然神伤,忍不住想落泪。

    铁棒横空,那模糊而黯淡的金色身影,缓缓的沉落,向着那个被挖去双目的红毛怪物而去,那是他的亲子!

    低吼声传来,纵为绝世霸主,斗战族史上最强的圣皇,可是现在,其残影却也是如此的伤悲,持棒而吼,撕裂魂河,压爆厄土。

    残影有悲,即便浑噩了,只是出于某种本能,他还是伸出了手,颤抖着,想要摸向那个红毛怪物的头颅。

    残影,本是一个刚烈的猴子,从不屈服,永不低头,一生都在战斗,从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可是现在,他的手却在颤抖,舔犊之情尽显,这一刻,许多人都大受触动。

    “兄弟!”黑狗大叫。

    “猴子!”腐尸也在低吼。

    九道一也轻叹,这位圣皇一生命运多舛,幼年丧父,靠自己一个人顽强挣扎,在动乱中崛起,可是又中年丧子,经历了人生中的种种大悲。

    即便是斗战圣族,意志比铁坚,可面对这种打击,这种挫折,也难以承受吧?连九道一这个老怪物都在叹气。

    “孩……儿!”

    磅礴的铁棒下,那残影颤动的手落在红毛怪物身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想像昔年他小时候那样抚摸他的头。

    吼!

    满身都是鲜红尸毛的怪物嘶吼,奋力一挣,向残影出手了!

    此时,残影没有躲避,任他重重的打在胸前,自身不动,手又一次发抖,抚摸他的头,眼底深处是他小时候的样子。

    “吼!”

    红毛怪物通体腐烂,带着不祥与诡异的气息,他三头六臂,但身子却早已残缺,而眼窝那里更是可怖,无比的空洞,火眼金睛被人挖走。

    “我……没有保护好你。”残影轻声说道,像是在说对不起,让一个刚烈的猴子,显现出这样柔弱的一面,简直不可想象!

    并且,他本应该是浑噩的,可现在居然被某种情绪左右,有了一丝真灵浮现,伤感与痛苦无比。

    黑狗黯然而悔恨,道:“你不要自责,当年我们都没有保护好他,应该强行送这个孩子离开,不让他去战斗。”

    昔日,的确想送他离开,可是他自己却执意留下,要与众人在一起,在魂河死战到底。

    腐尸也开口,道:“你应该是……先行战死了,以你的刚烈性格,一旦出手,必然冲杀在最前方,不会容许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之前,除非你先死。”

    当年,大战太恐怖,遍布四方,双方阵营都被打散了,到处都是终极强大的血战,到处都在流血,无处不惨烈。

    就是黑狗与腐尸当年也杀到狂,被冲散,各自在一方拼命。

    他们能够猜测出,猴子一定是先自己的亲子而死。

    铁棒镇压魂河,这时残影再探手,定住自己的孩子红毛怪物,而后他发出一声悲吼,从虚淡的影子中溢出丝丝缕缕的特殊物质,注入到自己孩子的体内。

    这是要做什么?

    许多人惊异。

    “要活!”残影低吼。

    三头六臂的红毛怪物,眼部空洞,竟有血泪淌出,他身体僵硬,一动不能动,被残影注入大量神圣光华。

    黑狗神伤,这……还能救活吗?

    它早已洞察到,根本救不回来了,可是,现在能说什么?

    黑狗双眼红肿,想到太多的往事,小圣猿幼小时的样子又浮现在眼前,那么的天真可爱。

    在某段特殊的时期,小圣猿曾被封印,但却不断自己跑出来,哭着要找失踪很久的父母,而后被天帝放在肩头,同游天下,何等宠溺?被所有人照顾。

    到头来,他却成了这个样子,这个被所有人喜爱的小猴子,太惨,太让人揪心。

    “给我杀了他们!”

    魂河深处,古鸦终于缓过神来了,下了这样的命令。

    它还有最后两条真命,当年全盛时期足有九条,这可不是九命猫的秘术,也不是凰族的涅槃术,而是实打实的真命。

    今天,接连被人打爆,它怒火满腔,它自己不前进了,号令大军出动,魂河别的没有,就是仆从军多,也有大量不祥与诡异的原生生物大军。

    “杀!”

    魂河大旗招展,涌动出来大量的强者,气息惊天动地。

    此外,除了古鸦外,又出现三位头领,看地位不次于它,各自领军,杀了出来,并且全都是人形的。

    这一刻,黑狗、九道一、腐尸等都大怒,全都要冲过去下杀手,心中本就有悲愤,这古鸦居然还敢主动出击。

    “想救活那只小猴子,就不要妄想了,根本不可能,不过我还是要阻止你,连一丝希望与念想都不给你们留!”古鸦恶狠狠的叫道。

    它通体散发白光,今日它真的很恨,一再失去真命,对它来说,是影响一生的重大损失。

    轰!

    下一刻,不等黑狗、腐尸动手,那通天的铁棒震动,残影爆发了,金光亿万丈,像是一位圣皇彻底复苏。

    那种气息,那种盖世的战力,让人惊悚,让诸天颤栗。

    它像是有一股不灭的执念,现在再次被激发,与魂河生物势不两立,尤其是那头古鸦,更是被他锁定了。

    残影瞳孔爆射神芒,那是超级火眼金睛中蕴出的符文,他的亲子被人挖走双瞳,他现在就用这种无上妙术对那敌人出击。

    “嗯?!”

    古鸦早已退走,进入厄土中,远离战场,可是现在它惊恐的发现,那眸光,那特殊的双瞳居然牵引着它,不由自主飞回了战场中。

    “斗战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圣皇真正复苏了?!”外界,有不少人惊呼。

    身在半空中,古鸦就满身羽毛炸立,它预感到死亡临头,末日来临,一时间,它动用了所有的禁术,施展此生能够动用的最强法,并且促动那柄特殊的剑锋,也在催动一对火眼金睛献祭。

    “丧禽!”

    远处,黑狗怒极,当着他们的面,古鸦还在以小圣猿的眼睛献祭,立诛都不足以平愤!

    当!

    大钟颤动,直接将那柄不可想象的剑锋给罩在里面,任它锋芒绝世,也不能刺穿,更无法逃走。

    “啊……”

    古鸦惨叫,它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牵引,还在半空呢,就被一双金色的大手抓住了,而后生生撕裂。

    噗!

    它连魂光也都如此,被撕成碎片,又失一条真命。

    刹那间,它在远处再现,可是它惊悚的发现,那双金色的眸光依旧锁定着它,跨越时空,将它束缚,如同身陷牢笼内,再次被牵引,出现在那头黄金圣猿的近前。

    “出手啊,救我!”古鸦大叫,亡魂皆冒。

    远处,三位新出现的领军的人形生物一起动手,带领大军杀了过来,贯穿虚空,眨眼就到了眼前。

    与此同时,古鸦也在吟诵咒语,想要动用最拿手的保命术逃走,此外它也在命令满身都是红色尸毛的小圣猿阻击其父。

    可是,任它千种手段,万般挣扎,都改变不了什么了,这一刻的金色圣猿不可匹敌,像是真的全面爆发了,复苏了。

    噗!

    斗战族的最强猴子,再次将古鸦撕裂,并且轰出一拳,将它打成血雨,打成光束,形神俱灭。

    古鸦到死都不能相信,就在魂河前,就在家门口,被人轰杀,打了个灰飞烟灭,再也无法复活。

    接着,残影单手压制住红毛小圣猿,又一次注入神圣光辉,另一手则擎黑铁大棒,轮动开来,像是打穿古今未来,轰的一声,向前砸去。

    虽然为帝战之所,但是,整片战场都在剧烈晃动,恍惚间似乎还传来喀嚓声。

    昔日的圣皇,如今的残影,一棍下去,打的海量的魂河生物怒吼,咆哮,不甘,成片的炸开。

    即便是那三头领军的生物,杀到了近前,可是现在也被铁棒打崩了一人,血溅战场,另外两人横飞出去。

    吼!

    这一刻,残影将自己亲子的那对火眼金睛接引了过来,放开了小圣猿,将其眼睛归位,而后双手持棒,纵身一跃,杀向厄土。

    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那两个攻向他的强大生物,被黑色的庞大铁棒覆盖,大道纹络无数,遮拢战场。

    砰!砰!

    这两个生物很强大,但是也被打爆了,血雨横洒。

    他们也都有真命,可是此时的圣皇发狂了,丧子之痛让他有了某种情绪,没有浑噩,保持一点灵性,大开杀戒。

    他禁锢了活着的领军生物,哪怕还有真命在身,也无法活下去了。

    接连数次,残影将他们全部轰爆,彻底的诛杀干净,只有点大片的血液焚烧,伴着飞灰消散。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兄弟,谁可敌?!”黑狗激动的大叫着。

    它知道,圣皇时间无多,多半不能久留了,要浑噩下去,亦可能要消散。

    它怒吼:“踏平魂河厄土!”

    “呱!”

    远处,白鸦叫着,它父亲被杀了,有真命加持都难以自保,让它忍不住愤怒与颤抖,恐惧而心慌。

    它转身就走,逃向厄土,它真的不想战斗下去了,这群人都太可怕了,况且它到现在还不是完全体呢。

    再待下去,这是找死。

    “此路不通!”

    这时,一道黑的让它发慌的乌光突兀的出现,并且迅猛的袭杀,斩出一刀,噗的一声,将它的头颅给剁飞了。

    “呱!”白鸦惨叫,在远处滴血复生,重组真身,舍弃原本的真体不要了,这也导致它实力再降。

    它一阵哀鸣,被这大黑手盯上了,难道要死在这里?

    “给我杀,灭了这群魂崽子,真要有大个的活着,复苏过来,本皇也带来了天帝当年的东西,我非弄死他不可!”

    黑狗吼道,号召所有人杀上去。

    腐尸也大喝:“没错,这里出了大问题,不然的话,所谓的魂河无上生物早出来了。掀翻魂河,一战平乱,就在今天!”

    这个时候,他一手镐,一手锨,将前方的那个满身鳞片的怪物都凿穿了,打崩了,受圣猿父子刺激,他也发狂了。

    “可惜,我的魂,缺失很多,如今游在何方?!”腐尸有些不甘。

    “老子打爆你!”另一边,九道一头灰发披散,将那头孔雀给挑了起来,血溅虚空。

    尽管那只孔雀无比的恐怖,尾羽上一颗又一颗眼睛睁开,爆射诡异光束,将九道一都伤到了,可见它实力的逆天,可是,它还是被九道一挑杀了,轰爆了。

    那个残缺的盾牌都没能挡住,古盾一闪消失,飞走了。

    孔雀魂母的胞弟死了,这像是惹了大祸,更多的的魂河生物杀出,不乏强者,密密麻麻,战斗不曾结束,更激烈了。

    “今天杀个痛快!”九道一喊道,如同入魔了般,提着锈迹斑驳的烂矛,大步流星,向厄土进发。

    “杀!”

    这个时候,黑狗呼吸急促,它刚才也冲在前方,杀了一位顶级强者,此时坐下来大口喘息,果然是血气不盛,非常衰败了,它很疲累。

    不过,它还有大杀招,它是谁?精研场域,是这个领域的巨头,虽说时灵时不灵,但也是分时候的!

    最起码,现在它非常靠谱,因为高度认真,极度严肃,它早已在暗中排列下大型的杀伐场域,现在爆发了。

    它就坐在场域中心,嘶吼着:“杀!”

    顿时,在轰轰声中,不断的爆开,一路推进,魂河生物成片的死去,就如同天刀收割稻草人般,一排刺目的光束旋转过去,大面积收割,斩灭一切阻挡。

    此时,圣皇果然状况不对劲儿了,逐渐迷失,要浑噩了,甚至消散。

    他此时将一身的神圣光辉不断注入自己孩子的体内。

    黑狗能说什么,只能在近前守护,看着,痛苦的喘粗气。

    “我本就不在了,孩子,活!”圣皇残影开口,这是在安慰黑狗,也是在请它照料小圣猿吗?

    “好!”黑狗虽然知道,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不可再挽留住,但也只能这样回应,不想让圣皇残影悲伤。

    “本皇要杀了你们全部啊!”

    这时,黑狗怒吼,再次站了起来,要杀遍魂河尽头!

    它在激活最后的真血,虽然体内的血消耗都快没有了,便是伤口都滴落不出血丝,但它还是催动!

    一时间,它的身体暴涨,实力激增,提升一大截,所有人都吃惊。

    这狗不要命了吗?它垂垂老矣,油尽灯枯之身,也敢当作鼎盛状态来战斗?!

    轰!

    光束滔天,黑狗发狂,一爪子就拍死了对面成片的魂河怪物,它一往无前,向前推进,灭杀群敌。

    恍惚间,可以看到,在它的周围,浮现许多道身影,有顶天立地的巨猿,有无比霸气的血气滔天的人族强者,还有天帝横空,鼎震万界,更有女帝临尘,横扫魂河厄土……

    这些都是它观想出来的人,它思念那些故人,怀念与他们并肩战斗的时代,现在情绪牵引,将他们都幻化了出来。

    这极其的恐怖,恍惚间,它仿佛获得了新生,衰败的真血在发光,战力不断提升!

    “狗子,你要活着!”腐尸吼道,担心它这样消耗,会很快死去。

    “曾经的故人,你们魂在何方?!”黑狗低吼,提着帝钟,大步前行,不惧战死,一路猛闯。

    钟波炸开了,瞬间震世,轰穿前方一切阻挡,无边的大军像是纸片人般纷飞,焚烧成灰。

    “师伯,我来了,我还活着啊!”

    一个光头来了,闯到此地,脏兮兮,衣衫褴褛,身体有些破损,那绝对是昔日触及到了无上生灵的术法余波所致,难以彻底消除此伤。

    “是你……好!好!好!”黑狗与腐尸都惊讶,都惊喜,都激动,又遇上一个活着的故人,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心中瞬间暖呼呼,充斥着无尽的喜悦之情。

    “活着就好!”黑狗道。

    “我距离太远,跨越了一重又一重天赶来,总算没迟到!”光头来了后,也不废话,直接大开杀戒。

    他吼道:“老子虽然一向慈悲,但也分对谁,今天当主杀伐!一念成佛,一念成大魔,杀!”

    无数的花瓣飞舞,在他周围绽放,而后全部化成了他的样子,向前轰去,大杀四方!

    黑狗又哭又笑,又伤感,总算有活人出现,还有谁能回归?

    “还有人吗?”黑狗希冀地问道。

    “应该没有了。”光头男子轻声回应,很低沉,很苦闷,然后全部爆发为一个字:“杀!”

    远处,黎神出鬼没,干掉了一些极其强大的魂河生物,并且也在帮自己这方的人出手,对敌人下黑手。

    “混账!”魂河方,一个强者大怒。

    砰!

    刚骂完不久,他就被偷袭了,离着很远,就被人打了一记妙术,后脑几乎被洞穿。

    战局对黑狗、九道一等人很有利,此时他们打到魂河生物犯怵,居然都有些怕了,杀的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然而,就在这时,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魂河终极地内传来一声叹息,震的所有人都气血翻腾,脑中嗡嗡作响。

    接着,一只很模糊、很虚淡、但也能量浓郁、法力盖世的大手探了出来,缓慢但却有力,朝着战场这边拍落而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悚了,魂河终极地有不可想象的生物复苏了吗?!

    “打了这么久都不出现,以为都寂灭了,现在居然出来了,假的,还是真的?”九道一的眼睛都立了起来。

    这一刻,原本都已经半浑噩,凭着本能在照顾小圣猿的猴子动了,霍的抬头,然后抓着铁棒,迎着那只大手大步而去!

    “猴子,不要乱来,我还有后手,或许能平了此地!”黑狗大叫,想要阻止圣皇残影。

    “不必,我终被惊醒!就是在等这一天,很久了,一直等着打出此生最强一击!痛痛快快战一场!我是谁?我来自斗战圣族,生而为战,死也要在最后的大战中落幕!只是可惜,我残缺了,只是一道影,尽力吧,打出最强一击!”

    猴子喝道,大步前行,双手持铁棒,高高举起,而后他跃了起来。

    轰!

    铁棒发光,通天彻地,矗立在天地间,捅破了苍穹,什么都挡不住它!

    金色的圣猿在焚烧,他爆发出刺目的光辉,而后轰隆一声,双手持铁棒,向着那只大手砸去。

    “住手,还用不到你上路!”九道一喝道。

    “这是我的选择,原本就要消散了,现在最强一战,依我天性而为,这样的天地,不自由,我一道残影苟延残喘做什么?战!”

    一声大吼,响彻了诸天万界!

    一头通天圣猿,满身金色毛发炸立的强者,他轮动铁棒,极尽升华,向着轰去!

    他只身而迎战不可想象的生灵。

    极尽璀璨,无量光照世,诸天间都是圣猿的战意,都是他的吼声。

    他是天帝的兄弟,年轻时代曾与天帝并肩而行,不弱多少,苦修无数岁月,几乎都要踏上天帝路了。

    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他有无边的遗憾,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平不了大乱,现在他只愿最后一战!

    极尽升华,圣猿焚烧一切能量,打出最强一击,轰了出去!

    轰!

    这一刻,诸天都在颤栗。

    真血洒落出来,那只大手居然被撕裂了,被铁棒打的高高扬起,而后又被铁棒的一端顺势洞穿,如同绝世长矛刺透那只手掌!

    血洒落,诸天轰鸣,万界颤抖。

    大手渐渐淡去,留下一些血迹!

    圣皇击破那只大手,这种战绩简直逆天了!

    外界,所有强者发呆,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看到了吗,这是我兄弟!”黑狗哭着大叫,他知道,就此要永别,再也不见。

    那个生物有问题,被轰退了,可那毕竟是不可想象的存在,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就击退他那模糊的大手?

    猴子虚淡了,周身瓦解,崩裂,即将彻底消散。

    铁棒捅穿了那只手,鲜血淋淋,而棍体自身也被腐蚀,寸寸断裂,而后炸开!

    猴子倒退,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身,一步跨越到自己孩子的面前,努力保持自身不崩开。

    最后的时光,他将体内遗留的神圣物质全部猛的打入小圣猿的体内。

    “猴子,你挺住啊,我救你!”黑狗大吼。

    腐尸也咆哮,冲了过去。

    “我死,他活!”

    这是圣皇残影最后的话语,看着自己的孩子,他坚定无比,这是最后的遗言,他残留的精粹全部注入小圣猿的体内。

    然后,他瓦解了,消散了,金色光雨猛然……炸开!

    “啊……”黑狗大叫,满脸泪水,铁棒不见了,猴子消失了,最后的念想,就这样永远都看不到了。

    “活过来!”腐尸嘶吼。

    九道一也冲了过来,却是无力回天。

    “圣皇叔叔!”光头男子大哭,悲怆无比,然后又冲过去抱住小圣猿,呼唤着兄弟。

    黎上前,递给黑狗几张祖符纸,道:“我只留一张,剩下的都给你!”

    接着,黎又补充:“太少,不够,或许一百张,甚至五百张才行,让一个消失、已经不存在、成为虚无的强大圣皇复活,太难!”

    “我要一千张!”黑狗霍的起身,抓住九道一的手臂,吼道:“算我求你,那个人还留下多少,我全要,找到所有!”

    一千张?!

    九号没有生气,他理解这种痛苦,真有一千张又如何?应该也救不回圣皇,消失,成为虚无,终究是不可再现。

    可是,他能反驳吗,会揭开那血淋淋的真相吗?或许,暂时答应是唯一的选择。

    人总该有希望,万一真的有一天圣皇会再现呢?

    “这个世间,许多人都想看到那个猴子再现啊。”九号叹道。

    “我兄弟,猴子,他不该死啊,会回来的,会活着出现!”黑狗大哭,哽咽着落泪,它颤抖着仰头望天:“魂在何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