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马为钱的好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么晚给白小升打来电话的,正是马为钱,时隔这么久,他那里也终于来消息了。当初,白小升半恐吓半收买,才将这个墙头草收为己用,为自己办事。

    那时,马为钱声称,自己所在公司有位上司知晓安布雷秘辛,知道安布雷在卡罗琳授意下所做的那些事,他说可以安排白小升跟那个人见上一面。

    当时,白小升想的是,先从安布雷入手,再推及卡罗琳家族其他生意,一路顺藤摸瓜、抽丝剥茧,最终搞清楚卡罗琳家族到底侵佔了多少振北集团资产,好一併跟她算账。

    之所以,白小升宁肯从外入手,也不愿行使自己总部监.察.权,从集团内突破,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一来,卡罗琳执掌振北集团北美区多年,更有摩根副董庇佑,根基深厚,调查起来难度极大可想而知,最后很可能没有结果。

    二来,白小升也怕打草惊蛇,让人有防备。

    所以有马为钱这条线,白小升还是很期待的。

    只不过眼下这个时间,马为钱那里来消息,正赶上大家最忙的时候,林薇薇难免哀歎,“怎么都赶上了一起,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雷迎耸了耸肩,表示赶巧了,没得办法。

    白小升对俩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接通了手机。

    白小升看来,私下跟西雅、杰克他们这些人背后家族合作的事,尚需保密。白小升希望在北美建立一个商业小联盟,作为自己隐秘的商业资源。

    就算跟那些家族正式签了约,白小升也会告知他们——不要外宣!

    让那些家族放弃这么好的宣传机会,有点难度,也会让他们怀疑白小升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

    白小升会告诉他们,不日将为他们牵线搭桥,拉一个外面的大合作。

    时间上,可能会很近。

    白小升还会告诉他们,身为振北集团高级管理层,那么做不被允许。

    故此,希望他们低调行事,不对外宣扬。

    相信利益总能解决事关利益的问题,那些家族会很乐意去闷头赚大钱的。

    而眼下,白小升可不希望,林薇薇、雷迎无意间说话走了嘴,被马为钱给听了去。

    这是最基本的谨慎。

    林薇薇、雷迎当即安静下来。

    白小升那边已经跟马为钱通上了话。

    林薇薇、雷迎不做声,竖着耳朵听着。

    “是吗,马先生已经为我们找到了合适的见面机会。很好,真是辛苦你了。”

    “嗯,原来是你那位上司要参加一场酒会,你想让我们趁这个机会去接触他?可以。”

    “酒会的请柬你已经准备好了?有心了。明日我便让人去取。”

    “酒会时间是后天的晚上,地点就在……好,我记下了。”

    “这次,虽然不是一对一私下会晤,却也无妨,马先生我还是要感谢你,你无需自责。”

    “我承诺给你的,你尽可放心,我决不食言,后天那场酒会之后一併兑现。”

    白小升与马为钱谈话时间,只有十几分钟,林薇薇、雷迎知晓了七七八八的内容。

    白小升之所以在关键资讯上重复,就是给俩人听的。

    撂下电话,白小升倒是神色平静,不喜无悲。

    林薇薇忍不住道,“小升哥,那个马为钱就没对这件事,有所怀疑?”

    白小升看向她,笑问道,“怀疑什么?”

    “我们为什么热衷于打听安布雷跟集团的那些事,目的何在,要跟卡罗琳公然作对?”林薇薇忍不住道,“那马为钱他就……真的不会怕吗?”

    卡罗琳家族不光在加南德,在整个州,在整个m国都有着极大能量。

    马为钱这钱赚的,有点刀口喋血的感觉。

    马为钱可不是什么英雄汉,他是被白小升许以重利,当时也是情势所逼,事后他就一点不怕,不后悔吗?

    那在这个人身上,会不会有变故……

    林薇薇担心的是这个。

    “商界里,一个人拿着另一个人的把柄,不一定会立即就用,真正用的时候或许只有一次,那时候都过去多久了,谁还能调查最初是谁泄密的呢。”雷迎道,“我想那个马为钱也是有这种想法。”

    白小升对着林薇薇笑了,“那个马为钱,他怀疑,他不怀疑,又怎么样。他怕与不怕,他悔与不悔,又如何。我们要的,是一个局,他给了我们一个局。这不是很好吗!”

    白小升笑容有些怪怪的。

    林薇薇却还是感觉懵懂。

    “好了,不用想马为钱怎么样了。你们还是先忙咱们手头上的事吧。今晚十二点之前,有的你们忙了。回酒店之后,我给你们打下手。”白小升道。

    林薇薇这才从马为钱的事上,收拢心思。

    “还好,马为钱说的是后天,与我们今天的安排不冲突。小升跟杰克那些人说明天只有一天最终签字,怕也是担心两相冲突吧。”雷迎一边埋头干活,一边问道。

    “差不多,有这层意思。”白小升笑道。

    随即,白小升又说,“你们先发着邮件,我眯一会儿,刚刚的酒有点喝多,十几个人轮流敬酒,得亏我酒量还行。”

    林薇薇、雷迎自然点头。

    白小升就背靠汽车座椅,闭目养神起来。

    那点酒,自然难不倒白小升,红莲会帮他醒酒。

    白小升是在心里默默梳理着近日以来的这些事,包括马为钱刚刚告诉他的。

    白小升不是神,之所以遇事从容不迫,大多时候都是提前想好,提前安排,提前准备。

    白小升歇息时,林薇薇、雷迎也儘可能的轻手轻脚,儘可能的不去打搅他。

    一路无话。

    等到了落脚酒店,林薇薇、雷迎已经将东西全部发给了除西雅的十四人,并且都第一时间收到了回应。

    十四个中小家族,外加泰勒家,这十五个商业体,就是白小升他们在北美这边建立起的商业桥头堡,一切顺利的话,未来属于白小升的北美商盟都兴许从中诞生。

    当晚,刚十一点,白小升他们就收到了全部十四份反馈,那些家族完全同意合作合同,并希望第二日得到白小升签字,希望与振北集团大中华区企业儘早合作。

    那份热切,似乎恨不得当晚过来签约。

    在这件事上,顺风顺水,让白小升心情不坏。

    这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白小升他们尚在用餐,就收到一个个联繫资讯。

    那些家族已经等得急不可耐,而且一家比一家急,急着签约。

    白小升更是收到莫妮卡、扎克,杰克、汉娜等人的致电,内容模式都差不多:先是代家族表示感谢,随后展现赤诚,最后急切催签。

    “真是心急的一群人。”对此,白小升笑道,该悠然喝咖啡,还是悠然喝咖啡。

    虽然白小升说了今日只一日时间留给他们签约,但那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的,为的是不给他们时间多做犹豫。

    实际上,白小升不可能真的让他们把合同送过来,自己一份一份给他们签字。

    那涉及各行各业,诸多企业,要是一路看下去签下去,白小升估计得累趴下。

    白小升真正要签的,是一份份邀请。

    之后,那些家族派代表拿着邀请去华夏,去找相应企业,再谈细节,签订条款更加细緻的合同。

    有白小升写的这份邀请,那些家族的代表也可也去参观考察大中华区内其他的企业。

    当然,白小升签的这份邀请,也是有时效限制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拖拉。

    那些家族得知白小升是要他们跑一趟华夏,却并不觉得失落、辛苦,反倒觉得这样更稳妥,对能任意考察振北集团在那边的企业,也是很中意。

    白小升在大洋彼岸搞得企业改革,可是轰轰烈烈,连这边的财经媒体都反覆播报,他们也是早有心思去见识一下。

    白小升要签的那些邀请,其实早就签好了,各个家族的都有,就在西雅那里。

    白小升打了声招呼,便由西雅去发下去,也不用他多操心。

    国内那边,有夏侯启、郑鸿鹄、李昊风等人做策应,做最后把关,更不需要担心。

    而杰克的事,白小升也交代给了夏侯启,由他来安排。

    不得不说,白小升在这件事上,真有先见之明。在未来几年里,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企业还真就在北美大地上遭遇了数桩大官司、大麻烦,都让杰克给一一解决,让他名动一时。

    当时连夏侯启都会无比感歎,白小升在用人方面却有先见之明,比他强的太多。

    这都是后话。

    这一天,白小升他们把这件事处理妥善,又着手安排给那些家族的下一阶段合作。

    包括集团外的企业,诸如欧洲罗家、南美秦家、华夏腾云等等,还有白小升自己的私人企业。

    既要让各方满意,又让自己赚钱,这可是一门大学问,也是极为耗费脑力的事。

    白小升跟林薇薇、雷迎忙了一整天,各种规划,各种布置,各种联繫。

    到晚上,总算弄出一个大概,白小升三人真心累得不行。

    就算临睡前,白小升躺在床上,满脑子思考的还是把他所有的商界资源如何更密切联繫在一起。

    不算集团资源,跟白小升合作的,欧洲有罗家,南美有秦家,北美有魏家、白家,西雅他们十五个家族,华夏有腾云、北风、晧宇、相港五大家族。

    白小升自己还有九家企业。

    如何让所有的商业体更密切的开展合作,在各行各业,跨洲跨国,进行强强联合或者携手壮大,越发往紧密靠近,最终走向商业联盟,这都是需要极多思考的。

    白小升每天都会想。

    旁人很可能考虑个三五家都会头晕脑胀,感觉吃力。白小升凭藉红莲这个超级智脑,可以串联全部。

    不过想到到最后,白小升也感觉脑子晕晕沉沉好似要过载,方才不想了,让红莲帮他入眠。

    沉沉入睡的白小升,这一夜感觉格外的香甜。

    日上三竿,他才被红莲唤醒。

    白小升洗漱已毕,去酒店咖啡厅里,吃着简单的西式早餐,约来林薇薇、雷迎喝咖啡,把他昨天想的一小部分东西分享给俩人。

    就算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林薇薇、雷迎也听得惊为天人,看白小升的眼神都充满了佩服。

    白小升的视野、构思,真的同辈罕见,甚至林薇薇、雷迎觉得老一辈人物,哪怕是夏侯启都难以与之比肩。

    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个谋划有多宏大、精妙。

    白小升可能就是凌驾于商界天才之上的,那种被称作“妖孽”的存在。

    聊完了长远的东西,白小升继续带着他们在咖啡厅里办公。今日重点与昨日的不同,白小升着重关切他的第八公司“其点动力”,第九公司“夏北农渔”。

    新公司成立初始,起点就很高,白小升把前七家所有的资金资源都砸进去,怎能不关心,只是近日事赶事,白小升才一直没顾上。

    眼下,白小升过问一番,发现两家公司都已经步入正轨,发展很好。

    特别是其点动力,由泰勒先生亲自坐镇,安心无虞。

    泰勒先生不光要忙新公司的事,每周他还有五节课,去“带学生”。

    除了号角班那些人,另外九个家族子弟都跑来给泰勒先生做学生,算上西雅正好是个整数。

    泰勒也跟白小升说,他一早就瞄上了其中三人,那无论人品、商德、能力都没的说,带出来便能为白小升所用。

    这又算是一件好事。

    白小升过了下午三点,便把所有事务搁在一旁,让林薇薇、雷迎回去歇息。

    毕竟,晚上可还有一件无比重要的事要办,与马为钱那位上司“好好聊聊”。

    晚上出发前,白小升三人碰头之际,林薇薇却忍不住对白小升道,“小升哥,晚上的见面不会出什么岔子吧。你说我这右眼皮怎么一直在跳呢。”

    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林薇薇不是迷信的人,对这些不太相信,只不过有时候因为白小升,她还是会很在意这些。

    白小升闻言,却哈哈大笑。

    “眼皮跳跳,好运要来到。兴许我们这次,会有意外惊喜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