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卷 第三章 到底做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想到这里,方宇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兴冲冲地走出房间大门。

    找人,必须要找一个人,试试自己的新能力!

    他刚刚推开房门,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白酒味,还有一股酸腐的古怪味道。

    方宇浩皱起眉头,挥了挥鼻子旁的空气:“真倒霉,隔壁老王又在酗酒了,不会吐在了自家门口吧?”

    这一栋单身公寓楼,房间全都很小。大的三四十平,小的只有十几平米,密密麻麻如同一个马蜂窝。住起来不怎么舒服,但他们这群家里没矿的人,也就只能住在“马蜂窝”里。

    有什么办法呢……

    甚至,在人情淡薄的大城市,就算仅仅隔了一堵墙,也不见得知道,自己的邻居到底叫什么。

    不过,方宇浩却知道隔壁的男主人姓王,甚至知道他名叫“王大海”。

    这是因为,隔壁这对充满了狗粮味道的男女,经常……

    不是“啪啪啪啪”,“啊啊啊啊”等虐狗激情语气词,就是更加激情的“王大海,你这怂货”、“老子打死你这个小婊砸”、“啪、撕、吱!”、“呜呜呜”、“我打我打我打!”……

    这种地动山摇般的动静,时间久了,方宇浩能不知道隔壁老王的名字吗?

    但在一个星期前,这种吵架声好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名叫“忧愁”的味道。

    方宇浩猜测,应该是,女的受不了这种日子,跑路了。

    “哈哈,不就是女人跑路了吗,至于这样天天喝酒?”

    方宇浩心中琢磨了一下……

    原本,对于这种酗酒大汉,他根本避之不及,也不会与之发生任何交际。但现在,好像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邻居王大海,是一个可以沟通的对象。让我想想……”

    他的“心灵沟通”能力,按照字面意思,需要对方主动敞开心灵,才能成功发动。

    如果对方是一个酒鬼,喝多了,或许可以提高成功率。

    不知道这个王大海,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有什么“信念”,可以窃取呢?

    对于信念碎片,方宇浩是非常渴望的,脑海中的系统,应该以信念碎片为基本交易单位。他需要凑足至少100个信念碎片,才能点开系统的“唯物”按钮。

    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本来想直接敲门,转眼一想,还是决定下楼,买一瓶白酒……

    4月底的杭城,天气真的很好,春风吹在脸上,如同少女温柔的摩挲。这是一个发春的季节,树木发芽,鸟儿歌唱,还有猫儿,明目张胆地发出交配的呼唤……

    这时候,方宇浩已经没有那种丢掉工作的郁闷了。

    他想要做的,就是尽快测试、并挖掘自己的“心灵沟通能力”。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精神上的亢奋,似乎让肉体的疲倦都减少了。

    走进小卖部,看到小店老板的第一刻,方宇浩就产生了一种……仿佛能够读懂对方思维的奇妙感觉。

    “读心术?!”他心中一跳。

    这种感觉来的很奇妙,仿佛有一个答案,在脑子里跃跃欲试。它在不停地变换,跳跃、翻腾,又好像隔着一层纱,始终没办法跳出来。

    这种隔了一层纱却没办法捅破的感觉,让方宇浩感到难受极了,他不停地发动自己的新能力能力,盯着小卖部的中年大妈,眼睛一眨也不咋。

    “你看啥看?!”

    这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突然扯着嗓门问道。

    “哦!买一瓶白酒,再来一包花生。”方宇浩这才回过神,略带着一丝尴尬。

    确实,因为对方的戒备心,他再怎么努力,也读取不到任何内容。

    “看来,这种心灵沟通能力,并不是读心术,没有办法随便用。”

    “那边,自己去拿。”中年妇女冷哼了一声。

    她继续低下头,看手机上的肥皂剧,时不时“嘎嘎嘎嘎”笑一下。

    方宇浩不再研究中年大妈,拿了东西,用“支付苞”软件扫码付钱,匆匆上楼。

    然后,他又感到有些尴尬。

    一个词语来形容目前的心情:僵硬!

    他的人际交往能力,还算马马虎虎,但也是第一次与酗酒大汉沟通,简直感到僵硬地不行。掏出手机,琢磨了半天,他才思考出一个面对酗酒大汉的完美计划。

    方宇浩硬着头皮,往嘴里灌了一口白酒,呛得喉咙差点着火,整个脸一下子就红润了起来。然后又把自己的头发随便揉了一下,搞得一幅很颓废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他才“咚咚咚”地敲击对方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大汉,浑身散发着酒气,正是邻居王大海。他脸色红润,睡眼惺忪的眼睛眯了眯,瓮声瓮气道:“你找谁啊?”

    “我是隔壁的,记得吗?”方宇浩举起酒瓶子晃了晃,又举起刚刚买的花生,“心情不好,老哥,喝一杯吧!”

    毕竟是邻居,平时进进出出的,也还算面熟。

    身高马大的王大海愣了愣,或许是……他自己本身就在喝闷酒,需要一个倾诉对象;又或许他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不担心安全问题,想了一会,还是让方宇浩进去了。

    “唉,今天真不不顺利啊……老哥,我的工作丢了!”方宇浩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这样,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下。

    辣,真的辣,灌到胃里,就如同烈火在灼烧肚子。

    他的演技确实不怎么样,一开始还带着尴尬,但打开酒瓶,自己喝了一杯后,也好像渐渐进入了状态。

    他的确有糟心事,那就是自己背黑锅,以及后边的离职等等。

    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不爽的,就算后边得到了“系统”,也是一码归一码,掩盖不了原先的那种不爽。

    他噼里啪啦地,就将公司里发生的龌龊事全给说了出来。

    “……于亿峰,不就一个部门经理,牛逼什么啊?”

    “最累的活全都是我干……天天让老子加班写程序!老子直接不干了!让你牛逼!”

    很显然,方宇浩感觉,因为故事的讲述,坐在对面的王大海,戒备心正在快速降低!

    从一开始的大幅警惕,到现在的小幅警惕,甚至,还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同情心……

    这种淡淡的模糊感知,让方宇浩颇有点窃喜。

    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人都有一种嫉妒心理,示弱能使处境不如自己的人,保持心态平衡。而首先抱怨一通生活的不美满,会给王大海带来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小样,要我就给他一个大嘴巴子,让他知道谁才是二百五!”

    王大海是个直性子,“砰”地一声敲到了桌子上,似乎比方宇浩还要愤怒。

    “你这也不算什么……工作丢了,可以再找啊!”

    果然,听完方宇浩的诉说后,他也开始骂骂咧咧地说起自己的故事,与此同时,一杯一杯给自己灌酒。

    一打开话匣子,对方的戒备再次大幅降低,方宇浩也是心脏砰砰狂跳。

    来了,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来了!

    他脑袋里,再次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如同物体在跳跃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突然间,跳出了那一层界限。

    对方的思维,一下子变得完全透明!

    对方的心灵世界或者说精神世界,仿佛,只隔着一层薄薄水面。

    只要目光透过这一层水面,能够看清对方的一切想法!

    也确实,在酒精的刺激下,认识了多久好像并不是太过重要,有苦水往外边倒才是要紧事。

    “……尼玛,喝点酒也要管,玩个手机也要管,看个女主播也要管,烦死个个棱棱,憋了八区的自个!”

    “贼老天,怎么就搭上这个婊砸……”

    讲道理,王大海机关枪一样,夹杂着土话的骂句,方宇浩并不是非常听得懂。但在这番畅谈下,他的“心灵沟通能力”已经成功发动!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对男女正在吵架,吵着吵着甚至还在动手。

    这一系列的画面,异常清晰,简直就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

    “这就是……心灵沟通吗?这也太玄学了吧?”方宇浩装作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他忍不住好奇,隔着这层“水面”,继续阅读了下去。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情,确实很难搞清楚。

    女的吧,不算什么好货,势利眼,时常嫌弃王大海赚不到钱,不能给她买新出的“苹果xr手机”。

    但这个王大海其实也不算什么好货,因为他动不动打女人,时不时来一个大嘴巴子,这谁受得了啊?

    最后,故事以女的跟一位老板跑路而告终。

    “我的天!”如此巨大的信息量,看的方宇浩眼花缭乱。

    虽然喝了酒,但他心中清楚,王大海嘴里,绝对没有吐出这么多的东西,是“心灵沟通”强行挖掘出来的。

    “贼老天!一刀去捅了那对狗男女!一起去见阎王!”王大海已经自顾自说到了高潮处,越说越气,激动地面色通红。

    他认为自己付出的多,收获的少,一口抑郁之气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也不知从那里掏出一把菜刀,“砰”地一下砍刀了桌面上,砍出一大道裂缝!

    吓!

    方宇浩连忙回过神,退出了那种心灵沟通的状态:“老铁,这换命的事儿做不得啊!”

    “不关你的事,我现在就去!”王大海正在气头,哪里听得进去?他一脚踢开椅子,“哗啦”一下,拿着菜刀夺门而走。

    方宇浩连忙用手去抓王大海的肩膀,在触碰到他身体的时候,豁然间,又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第一,是实打实地,碰到了他的肩膀。

    第二,他感觉,自己的手穿过了那一层“水面”,似乎进入了别人的精神世界当中,甚至抓到一团灼热的东西!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两种感触,如同精神分裂般的割裂感,让他极度不适应。

    “不要拦我!不要拦我!”王大海面红耳赤地咆哮着。

    紧要关头,方宇浩如同本能般,抓着这个灼热的“东西”,用力一拽。

    一个红色的光团,就这么出现在了手中!

    【你获得了未知的唯心物品,需鉴定。】方宇浩脑海中,产生了一连串的画外音。

    “我杀了……”

    而处于高潮阶段的,愤怒、激动,如同一头发疯公牛一样的王大海,被拽出这个光团后,突然间,傻愣住了。

    甚至连涨红了的脸,也是如同关公变脸,由红变青,然后变白,接连变换了好几种颜色。

    三秒钟后,他手上的菜刀,“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王大海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方宇浩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中的红色光团,一脸茫然。

    他竟然从王大海身体里,拽出了……一个光团?他敢确定,是这一个光团的拽出,让王大海的行为动作,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

    这是什么?!

    一个人的信念!

    一个人的愤怒!

    这种东西,竟然还可以被……拽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