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风雨飘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去到天地的尽头看看(4000字章第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德川家光道:“纵然我倭国武士再如何比那些白奴更强,然而却又如何去得了那些白奴所在之地?”

    沈颢笑眯眯的道:“既然沈某这般说了,便是因为新乐侯曾经有书信与沈某,言说那极西之地的白奴极多,然则苦于没有人手,致使苏伊士运河的开凿速度极慢,问沈某可能从贵国寻一批武士,让他们去寻找劳工。”

    新乐侯自然就是被崇祯皇帝派到了奥斯曼那边的勋贵之首,负责整个苏伊士运河的重启事宜,理论上来说,除了锦衣卫之外,整个奥斯曼那边就是新乐侯说了算。

    就在沈颢想方设法的坑着德川家光时,新乐侯刘文炳在埃及已经开始指天划地的骂娘了如果不是担心被锦衣卫的人知道,刘文炳更想骂崇祯皇帝。

    刘文炳是崇祯皇帝亲舅舅的儿子,真正的跟崇祯皇帝是姑表亲,说起来还曾经有过一段童年的友谊。

    然而就算是刘文炳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崇祯皇帝居然会把自己扔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来。

    你丫是不是专门坑亲戚的?你杀了你自己的亲叔叔就算了,连姑表兄你也坑?莫非是怪我家没有表妹与你?

    恨恨的呸了一声之后,刘文炳才无可奈何的躺在椅子上面躺尸。

    这回亏大了,被那个狗皇帝连吓带骗的给赶到了这什么奥斯曼,吃的喝的都不如意,堂堂新乐侯混的比之大明百姓还不如。

    还有这破运河,挖的速度怎么就这么慢?十几万的人难道还比不过十几万的猪?挖了四年都没挖通,难道真要让本侯在这里待上个十年八年的?

    摇了摇头,将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之后,刘文炳干脆又爬了起来,回到书房去写起了奏章。

    奏章的内容很简单,主题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奥斯曼这里缺人,十分的缺人,最好能再弄个百十万的劳工过来,要不然运河修建的太慢,只怕会耽误陛下的大事。

    拿着刘文炳的奏章,崇祯皇帝呵呵一笑后便扔到了一旁还百十万的劳工?你咋不去抢!整个大明现在都缺劳工,什么时候轮到奥斯曼那里先叫唤了?

    沈颢这个混账东西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虽然贪花好色了一些,但是这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毛病,比起阮大铖和马士英这两个家伙来说,沈颢才是更应该入阁的那一个。

    崇祯皇帝最为看中沈颢的,便是这家伙的能力。

    把九州岛打理好不算什么本事,有着大明做为后盾又有主政一方的经验,朝中好友和门生故旧也不算少,这么大的资本要是打理不好九州岛才是笑话。

    但是这家伙能在自己想出来控制倭国的军权之前就提前玩出了一出教导队和明械师的把戏,还是让崇祯皇帝忍不住对他高看一眼。

    凯申物流大队长手底下就曾经有过德械师和教导大队这一类的编制,提前几百年被沈颢这家伙折腾出来用到倭国,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者说了,自己又何必去关注这些小事儿?有这个时间,倒还不如关心皇家学院和钦天监报上来的消息更为重要。

    因为钦天监报上来的消息让崇祯皇帝很开心。

    自从崇祯十三年的时候折腾出了温度计还有气压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明再记录温度便有了一个明确的数值,甚至于民间都开始大量使用温度计。

    不同于民间只是大概的看一看温度然后再决定怎么穿衣服,钦天监可是每天都会记录下来温度以供来年再进行比对。

    而崇祯皇帝开心的原因就与此有关。

    根据皇家学院和钦天监的记录,崇祯十三年开始到崇祯十七年的春天,最冷的时候是崇祯十四年和崇祯十五年,而不是崇祯十六年。

    虽然崇祯十六年最低温度比之崇祯十五年最低温度仅仅有不到一度的回升,但是这无疑是一个好的消号。

    小冰河时期是不是快要过去了?

    当然,小冰河时期想要过去肯定没有这么快,说不定还需要几十年甚至于上百年的时间才行。

    但是,最坑爹最难熬的时候都熬过去了,以后的日子还会这么难熬吗?想想都知道要比现在好过的多!

    再然后,崇祯皇帝就有些闲不住了。

    自己在大明整整待了三年!人生又有几个三年?

    这三年里,自己除了批阅奏章就是在后宫里面创造下一代,或者时不时的溜出宫去晃一晃,最远最远也就是跑到奴尔干都司去避暑,跑到安南布政使司的行军去过冬,然后呢?

    这些事情都没有意思啊,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出去搞事情,怎么对得起自己平头哥的身份?

    然而搞事情也不太好搞,主要是没得搞,整个大明现在无论是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都安稳的一批,自己能上哪里去搞事情?

    美洲?太远,不想去,大臣们就算是集体降智也不可能同意自己出海去探索未知之地。

    莫卧儿?那边现在正在上演三国演义,自己一旦过去,会不会催生出什么不可知的变数出来?

    想了想,崇祯皇帝还是把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王国兴给召进了宫中。

    锦衣卫现在已经彻底的被拆分成了三个机构,第一个是大明情报局,指挥使关步,负责的是对内,第二个便是王国兴担任指挥使的军事情报局,负责的是对大明之外的一切活动。

    第三个没有任何变化,指挥使还是魏良卿,更多的还是负责护卫和仪仗这些。

    三个机构挂着同一块牌子,都叫锦衣卫,但是锦衣卫内部已经开始称呼为内局外局还有仪仗队……

    拿起王国兴呈上来的情报,崇祯皇帝慢慢的翻了起来,王国兴则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书桌不远处。

    王国兴这个人跟许显纯差不多,都是那种不苟言笑之人,或许是因为在黑暗中游走惯了,刀刻斧削的脸一旦笑起来,简直能吓死胆小的。

    王国兴对于许显纯的交待记的很清楚,而且牢牢的记在心里:“我们这些鹰犬,就是藏在黑暗之中的恶魔,为了主人可以牺牲掉一切,无论是谁,包括自己。

    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何时,无论什么情况,主人的意志永远是第一位的,不要妄自揣摩主人的意思,也不要随便自作主张,除非有一天主人需要你自作主张。

    还有,陛下曾经说过一句话,厂卫的名声如果好了,才是厂卫最大的背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慢慢理解。

    陛下心善,便是老夫这般双手沾满了血的鹰犬都能得到善终,这样儿的主人不好找,老夫也不希望你背离了主人,不得善终。”

    王国兴对于许显纯的交待记得很牢,因为王国兴自己心里也清楚,锦衣卫这种鹰犬机构就是干黑活脏活的,一旦不需要的时候被拿出来当替罪羊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毛骧,第一个拥有了锦衣卫指挥使头衔的人,一手掀起了整个胡惟庸案,牵连了多少人命?他自己的下场又如何?

    第二任锦衣卫指挥使蒋瓛,一手炮制了蓝玉案的狠人,同样被赐死。

    第三任算是战死的,可是第四任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这个将《永乐大典》总裁官解缙置于雪地冻死的狠人,同样没什么好下场。

    最丢人的是马顺,居然被一群文官活活的打死在朝堂之上,算是把锦衣卫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其后的钱宁,江彬,个个也都算是狠茬子,然而下场如何?

    像许显纯这般善终的,在整个锦衣卫的历史上都找不出来几个!

    所以王国兴沉默,做为刚刚接任不久的锦衣卫指挥使,王国兴还做不到像许显纯那样儿自在,毕竟许显纯伴架的时间有十六年之久,而自己刚刚上任还不满一年。

    崇祯皇帝将情报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之后才放了下来,然后问道:“按照锦衣卫的判断,莫卧儿三国再互相攻伐几年,便会后继无力?”

    王国兴躬身道:“是。按照最近传回来的情报判断,便是如此。甲一等人到现在都没有情报传回来,微臣为了他们的安全,也没有主动去联系他们。”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道:“不联系他们是对的,且让他们自己做主罢。将这些情报送去中极殿,命中极殿大学士及其手下之人拟个条陈给朕。”

    王国兴应了,便转身带着情报往中极殿而去,崇祯皇帝却沉默了下来。

    唯一有希望搞事情的莫卧儿去不成了,难道自己要去奥斯曼那边?

    别搞笑了,奥斯曼那里虽然说已经接近欧洲,但是整体上的环境还是差的很,让表哥新乐侯在那里就行了,自己去干什么?找罪受?

    更关键的是,就算是自己去了,也没得仗打,撑死了也就是跑到工地上看一看,还有被奥斯曼人攻击的风险。

    坑表哥就没有问题了,毕竟表哥没一个好东西不是……

    琢磨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最终决定往北去。

    去北山那边怼毛子,一路上全部是陆路,不用经过海上,安全系数要大的多,而这时候的天气应该是北山那边一年之中最温暖的时候了,也不用像冬天那么难熬。

    ……

    就在崇祯皇帝打算去北山那边带着刘兴祚等人搞事情的时候,张献忠正在船上破口大骂,而且骂的是崇祯皇帝的爹:“贼老天,你接着来啊!看爷爷怕不怕!”

    似乎是被张献忠的话给激怒,原本就已经阴暗无比的天气顿时更加阴沉了几分,一股数丈高的大浪便向着张献忠所在的旗舰拍了过来。

    舵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向着张献忠喊道:“大帅,您可别喊了!您这嘴太邪乎了!”

    轰隆隆的雷声将舵手的声音压了下去,张献忠掏了掏隐隐有些作痛的耳朵,又接着喊道:“什么?你说啥?”

    气急败坏的舵手一边操控着船舵以躲避风浪,一边大喊道:“别喊啦!”

    张献忠这才悻悻的闭上了嘴巴大海航行靠舵手,船上最不能得罪的便是舵手,否则的话一旦舵手起了坏心思,整个舰队就算是玩犊子了。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风浪才算是渐渐小了下来,张献忠也顾不得船舱里狼狈至极的样子,吩咐众人收拾船舱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冲到了甲板上。

    瞭望手只穿了一条短短的裤衩,赤着身子便爬到了桅杆之上,前后打量一番后才挥动着旗帜打起了旗号。

    张献忠眯着眼睛瞧了半天,扭头吩咐道:“打旗号,让他问问其他各舰的损失!”

    过了半晌之后,才有旗号回复了过来:“两舰炮舰因为弹药爆炸而沉没,海上找不到士卒的影子,估计已经全部葬身海底,还有六艘船舱进水,正在紧急排水。一艘补给舰上的物资基本上全部报废,另一艘上面的物资也所剩不多。”

    张献忠恨恨的呸了一声,吩咐道:“通知各舰,清点各舰物资还剩下多少,然后让各舰千户来见我。”

    这回亏大了!

    八艘战舰,四艘补给舰,因为这该死的风浪一下子就失踪了两艘,还有一艘补给舰的物资全部报废,这就意味着能够原本计划的航程被大大缩短,甚至于影响到这一次的远航计划。

    大明的舰队从来没有试过脱离了海岸的远航!

    哪怕是之前去怼吕宋和爪哇,其实航程都很近,包括新明岛,其实都没有脱离陆地太远,最多也就是十几天的样子。

    北海舰队被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这两个老大哥给欺负的久了,早就打算玩一出大的在报呈五军都督府并且得到了批准之后,北海舰队打算派出一支探索性质的舰队,由库页岛北海舰队基地出发,一直向东航行,看看天地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地方。

    如今已经在海上航行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中途倒是发现了几座小岛,但是上面并没有什么人活动的迹像,想要从岛上获取补给,估计还要派人上岛,很麻烦。

    ps:码完这一章的时间比较晚了,所以发的也晚,依旧算到4号,5号依旧三更一万二千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