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卷 第1379章 恶人遇恶人(万更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地是西皇铸造。

    说实话,方平真的没料到。

    此刻,方平眼神闪烁,看向老张,西皇有合作的可能吗?

    说实话,之前方平倒是觉得西皇可以拉拢,现在反而有些不放心了。

    这家伙,比想象的要阴险。

    老张却是忽然道:“阴险好,就喜欢这种有所求的,实力还不怎么样的!真要太强了,神皇那些人还不好合作。

    太弱了,又没什么存在感的,比如南皇,你都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西皇这样挺好,有目的就好,有野心就好,小子,可以考虑合作!”

    方平转头一想,好像也是。

    方平舔了舔嘴唇,西皇可以合作吗?

    皇者没一个好东西!

    这一点,方平坚信不疑。

    既然如此,西皇也不是好东西。

    可要是能提供利益,管他好坏!

    “震慑一下这老家伙!”

    方平挑眉,下一刻,一股精神力忽然席卷而出!

    就在这时候,同样一股精神力席卷而来,双方在本源中接触,轰隆一声,此地本源颤动一下。

    “辰,用得着这么欢迎我吗?”

    方平笑声传出,“动静弄大了,小心被人发现了!”

    “辰?方平,你真在这,不错,我就是辰……”

    西皇一副我就是我的态度,好像在试探方平。

    方平冷笑道:“西皇,装什么装!我要是没认出是你,会现身吗?就因为认出了你,知道你是个怕死的家伙,才会现身!

    你跟你儿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怕死,又不想死,又不想太出力……

    简单来说,好处都想要,出力就没门。

    要不是知道你这性格,你以为你可以发现我?

    你以为我是试探你?

    你这猥琐的性子,精神力都展露出来了,我一看就是你……”

    “……”

    世界安静了。

    猥琐的性子,精神力都猥琐?

    下一刻,虚空中呈现一人,老者模样。

    西皇的模样!

    西皇有些奇怪,有些无奈,“我精神力猥琐?”

    说谁呢?

    怎么可能!

    方平也是虚影展现,冷笑道:“难道不是?试探了这么多次就算了,还猫在外面,藏着掩着,一直不肯走,你不猥琐谁猥琐?”

    “猫在下面呀?”

    下一刻,苍猫冒出来了,奇怪道:“我不在外面。”

    “……”

    方平脸色漆黑,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玛德,每次关键时刻这猫都要出来卖萌,受不了你!

    西皇也是失笑,笑呵呵道:“你们躲在地下,难道比老夫高贵?猜到你们在地下了,就是找不到你们具体所在,看来你们一直在移动,比猥琐,老夫还真不见得比你猥琐。”

    方平嗤笑一声,看着他道:“你胆子倒是不小,灵皇的侄女你都敢下手!”

    西皇笑呵呵道:“你胆子也不小,源地都敢来。”

    “不得不来!”

    “那我是不得不下手!”

    西皇叹道:“老夫也想活的滋润一点,也想论论道,谈古说今,可现实他不允许啊!”

    西皇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摇头道:“没办法,求存!反正大家都在算计,我这不刚好守着灵识之门吗?顺便弄一个玩玩……”

    “顺便?”

    方平嗤笑一声,这地方下的功夫可不少,怎么可能是顺便。

    “咱们开门见山,你实力到底多强?”

    方平淡淡道:“太弱,没资格和我合作!”

    “……”

    西皇笑了,“你很狂,居然有人嫌皇者弱。”

    “我不狂,我用事实说话而已,这只是我本源体,我真身赶到,爆发超过7000万卡!”

    方平淡淡道:“我,镇天王,苍猫,还有我背后一位强者,联手的话,低于8000万卡爆发的皇者,那就是找死!

    你呢?

    实力不够,我杀了你,回归三界,也算赚了。”

    西皇眼神倒是变幻了一阵,“没吹嘘?”

    方平嗤笑道:“对你,用不着恫吓!当然,你要是和人皇他们一样,近亿的爆发,你当我没说这话。”

    西皇扫了他一眼,方平淡笑道:“你不想闹出大动静,那不合作也没事,我破一些门就走,你当没看到我。”

    “别啊!”

    西皇嬉皮笑脸道:“方平,老朋友了,聊聊!上次老夫还送了你一件神器……”

    “你知道分身的事?”

    方平眼睛眯起,那时候分身都破碎了,这些人在外面,西皇怎么可能知道?

    西皇笑道:“我不是融入我儿子体内了吗?那我就不算真的死亡,自然还是知道的……”

    “那你知道,你儿子搬走了西皇宫,我没拿到吗?”

    “……”

    西皇笑呵呵道:“那我也没办法,你自己去找找看。”

    说着,西皇继续道:“你这次来源地,目的如何?”

    “杀几个皇者祭旗!”

    “真话?”

    “真话!”

    方平认真道:“我不是那种等人打上门的人,这些年来,都是我带人打上门去!哪怕实力不如人,我也要先下手为强!

    你,灵皇,南皇,兽皇,都是我的目标!

    你们最弱,不杀你们杀谁!

    兽皇第一目标,你第二,南皇第三……

    杀三个,就差不多了!”

    西皇呆滞,“认真的?”

    “废话!”

    方平冷笑道:“你以为呢?你以为我会怕你们?说实话,皇者当中,也就那几位让人忌惮一些,你们这些家伙,打酱油的货色!

    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点后手,否则,你可能就是我第一目标!”

    西皇笑呵呵道:“可我没招惹你们,吾儿也没招惹你们,我们中立,你对我们下手,这不是浪费吗?”

    “先杀墙头草,我的一贯作风!”

    “……”

    西皇一想,好有道理!

    好像还真是这样!

    “有点害怕……”

    西皇面露恐色,方平嗤笑,“装什么装,要不是看到你有后手,我还真以为你光知道学你儿子躲了,没想到你还有些手段!

    你儿子倒是没学到全部,就学到怂了,没学会怂中带狠!”

    西皇叹道:“有道理,不过挺好,要不然,也许死了呢,不是吗?”

    “你说的不错!”

    西皇很快笑道,“你本源体灭了,你就死了。方平,真身毕竟不在这,就不怕我对你下手?”

    方平平静道:“那你试试好了!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毫无准备,也不用瞒你,九皇中还有我的人。”

    “你忽悠我?”

    “你不信?”

    “一分信,九分不信。”

    西皇认真道:“你说的话,信一分就到了极点,没必要多信。”

    “那你下手好了。”

    “我怕死。”

    西皇一脸严肃道:“不如你换别人的地盘去闹,我当没见过你如何?”

    “这是你的地盘?”

    西皇点头,叹道:“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把这灵识源境藏入了自己镇守的区域。源地一共有三十六重天地,每个人镇守的区域都不同。

    实际上,你可以理解为一皇一重天。

    源地最多可以扎根36位皇者大道,现在有些地方有人,有些地方没人,每重天都很危险。

    我怕别人探索其他无人之天,所以便将此地藏在了自己所在的区域。”

    “还真够胆大的。”

    方平笑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西皇笑眯眯道:“不是,是等这源境成熟了,可以更快地让我脱困,我怕出意外,当然,也是怕人发现,还不如干脆藏在自己地盘。”

    “成熟?”

    “对,只要我收取的这些大道,其中的强者足够多,感觉可以填补我留下的坑洞了,我就可以用这东西替代我,我自己脱困离去。”

    “那里面的人呢?”

    “那我怎么知道,可能会化为能量,被本源吸收吧。”

    “你儿子也在。”

    “死了拉倒。”

    西皇笑道:“谁还在乎儿子,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搞不懂。”

    “轰!”

    一声低鸣响起,方平倒退数步,西皇挑眉道:“你做什么?”

    “你不在乎儿子,我帮你断了他的道,不是刚好?”

    “那也是能量!”

    方平嗤笑道:“觉得我会拿你儿子威胁你?算了吧,我还没那么没品!天极又没招惹我……”

    说着,方平笑眯眯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挺重视你的儿子的,既然如此,不如我请你儿子到人间做客?”

    “你威胁我?”

    “是!”

    “……”

    西皇笑道:“没用的,你都明白放下屠刀,必死无疑,难道我不明白?”

    两人正说着,老张忽然现身,笑道:“前辈,就别互相试探了!”

    “……”

    西皇意外道:“你也在?人族这次还真够下血本的,你们俩一起陷落在这,指望镇那个老鬼守人族?”

    张涛笑道:“富贵险中求!”

    “也有道理!”

    西皇笑道:“合作?”

    “前辈想怎么合作?”

    西皇叹道:“我这果子,可能没办法成熟了,被你们发现了,你们还能让我继续下去?果子没办法成熟,没办法替代我,至于找三界那些人当替代品……说实话,悬啊!

    都是人精,没那么简单的。

    还得防着那时候出问题,最终结果恐怕不太妙。

    那就只能走第三条道,杀一个皇,替我补一下洞了。”

    方平笑道:“那杀了那位皇,他留下的洞呢?”

    西皇诧异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走了,我管他们干嘛!”

    “……”

    无言以对。

    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西皇继续道:“杀一位皇,我窃取他的力量。当然,我现在不能走,走了很容易被人针对,暗中合作如何?”

    西皇笑道:“这才是最简单的办法,只要满足我这点,其他的你们都可以谈!”

    他目的很简单,杀一个皇者,他窃取力量,填补自己的窟窿就行。

    至于别人,管他呢!

    “杀一人,你们压力减轻一分,其实是双赢!”

    西皇笑道:“怎么样?合作的话,我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当然,为了不暴露我,为了以后还有机会合作,你们出主力,我辅助。”

    方平看着他,半晌才道:“九皇中谁最容易杀?”

    西皇笑了,“神皇他们几位不说,太难,小心被反杀!灵皇那边,天帝和她有关系,小心点,免得被天帝干掉了。

    那就只有兽皇、南皇、北皇这三位了。

    北皇在三人中最强,最好放弃他,你们未必是他对手。

    兽皇和南皇,实力偏弱一些。

    不过最好别动兽皇,这家伙天帝可能也在盯着,要圆满妖族大道,倒是南皇……这家伙是个打酱油的货色。”

    西皇笑道:“南皇,高不成低不就,存在感偏弱,杀他,难度最低。”

    “我学过他的归元术。”

    西皇不以为然道:“又不是给你准备的,给道树准备的!你自己抢夺的机缘,那是你的能耐,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还学了人皇的术,学了东皇的术,学了北皇的法……

    难道都不杀?

    那就干脆放弃好了,等界壁破碎,看他们杀不杀你。”

    西皇无所谓道:“这些别当真,什么归元术不归元术的,其实也就对你有些作用,你的力量比较特殊,其他人学了,除非实力平衡,否则学了也白学。”

    西皇说着又道:“杀他,风险最小!难度最低!这家伙实力和我差不多,杀了他,也足够填补我留下的窟窿了。”

    “那杀你不是更简单点?”

    西皇笑道:“话不能这么说,老夫怕死,所以呢……老夫其实只是来的一些精神力,不是本尊,本尊你找不到的,南皇那傻子又没这心思,现在还待在第七重天,老夫早就盯上他了,他真身就在那。

    去那边,干掉他,难度很小。”

    “说的好像真的似的。”

    “就是真的。”

    西皇连忙道:“关键是,除了他,你们也没人可杀!还有,南皇也不是好东西,当年说用气血道强者替代大家,他可是第一个应和的!

    仙源禁锢大道,这家伙最积极。

    杀战的时候,他去的可快了。

    杀灭和霸天帝的时候,这家伙也是第一个冲过去的……

    墙头草可不是我,是他,他是看哪边强就往哪边跑,你们人族可没神皇他们强,到时候第一个干你们的就是他。

    别不信,南皇最坑,绝对是这样的!

    你看看,这次降临三界围杀你们,南皇是不是准备了破九分身?

    我都没去,那就是不想和你们为敌,灵皇是被迫无奈,兽皇是脑袋一根筋,唯独南皇,那是真的想靠拢神皇他们……

    所以,杀他,没错的!”

    方平笑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坑我?要是引诱我去了那边,然后你搞出大动静,反正不在你的地盘,弄死了我,也没人怀疑你。”

    “那我也没办法,你不信,这合作也没办法继续下去。”

    西皇叹息道:“我可是诚意满满……说实话,能脱困,我干嘛要帮他们?没必要!你们有本事杀了南皇,我高兴都来不及……

    到了这地步,各人顾各人,我可顾不得南皇了。”

    方平嗤笑道:“你们不是老朋友吗?”

    西皇无语道:“谁是老朋友了?又不是太熟悉,以前证道的时候,大家还起过冲突,为了证道,差点你杀我我杀你,哪来的老朋友之说?”

    方平想了想道:“好,那合作的前提,是你帮我们弄一批本源星辰碎片,我要真身降临,还有苍猫,镇天王,包括我身后那位,都需要这东西!”

    “你们……”

    西皇头大道:“哪有那么多,你以为源地到处都是这个?以前还多点,现在早就找不到了!神皇为什么最强?

    第一皇,就是因为他最先进入此地,找到了最多的本源星辰碎片,融合进入了本源。

    这玩意,对我们都有帮助。

    谁都想多要点,多拿点。

    三十六重天,现在被扫荡了很多……”

    “那我不管!”

    方平笑道:“你想脱困,我想要本源星辰碎片,互惠互利,再说了,没有真身降临,我怎么杀南皇?嘴炮杀?”

    西皇有些吐血的冲动,“需要的太多了,一个人还好办,人多了不好办……”

    苍猫忽然嘀咕道:“好办呀,这个不就是本源星辰碎片加一些东西打造的吗?把这个打碎了,就够了呀!”

    “……”

    西皇脸色大变!

    苍猫说的是这颗精神力种子!

    当看到方平盯着地下,西皇急忙道:“别,别听这猫瞎说,这就是普通的本源气凝聚的……”

    “才不是呢!”

    苍猫不满道:“你以为本猫闻不出来吗?”

    西皇脸都紫了!

    老张笑了,方平也笑了。

    这个就是?

    那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西皇,你不是不在意这个了吗?杀了南皇,你也不需要这个了,不如就把这个碎了,给我们吧。”

    “这个……”

    西皇干巴巴道:“那要是失败了,我可是连退路都没了!杀南皇失败,我还能指望一下这颗果子,可要是这个都没了,那我可就没路可走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一定会失败?”

    西皇郁闷道:“关键是,试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那还不如守着这一亩三分地,机会更大一点。”

    “这么说,你之前只是在糊弄我们?”

    西皇欲言又止,很想说是,想了想,算了,不说了。

    “这可是我多年的积蓄,我若是自己使用了,也能更强一些!真要给了你们,那就是数万年的积蓄打了水漂,失败的话,我可是哭都没地方哭……”

    西皇挣扎道:“方平,你有把握吗?南皇的归元术虽然比较废材,可关键时刻,他用出来,战力还是有提升的,8000万卡不成问题。

    你们真的有把握杀他?”

    “西皇前辈帮忙,自然就有把握了!”

    西皇那叫一个挣扎,一个犹豫,老张忍不住道:“前辈,演戏就算了!你其实不亏什么,成功了,你赚大了。

    失败了,你失去的其实也就是这点本源星辰碎片。

    这地方,其实早就有人发现了,就等着你入瓮呢,你自己难道一点不知道?

    灵皇,天帝,都发现了这些东西。

    灵皇甚至锁定了林紫,否则你以为我们怎么知道的?

    你一旦发动,林紫这边,必然会让人注意到,很快会有人来破碎你的计划。

    你自己清楚这些,所以其实也只是带着一些希望而已,可现在,破碎了这东西,洗脱你的嫌疑,还有希望杀了南皇成全你,难道不比守着这废物星辰更划算?”

    “话不能这么说……”

    方平不耐烦道;“合作吗?合作就合作,不合作你现在就出手,要不就不提合作,大家分道扬镳,看看没了你,我们是不是就找不到人合作了?

    找南皇去,说杀你成全他,他大概很乐意!”

    西皇一咬牙,“好,那就合作!不过……要栽赃南皇才行!我破碎这地方,把破碎的东西塞到南皇那边,你们装着从那边破碎了星辰出来的,遇到了南皇,发生了大战……

    这样才不会让人怀疑我!

    南皇暗中布局,对灵皇侄女下手,灵皇发现了,大概恨不得再给他一刀。

    其他人知道了,大概也不会替他出头。”

    西皇侃侃而谈道:“这样,杀了南皇之后,风险会降到最低!另外,我要是窃取南皇的力量,其他人一定会怀疑,南皇的力量去哪了?”

    说到这,西皇看向方平,笑呵呵道:“这个就需要你们来背黑锅了!大家都付出,才能更好的合作,我隐藏在这,以后说不定还能再次合作。

    把我暴露了,对你们也没好处。

    你们说是苍猫吸收了也好,方平吸收了也罢,或者干脆被镇那个老鬼给吸收了……那老鬼背黑锅还是不错的。”

    西皇都开始谋划成功之后的事了,继续道:“南皇隔壁,一个是兽皇,一个就是我,我们成皇晚,大家扎堆了。

    南皇出事,按理说,应该我和兽皇第一个赶到救援。

    不过源地危险多,风险大,我想办法困住兽皇一会,到时候杀了南皇,第一个让兽皇赶过去,第二个是我……

    哪怕其他人怀疑,第一个怀疑的也是兽皇!

    你们呢,杀了南皇之后,小心兽皇出手……

    还有,神皇他们现在虽然也在镇压暴动,可赶过去的速度不会太慢。

    按照你们人族的说法,除了我和兽皇,第三个赶到的应该就是神皇或者斗天帝,最多3分钟!

    3分钟之内,杀了南皇,完成撤离,这样才能逃生。

    否则,被堵在了源地,被围住了,你们必死无疑!”

    “……”

    他连后路都想好了,好像早就打这主意了,继续道:“南皇在第七重天,我是第八重天,兽皇第六重天。

    你们到时候撤离的话,别走我这,走兽皇那边,进入第六重天,之后别去第五重天,等南皇这边安静了下来,再转道回第七重天,之后,继续下潜,进入无人的第九重天……”

    方平呆滞地看着他,这家伙到底谋划多久了!

    轻车熟路的,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态度!

    果然,人不可貌相。

    西皇坏的流脓了!

    这家伙,恐怕一直在打南皇主意,南皇指不定还把他当兄弟呢。

    西皇被他们看的有些尴尬,干笑道:“别误会,我就是对这熟悉一些,所以才说了这些,也是为你们着想。”

    方平冷笑,尴尬?

    你会尴尬?

    你这心,黑的比我都狠!

    扫了一眼老张,这刚来,就要干大事?

    老张,这可不是我要干的,西皇这老货怂恿我,干不干?

    张涛也是有些无语,这一来就遇到了一个老早就准备杀人的皇……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西皇坏的很,真担心被他卖了!

    当坏人遇到坏人,很难对彼此放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