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卷 第九百零七章 lokt oga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莱特河上。

    罗纳握住了自己法杖的前段,寒霜体系的魔法从罗纳的手心中溢出,原本已经有些过热的魔杖在寒冷的气息影响下被迅速冷却。

    “船舱下面还有活着的人吗?”

    “救人这种事还真不是我们该做的。”

    一位佣兵有些不满的抱怨着,他刚扛着一名昏迷过去的水手走上了甲板。

    “别抱怨了,把伤员带到商船备用的木舟上面,这艘船支撑不了多久!”

    战斗结束以后罗纳指挥着团员打扫战场,耶夫尔克之蛇过去确实做了不少肮脏的勾当,但这些都是生活所迫。

    现在他们的生活早就稳定了下来,所以佣兵团内的成员一致认为自己还需要一个好名声。

    听起来虽然很虚伪,但被走在街上被人当成瘟疫一样躲避的感觉可不好受。

    罗纳继续冷却着自己手中的法杖,这根法杖顶端镶嵌的原晶石能成倍的扩大他施法的效果,缺点就是灌注的魔力过多会出现碎裂的危险。

    在游戏里面应该算是耐久度掉光了,这枚法杖的稀有度和品质也属于史诗的一级别。

    当初耶夫尔克之蛇是在一个危险的古代遗迹中发现的。

    “睁开眼睛,我知道你没昏过去。”

    罗纳在那名审判者面前蹲了下来,他与审判者交手过几次,但缝针是他遇见最棘手的一位审判者,所以罗纳根本不敢放松警惕。

    以至于他手中的魔杖已经处在了一个临界点的状态。

    倒在甲板上的缝针听见这一句话果然再次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别笑了,你还有同伴吗?”

    罗纳不会对任何一位审判者手软,因为曾经他的恋人,他在佣兵团内的战友们都饱受灰雾的煎熬,这些的罪魁祸首都是审判者。

    所以他得到乔修委托抓住缝针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满…可既然是雇主的命令,罗纳也只能遵循。

    不过乔修的委托中只有抓住缝针一个人,不代表他们要绕过其他的审判者。

    缝针没有说话依然在放声大笑,这笑声在罗纳听起来根本有些莫名其妙。

    “回答我!你还有其他同伴吗?”罗纳被缝针的笑声弄得有些烦躁。

    “没有!”

    缝针突然停止了笑声,用着同样愤怒的声音回答了罗纳。

    当她看向罗纳的时候,罗纳发现这位审判者的半边脸颊是溃烂的。

    “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什么佣兵团,什么为了联盟!一个一个没有任何道理的把我的玩具给毁掉了!”缝针用着癫狂的声音向着罗纳高声吼着,罗纳突然抓住了她的斗篷将她拉向了另一侧。

    但这一动作还是有些晚了,缝针的小腿被一根看不见的剑刃给瞬间切断。

    罗纳在这一刻看见了商船后方还有一个陌生人,他的目标并不是罗纳而是缝针。

    “该结束了。”缝针的小腿断掉了以后,反而再次有些疯狂的笑出了声。

    这次罗纳感觉到了大量的灰色魔力在船尾聚集,他瞄准的目标依然是缝针,罗纳这时候只需要躲开就行了。

    但这一瞬间罗纳将自己手中法杖抵在了地面,纯白色的铭文在罗纳面前闪烁了出来,一个由铭文构成的魔力屏障在罗纳面前瞬间展开。

    灰色的洪流席卷了罗纳所构成的魔力屏障,释放者的魔力远超于罗纳的预料,屏障在短短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就出现了碎裂。

    “滚开!”缝针看见罗纳替她挡下了这一击再次愤怒的高喊了出来。

    “你刚才说了…联盟?”

    罗纳的声音中听起来非常的吃力,光是这几秒的魔力屏障就快要抽干他体内的魔力。

    “那又怎么了!”缝针再次愤怒的嘶吼了出来。

    “只是有些…惊讶,原来你也玩世界裂痕。”

    罗纳的话刚刚说完的瞬间,他法杖尖端的原晶石碎裂成了残渣,魔力屏障也瞬间消失,但幸运的是其他的团员发现了船尾的袭击者。

    他们迅速做出了反应,将袭击者的仇恨给吸引了过去。

    “罗纳!”

    弓箭手立刻来到了半跪在地上的罗纳身旁,发现他握着法杖的那只手臂表皮已经完全消失了。

    “喂…你这样可没办法再拿鼠标了。”弓箭手颤抖的看着罗纳手上的伤口。

    “科亚,现在是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罗纳的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完就倒在了弓箭手的怀里。

    缝针看着这一幕瞳孔收缩了一下,她正准备嘲笑的喊出‘活该’这两个字的时候,从甲板下方冒出的一根灰雾构成的针刺直接刺入了她的眉心。

    这一瞬间缝针失去了意识倒在了甲板上面。

    当缝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出现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当中…一个她早就熟悉的空间里面。

    “缝针,你失败了。”

    一个灰雾构成的身影出现在了缝针的面前,它脸上戴着一个有着鸟喙的面具,双手的手指长度是常人的三倍。

    灰雾构成的身影缓缓的抚摸着缝针溃烂掉的半边脸颊。

    “不要再说多余的话了,不就是死吗,我已经等很久了。”缝针高声的对它喊到。

    最终手移到了缝针的脖颈处,猛然遏制住了缝针的脖颈。

    “你会作为我的养料。”

    缝针感觉自己脖颈逐渐传来的窒息感,脸上反而再次露出了笑容…因为眼前她的世界就算一片漆黑的,所以她闭不闭上眼睛都无所谓。

    生来就是孤身一人被黑色所笼罩,缝针厌恶这个世界,所以想要报复,然后离开这个世界。

    现在她总算可以没有留恋的离开这个让她憎恨的地方了。

    但在恍惚间缝针听见了什么东西咆哮的声音,她再次不敢置信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咆哮的声音并不是她的错觉。

    一只身着铠甲的兽人猛然从角落中冲了出来,他再次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用手中的盾牌击退了掐住缝针脖颈的那个灰色的身影。

    缝针重新落在了地上不停的咳嗽着…

    “可…什么…”缝针呼吸着周围弥漫出的空气,无法理解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那位兽人。

    “不管你是谁!给我滚远点!”缝针向着那名兽人高喊着,只是那名兽人同样向着远处的灰雾高声咆哮着。

    “缝针,你在抵抗我的意志。”

    灰雾构成的身影中听不出愤怒的情绪,但他长的利爪猛然袭击向了那名兽人,仅仅是在一瞬之间就将那名兽人给摁倒在了地上。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这个该死的兽人从哪里来的我都不知道!”怒火再次充盈了缝针的内心,她现在就连被杀死都做不到。

    但缝针却再次感觉到了脖颈被扼住的窒息感,那个灰雾明明是抓住了那名兽人的脖颈。

    就在下一秒雷电在黑暗的空间中炸响,雷鸣构成的箭矢射向了灰雾,将灰雾的身体贯穿出了一个空洞。

    “缝针!你意识中的这些力量是从哪里来的!”灰雾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有些愤怒了。

    “我意识中的力量?”

    缝针无法理解的后退着,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灰雾手中出现了一枚尖锐的触须刺向了缝针,缝针眼睁睁的看着那枚触须刺向了自己,但又是长着长角的熊挡在了缝针的面前,触须刺入了熊的表皮里面,那只巨熊发出了痛苦的咆哮。

    缝针的手臂上也出现了伤痕,只是她没有任何感觉。

    这一刻缝针愣神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这只…长着角的巨熊,她突然间想起了这只熊自己是在那里见过。

    猛然…缝针回过了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二十四位全副武装的兽人与牛头人还有高等精灵向着这里发起了冲锋,为首的那位兽人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咆哮般的喊出了…

    “为了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