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风雨飘摇 第五百零一章 深度火力不足综合症发作(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崇祯皇帝已经不太掩饰自己的喜怒了。

    穿越之初,自己一个小白,想要防止大臣们对于自己想法的推测,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那些小鲜肉们的唯一演技——面瘫。

    但是当厂卫雄起,京营和新军雄起,再加上手里的银子越来越多,崇祯皇帝慢慢的就不再玩面瘫那一套了。

    有了底气之后的崇祯皇帝根本就不介意自己的想法被大臣们看出来——朕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谁有意见?

    反正有意见也得忍着!

    所以面对着赵研东所说的这些狗屁不通的理论,崇祯皇帝干脆反问道:“朕来问你,铁路之下,可有我大明百姓的尸骨?白骨夜哭?你可听到了大明百姓在哭?”

    赵研东拜道:“不曾。然则陛下杀戮过重亦是事实。”

    点点头,崇祯皇帝笑道:“没错啊。朕所杀的那些人,捆起来挨个杀掉,里面肯定有那么一个两个冤枉的。可是隔一个杀一个,却又不知有多少漏网的?

    赵研东,你来告诉朕,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被朕杀了的混账东西里面,哪个贪的少了?哪个害民害的少了?”

    赵研东却又接着道:“纵然如此,婴儿何辜?”

    崇祯皇帝被这句婴儿何辜给问的心里一哆嗦,然而立即又反问道:“百姓家婴儿何辜?”

    崇祯皇帝不是心理变态,自己前世和穿越过来之后都有孩子,所以对于婴儿,崇祯皇帝心里其实有着不忍之心。

    然而大明律就是大明律,自己再怎么玩法外施恩,也不过是把这些婴儿交给锦衣卫抚养长大,成为新的锦衣卫,不合格的也会被处置掉。

    沉默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这个问题,留待以后再说吧。

    尔等在辽东落草也不曾降了建奴,这份气节倒是不错,以往之事,朕也不愿与尔等再计较。

    不过,今日你等说朕是昏君之事,却不可能这般轻易的放过,朕倒是要让尔等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昏君!”

    孙甲与陈讳的心里已经骂了赵研东无数次——作死也不带你这样儿的!当着皇帝的面喷皇帝,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现在好了,自己两个人从见到皇帝就一句话都没有说,结果还得跟着你一起倒霉!

    崇祯皇帝根本没有理会三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而是直接吩咐道:“把这三个混帐东西都带上,等到攻城之时,让这三个混帐东西都好好看看什么是战争!”

    一直跟在崇祯皇帝身边的朱刚躬身应了,随即便示意锦衣卫把这三个倒霉蛋给带了下去。

    三个倒霉蛋对于大军的影响基本上等于零——连行军速度都没有影响。

    崇祯皇帝终于带着自己手底下的双花红棍和马仔们来到了沈阳城下。

    时间是大明崇祯九年六月二十日,宜出行,动土,投票打赏。

    曹氏叔侄和吴氏父子带兵去布置攻城等事宜,崇祯皇帝则是那副风骚无比的打扮端坐于马上,以马鞭指向沈阳城,对着张惟贤和朱纯臣道:“十年!朕等了十年!自今之后,世上再无建奴祸害辽东!”

    张惟贤笑道:“赖陛下洪福,臣有生之年得见建奴平定,此生无憾矣!”

    朱纯臣也是唏嘘道:“十年啊!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放在十年前,谁敢相信能用今日?

    建奴平定之后,我大明百姓的日子可就好过的多了!”

    崇祯皇帝却是似笑非笑的盯着朱纯臣,开口道:“是啊,总会比以前好过一些。”

    如果说单纯的怼死建奴之后,大明百姓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这种屁话也就是哄哄孩子罢了,至于大明朝堂上下,其实并没有人相信。

    原因很简单,大明的问题不在于建奴,不在于爪哇,甚至于不在任何的外部环境和天灾。

    崇祯皇帝登基之前,建奴也没见得翻出来多大的浪花,边军纵然再怎么糜烂再怎么废物,可是守还是能守的住的。

    就算是拿人去硬拼,建奴或者其他的蛮子们对于大明也造不成多大的威胁。

    天灾同样很可笑。

    小冰河气候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光崇祯皇帝赶上了小冰河,刘野猪也赶上了。

    然而两个皇帝的下场截然相反。

    刘野猪怼死了匈奴,成就了千古一帝的不世威名,让汉这个字成为中原百姓的代名词,更是创造出了一汉当五胡的神话。

    崇祯皇帝却是唱了凉凉,带着汉人最后一个王朝的骨气,走向了煤山的那棵老歪脖子树,留下了“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这么几句话。

    然后又衍伸成了文臣皆可杀这么一句名言。

    真正的问题在于财富分配不均,土地不够用,上升通道被堵死,武将体系彻底被文官体系压制,当成猪养的藩王们不断开枝散叶等等问题。

    这才是真正的让崇祯皇帝凉凉的原因之所在。

    所以说朱纯臣说什么以后大明百姓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崇祯皇帝也只是呵呵一笑置之。

    大明百姓以后的日子好过一些,这是肯定的。

    毕竟收回了辽东之后,光是辽东和奴尔干都司的土地都能安置几千万的百姓。

    而几千万的百姓有了地,就等于是硬逼着大明的士绅们将地租降下来,百姓们的日子自然就会好过一些。

    但是百姓的上升通道问题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问题加起来,也让百姓的日子变化根本就没那么明显。

    说白了,矛盾因为土地的增加而得到缓解,而不是根本性的解决。

    拍马屁的话听听就得了,谁要是当真,谁就得挂到煤山的那棵老歪脖子树上去。

    正闲聊间,负责安排曹氏叔侄和吴氏父子准备攻城的祖大寿就跑了回来,以马上向崇祯皇帝行躬身行礼道:“启奏陛下,攻城之事已经准备妥当!”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吩咐道:“开始攻城罢!”

    在祖大寿领命而去后,朱刚就已经吩咐人把赵研东等三个渣渣拎到了阵前——陛下说了让要这三个渣渣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战争,那这三个渣渣就必须得睁大眼睛看着。

    很快,赵研东他们三个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场面。

    随着军令一层层的传达下去,负责指挥的小旗每一次将手中的旗子用力挥下,都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现在是大炮发言时间。

    城头上负责守城的建奴觉得这事儿不对——怎么这炮声响起来没完没了?

    包括负责城头防务的,黄台吉最忠实的走狗济尔哈朗都觉得懵逼。

    以前不是没有见识过明军的大炮,可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今天这种规模的玩法!

    从早上到中午,又接着从中午到下午,崇祯皇帝手里的那些火炮都因为炮管扛不住而更换了数次,可是炮声一直就没有停息过。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倾泻了多少发炮弹,花费了多少银子,崇祯皇帝表示完全不在意。

    有钱,任性。

    更何况这里面很多钱都是黄台吉买福寿膏的银子,用起来就更加的不心疼了。

    任性的崇祯皇帝早就从马上下来了,连一个上午的时间都没有过去,崇祯皇帝就失去了继续观战的性质。

    只要自己这个皇帝的御辇还在这里,像征着自己的大旗还在这里,自己是端坐于马上还是回到御辇里面睡觉,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儿。

    至于张惟贤等人都看的津津有味的火炮集射场面,崇祯皇帝表示太洒洒水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后世兔子的大炸逼属性你们是没机会看到过,朕现在玩出来的这套,估计连兔子最低水准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毕竟那是有着东风洗地的火力不足综合症晚期大炸逼。

    然而回到了御辇里面的崇祯皇帝也是无聊的紧——听着炮声入睡,那是战场老兵们的专利,不是自己这个皇帝能学会的技能。

    至于看书什么的,更是看不下去,太吵了,没心情。

    掀开帘子,看了看日头已经往西而去,崇祯皇帝才从御辇里面钻了出来,重新回到了马上。

    止住了行礼的张惟贤等人后,崇祯皇帝才问道:“将士们可都用过饭了?”

    张惟贤拱手道:“陛下放心,臣早就命将士们分批用饭食了,断然不会让将士们饿着肚子攻城。”

    崇祯皇帝却是嘿嘿笑道:“攻城?攻什么城?继续打炮,告诉将士们,打到天黑为止,晚上继续围着沈阳城,明儿个继续!”

    做为当初大明建立的沈阳城,后来被老奴和黄台吉当成大本营来用心经营的沈阳城,城墙的坚固性不是闹着玩的。

    依着现在的火炮威力,就算是轰了整整一天,四面城墙也没能完全轰塌。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现在城门已经被炸烂的沈阳城已经向着明军敞开了怀抱,就像是一个小娘们儿的腰带已经解开了一样,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崇祯皇帝一点儿派兵攻城的打算都没有——朕就是要把大炸逼事业进行到底!

    除了留下了部分士卒继续围着沈阳防止建奴突围之外,剩下的士卒们则是被命令去睡觉休息。

    然后士卒们就表示自己已经失眠了,睡不着!

    打了一整天的炮,结果一次操刀子砍人的机会都没有,这叫打仗?来辽东不能操刀子砍人,不过瘾怎么办?

    所以很多士卒们就开始找自己的小旗,小旗找总旗,总旗找百户,就这样儿一层层的找了上去。

    总之要求就一个,明儿个让大家伙儿操刀子上,真刀实枪的去怼建奴,要不然这种打法实在是太不适应了!

    同样不适应这种打法的还有黄台吉和代善等建奴。

    以往明军玩火炮的技术是比大清这边儿更厉害一些,可实际上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强也强的有限。

    由于明军手里的家底也不厚实,军费一削再削,火炮这玩意更多的是被用到了守城上面,进攻时使用火炮开路这种极度费钱的玩法从来都不是大明朝廷上的那些个老抠们考虑的事情。

    所以黄台吉同样准备等着炮火停歇了之后就出城去怼那狗皇帝一波,就算是怼不死他,也能给他找些乐子吓唬吓唬他。

    结果很明显,崇祯皇帝根本就没有打算跟建奴玩什么野战不野战的,而是直接打算火炮一直就这么先轰着。

    包括济尔哈朗试探性的派出去一队骑兵,也是根本就没有冲到明军的阵前便被彻底轰杀成了渣滓。

    黄台吉伸手揉了揉额头,开口道:“都说说,该怎么办?”

    代善躬身道:“万岁爷,眼下蛮子炮火凶猛,硬冲肯定是不成的。依奴才之见,倒不如安心的等!”

    黄台吉问道:“等?”

    代善躬身道:“不错,蛮子今儿个打了一天的炮,从早上直到傍晚,这炮声一直就没有停过,炮弹消耗必然是极快的。

    只要我大清的将士们能耐得下心,安心的守城,等到蛮子们炮弹耗光之时,便是我大清反攻之日!”

    济尔哈朗反对道:“不可!依着今儿个蛮子们的火力,盛京城四面城墙撑不过明天下午,到时候城墙被破,我等又该何去何从?指望皇城的城墙么?”

    外城的城墙承担着防御作用,尤其是当初大明在经营沈阳的时候,就是向着一个战略堡垒的方向在打造,所以外墙的城墙确实稳如狗。

    实际上,如果不是遇到崇祯皇帝这种大炸逼的玩法,想要单凭人力打破沈阳城,需要的时间先不提,光伤亡都够任何进攻的一方喝上一壶了。

    至于沈阳的伪宫内城城墙,则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了——尤其是建造内城墙的那些个工匠远远比不上当初建造外城城墙的那些大明工匠,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起码外城城墙能在崇祯皇帝拿出大炸逼玩法的情况下坚持一整天的时间而没有完全的完犊子,换成内城墙的话,估计连一个上午都撑不过去。

    现在代善这个智障说安心等,难道真等外城城墙彻底被明军毁了之后再依靠根本就没有多大鸟用的内城城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