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想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那是啥玩意啊?”

    看到这一幕,海螺姑爷也是睁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问道。

    饶是身为唯一的论坛版主,海螺姑爷能够得到一部分普通玩家很难看到的游戏资料,但对于左旸带出来的这群“木甲”,他也同样陌生的很。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些“木甲”是真的强,几乎可以用“刀枪不入”来形容,正常人根本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就好比现实世界中饱受争议的机器人,它们或许没有人类头脑灵活懂得变通,也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的感情,但它们不怕疼、不怕死、不怕累、无条件执行指令……这些人类无法拥有的特质,在某些方面无疑远超了活生生的人类,让很多人都陷入了对未来的担忧与恐慌。

    “不知道。”

    听到海螺姑爷的声音,李涵秋也是一脸的迷惑,头也不回的说了三个字。

    “这是大漠鬼城最大的秘密。”

    雷行空却是目光呆滞的道。

    这里只有他知道“木甲”的事情,不过他对于“木甲”的理解,其实也只来源于那些地牢之中的“木甲”。

    在那个基础上,他想过这些栩栩如生的“木甲”可能是活着的,只是可能需要使用特殊的手段才能将它们唤醒,而唤醒它们的人将会解开楼兰遗址的所有秘密,成为大漠鬼城真正的主人……

    但他没想到的是,左旸就是那个人。

    也没想到大漠鬼城之中居然藏了这么多完好无损的“木甲”,而这些“木甲”的战斗力居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这比这个世界中任何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都要可怕,哪怕是他这样的一代宗师在面对这些“刀枪不入”的“木甲”时,竟也有一种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

    “想不到竟是我这贤弟解开了这个秘密,真乃神人也……”

    雷行空又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却又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色,继续说道,“如此一来,陶老板便是手眼通天,也断然无法奈何我们,从此这大漠鬼城也可不再姓陶了!”

    “哈哈,我就说嘛,我大哥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

    海螺姑爷听的不明不白,但却也听明白了雷行空后面的话,当即也是不再担心自己的处境,大笑起来。

    “……”

    李涵秋美目流转,却也默认了海螺姑爷的话。

    自她结识左旸以来,左旸确实创造了许多奇迹,先是兵不血刃的化解了鞑靼王都的兵变,而后又几乎以一人之力杀了石观音,这会又凭空变出一群刀枪不入的木人来,解救他们于危难之中,这哪一件事拎出来不是奇迹?

    另外一边。

    看到左旸带着“木甲”忽然出现,陶老板的脸色也是瞬间变了。

    他自然也知道这些“木甲”的厉害之处,换句话说,他待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这些“木甲”。

    这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东西,他带着人来到此处研究了那么长时间一无所获,结果却叫一个才来了一天的家伙捷足先登,还有比这更令人郁闷的事情么?

    “唔!”

    这一刻,陶老板闷哼一声,只觉得胸中一口热血猛地梗住,连同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如果不是旁边的一个“一代宗师”及时将他扶住,他只怕已经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陶老板,听说你在找我?”

    左旸看着陶老板那张失去了血色的脸,似笑非笑的问道。

    “……”

    陶老板缓了半天劲才终于站稳了身子,连忙冲左旸拱手施了个礼,这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使者大人恕罪,陶某深夜寻不到使者,担心使者大人安危,因此才不得不兴师动众派人查找,若是不慎叨扰了使者大人,请使者大人责罚。”

    “你放屁!”

    海螺姑爷当即拆穿了他,大声说道,“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要将我们就地扑杀,你就是这么担心使者大人安危的?”

    “陶某担心使者大人安危,这些人却遮遮掩掩,使陶某不得不怀疑他们的用心,不得已只得使些非常手段吓吓他们,请使者大人明察秋毫。”

    陶老板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事到如今竟还能一脸镇定的扯皮。

    而且这些话还说得有理有据,如果是现实之中,又换了其他的人,或许还就真的信了,只可惜他遇到了左旸。

    “不必多言。”

    左旸笑了笑,说道,“陶老板,如今我已经回来了,你也可以放心了吧?”

    “自然。”

    陶老板拱手说道。

    “既然如此,为何你的手下仍然对我刀剑相向?”

    左旸淡然一笑,又道,“我是个一心向善之人,最见不得的便是这等凶器,可否请陶老板命令手下下了兵器,我住在大漠鬼城时,这些兵器便交由我的人代为保管,待我离开只是再悉数返还,如何?”

    这个家伙早就对陶老板有了杀心,因为他知道,只要这个陶老板还活着,他就始终对这些“木甲”有所觊觎,说不定硬的不行便会来些软的,后续给他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甚至这些麻烦回到中原之后反而愈演愈烈,毕竟他可是密宗的人……更何况,他还曾想过要彻底解决雷行空的麻烦,而达成这个目标的唯一办法,就是让陶老板永远消失。

    “这……恐怕不妥吧?”

    听了左旸的话,陶老板当即皱起了眉头。

    一旦让他的属下交出兵器,战斗力必然大幅下降,而此刻左旸不但有石林洞府的人助阵,还控制了一批“木甲”,如此一来他便彻底失去了与左旸制衡的力量,甚至连性命都掌握在了左旸手中,陶老板如何能够接受?

    “有何不妥?”

    左旸依旧是笑。

    “使者大人,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若是使者大人不想看到他们,我叫他们立刻退去便是,若要他们交出兵器,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陶老板耐着性子说道,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眼中已经浮现出一抹冷色,语气也略微强硬了一些,这可不是在向左旸求情。

    “看来你对强人所难似乎有什么误解呐。”

    左旸不怒反笑,紧接着,四面八方都同时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

    众人连忙回头望去,却见在一圈黑衣人的外围,每个方向都出现了一队“木甲”,它们或是拿着长枪或是拿着大刀,正呈合围之势一步一步的缩小着包围圈。

    原来左旸刚才出现的时候,只是带了两个铜人与十来个木人,剩下的木人则全部被他派到了周围,暗中将陶老板以及他的手下围了起来……他的想法竟是要将这些人全歼!

    好在这些“木甲”的数量与黑衣人数量相当,即使组成的这个包围圈略微有些松散,但应该还是能够挡住大部分人的,更何况圈中还有李涵秋、雷行空、海螺姑爷以及那些石林洞府的白衣女子内外呼应。

    如此一来,左旸这一方的人员数量便已经在陶老板之上,更何况其中大部分还都是“刀枪不入”的木甲。

    如果再诈的陶老板的人主动交出兵器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了。

    “这才叫强人所难,我最后再问你一句,是否接受缴械!?”

    左旸见大部分黑衣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甚至就连陶老板的眉头也比之前皱的更紧,语气当即变得凌厉起来,沉声喝道。

    “缴械?呵呵呵呵……”

    陶老板也是忽然笑了起来,越笑越是大声,随即面色忽然一变,大声说道,“诸位兄弟,此人乃是密宗使者,密宗的残酷手段你们是知道的,若是缴械你们断然不得好死,而城外便是无尽的大漠,若是没有补给你们就算逃出城去也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唯有殊死一战才能赢得生机,究竟要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

    “……”

    此话一出,黑衣人们脸上立刻又露出了犹豫之色,但很快他们的神色便变得坚定起来,显然是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兄弟们,拼了!”

    “宁死不降!”

    “杀!”

    黑衣人们一个个视死如归,红着眼睛向左旸等人杀来。

    “退后!让我的木甲打头阵,我们只管掠阵!”

    左旸见状倒也并不意外,能够让他们“引颈待戮”最好,不能也并不会影响大局,并且他的头脑十分清晰,宁愿牺牲一些“木甲”,也决计不会让自己这边的活人以身涉险,哪怕是那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白衣女子。

    在他眼中,“木甲”只是工具,哪怕再顺手也只是冰冷的工具,无论如何也不能与活生生的人相提并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人。

    “咣!咣!咣!……”

    左旸带进来的“木甲”当即挡在他们前面,悍不畏死的迎上了那些黑衣人,与外面的那些“木甲”里应外合展开行动。

    而那两个彪悍无匹的铜人,更是如同虎入羊群一把,一锤子下去就将那些挤在一起的黑衣人血肉横飞,溃不成军。

    与此同时。

    “不管他们,护我出城!”

    陶老板却露出了一抹冷笑,回头对身边的两个一代宗师说道。

    “想走?”

    左旸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额外分出来的10个木甲人已经堵住了他们三人的去路。

    而左旸与海螺姑爷、雷行空、李涵秋等人也是已经围了上来,这个家伙虽然不会武功,但地位却是极为尊贵,身上很大概率会有难得的好东西……了解左旸的人都知道,他倒宁愿放走那群黑衣人,也绝不会让陶老板走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