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011,降龙一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练武不过十天?”洪七公哑然失笑:“小丫头,你这话呀,只好拿去哄三岁小娃儿,哄老叫花子却是不成。”

    黄蓉笑嘻嘻道:“您老人家若是不信,可以把刚才那一招掌法,教给常威嘛!看看他多久能学会。”

    “嘿!”洪七公把脸一板:“好叫你们知道,老叫花子姓洪,行七,人称洪七,正是丐帮当代帮主,全天下的乞丐都是我的徒子徒孙。你们打杀了这许多丐帮弟子,老叫花子还没和你们算账呢,现在居然想来哄老叫花子的掌法?老叫花可不受激。”

    黄蓉确是见洪七公掌法厉害,想哄他教常威两手。见洪七公不上当,便嘟着小嘴说道:“我们杀的都是些恶贼,个个死有余辜。七公您老人家身为丐帮帮主,驭下不严,也有错处。我们替您清理门户,您老人家得感谢我们才是,怎好意思与我们算账?”

    洪七公不动声色:“死有余辜?你倒说说,这些丐帮弟子,怎么死有余辜啦?”

    黄蓉道:“他们偷偷摸闯进我与常威住处,想用迷烟这下三滥的手段迷倒我们。被我们撞破后不但不跑,反要恃强杀人,还想抓我。这难道不该杀?”

    先前洪七公手下留情,常威就猜这位嫉恶如仇的丐帮帮主,恐怕对这些丐帮败类的行径有所察觉,深更半夜这么巧出现在这里,恐怕正是来查证事实,乃至清理门户的。因此他顺着黄蓉的话头说道:

    “洪前辈,晚辈断定,这些丐帮弟子,恶行不止一桩,因此这才顺藤摸瓜找了过来,解救被他们拐骗、强掳而来的受害者。前辈若是不信,大可与我们进去搜寻一番。”

    洪七公不置可否:“那就进去找找吧。”

    当下带头走进大殿之中。

    常威与黄蓉对视一眼,快步跟上。

    三人进了破庙大殿,只见殿中神像倾塌,香案残破,空空荡荡,不见人影。穿过正殿,又在后院搜寻一番,仍未找着半个人影。

    常威见状,心下担忧,又见洪七公面无表情,不禁眉头紧皱:“怎会没人?难道他们抓来的人,并没有关在这里?”

    黄蓉笑道:“这些贼子做下这等勾当,自是不会光明正大把人关在屋里。唔,我来仔细找找……”

    她兴趣广泛,诗词书画、术数机关均有涉猎,并且还都学得不错。此时认真起来,一番搜索之下,很快就在正殿那残破的香案下,找到了一个暗门。

    撬开铁锁,打开暗门,便是一道向下的木梯。

    常威拎着一盏乞丐们用来照明的油灯,顺着木梯下去,果然见到一间面积颇大的地下密室。这地下密室里有两个大大的木笼,其中一个木笼里,关着三个女子,另一个木笼里,则关了好几个小孩。

    那些小孩正挤作一团熟睡,饶是熟睡之中,他们脸上也都挂着斑驳泪痕。而那三个女子,听到动静都已醒来,正瑟缩在笼子角落,浑身发抖地看着常威,以为他是乞丐一伙。

    “别怕,我是来救你们的。”常威安抚一句,没再多说什么,返身回到殿中,将地下密室的情形说了一遍。

    洪七公闻言冷哼一声,怒容满面:“果真如此!我丐帮果真出了这等不肖弟子!”

    黄蓉笑道:“七公,他们确是死有余辜吧?”

    洪七公叹了口气,沉重道:“掳掠女子,拐卖幼儿,丧尽天良,死有余辜!此事你们没错,那些丐帮败类,你们杀得好!”

    说罢,下去密室之中,亲自将那些女子、小孩解救出来。

    那三个女子喜极而泣,连连道谢,小孩们又哭又叫,吵闹不止,洪七公不禁头大如斗,忙对常威黄蓉说道:“你们两个,赶紧将他们送去衙门。”

    常威就要依言行事,黄蓉却是拉住他衣角,笑嘻嘻对洪七公道:“七公,坏事是您的徒子徒孙做的,我们替您清理门户,还帮忙收拾手尾,事后可有什么奖赏么?”

    洪七公没好气道:“你这小丫头,跟你爹黄老邪一样鬼精灵,吃不得半点亏。”

    黄蓉嘟起小嘴儿:“七公你怎么老叫我爹黄老邪?这可一点也不好听。”

    洪七公哑然:“你爹号称东邪,叫他一声黄老邪怎么啦?”

    黄蓉不悦道:“东邪这个绰号不好,我不喜欢。”

    洪七公哈哈笑道:“小丫头知道什么?你爹对‘邪’之一字,自己可得意得紧。”

    黄蓉问道:“那七公你呢?你的外号是什么?”

    洪七公笑道:“老叫花子人称北丐。”

    黄蓉想了想:“有东,有北,那是不是还有西、南?”

    “没错,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再加一个中神通。”洪七公点点头,又一脸奇怪地说道:“怎么,这些你爹都没告诉过你?”

    黄蓉摇头:“爹爹说武林中坏事多,好事少,女孩家听了无益,因此很少与我说武林中事。七公,你们东南西北中面面俱到,难不成武功差不多?”

    洪七公道:“东南西北武功就差不多,中就比我们强一点,当年华山论剑,中神通王重阳技压群雄,公认天下第一。不过如今王重阳已逝,第二次华山论剑还差两年,眼下东南西北并列,还不知道谁的武功更高。话说,你小丫头该不会以为,你爹武功天下第一吧?”

    黄蓉皱皱琼鼻,扮了个鬼脸:“那可说不准哟。对了七公,您还没说,要给我们什么奖赏呢。”

    洪七公大手一挥:“罢了,你们将他们送去衙门后,去城东十里亭,我在那里等你们。”

    这里死了这么多乞丐,又是关押受害者的地方,衙门肯定会派人过来勘查,洪七公自不会在此等候。

    黄蓉不放心,挤兑道:“七公可要说话算数,不许偷跑哦!”

    洪七公瞪大双眼:“老叫花一诺千金,言出无悔,岂会诳你两个小儿辈?快去快去!”

    黄蓉这才与常威带着那几个女子、小孩离开了破庙。

    临出去时,见两个三四岁的小孩脚步蹒跚,走路跌跌撞撞,常威也不嫌他们身上脏污,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孩抱了起来。洪七公见他行止自然,并非刻意,不禁暗自点头。

    出去不久,一行人遇上一个老更夫,便向那老更夫求助。

    老更夫问清状况,连忙将常威一行带往衙门。到了衙门,常威敲响大门口的鸣冤鼓,惊动了值守的衙役,便与黄蓉抽身而走。

    二人没有走远,躲在暗处观望,见出来的衙役态度不错,问清楚状况后,将那些女子、小孩放进衙门,过后不久,又有一队捕快快步奔出,向着破庙方向奔去,常威黄蓉这才放心离开,前往城东十里亭。

    到了十里亭,洪七公果然就在那里等着,见了二人,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开口:“老叫花先前那一招掌法,叫做‘飞龙在天’。常小子你看好了!”

    常威见洪七公竟真的要传自己“降龙十八掌”的掌法,顿时精神一振,瞪大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洪七公。

    只见洪七公拉开架势,腾空纵跃,人在半空时,忽一掌挥出,凌空下击。

    嘭!

    手掌拍击空气,竟发出一记重锤击鼓般的爆鸣,轰出一道四面呼啸、刮面生疼的劲风。

    “这就是飞龙在天了。”洪七公收掌落地,问道:“看清楚了没有?”

    常威点头,“看清了。”

    “降龙十八掌”招式质朴简单,没有半点花俏。之所以能成为天下一等一的掌法,全在于运劲发力的技巧。若只看招式,任何人看上两遍,都能依样画葫芦使出来。

    但不懂运劲发力的法门,招式学得再像,也没有任何用处,只是徒具其形而已。

    所以把招式使了一遍后,洪七公又将各种运劲、发力的法门一一说来。

    演练招式只是一下,运劲发力的法门,却足足说了半晌。看似普普通通的飞天一掌,却有着诸多复杂精妙的变化。仅发出攻敌的掌力,就有冲飞、震荡、爆裂、渗透……等等多种劲力。既可根据实际需要,任意选择发出何种掌力,亦可多重掌力前后相继,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常威聚精会神,聆听教诲,将洪七公传授的法门,一字不漏尽数记下。

    不但过目不忘,这一招飞龙在天的各种决窍精妙,他亦是听了一遍就尽数明悟,了然于胸。

    洪七公一遍讲完,问道:“可记住了?”

    常威点头,“记住了。”

    洪七公又问:“都听懂了吗?”

    常威道:“听懂了。”

    洪七公却是不信:“全都听懂了?就没有不明白的?”

    常威实话实说:“呃,没有吧。”

    洪七公暗自皱眉,只觉这小子颇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降龙十八掌这等绝学,纵然招式简单,可运劲发力的心法,岂是只听一遍就能明悟的?他本以为,常威还有许多没听明白的关节,需要向他请教,也做好了详细解答的准备,可没曾想,常威这小子,居然说都听懂了,没有不明白的。

    洪七公心中有些不满,道:“既然没有不懂的,那你且打一掌试试。来,冲我打。”

    他已决定,倘若常威这一掌打得不好,他定要狠狠嘲讽几句,但绝不会再多指点一个字。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不懂装懂,性情浮夸,怎配得上他的降龙十八掌?

    不过,令洪七颇觉奇怪的是,如此浮夸自满的性子,怎么可能练出那般扎实的功夫底子?

    也正因常威功底扎实,洪七才按捺不满,给了他一个机会,决定先试他一掌再说。否则的话,洪七早就拂袖而去了。

    七公心念转动时,常威则闭上双眼,心中回忆“飞龙在天”的心法诀窍,过了一遍后,感觉已真正掌握了诸般诀窍,方才对着洪七一拱手:“前辈,晚辈失礼了!”

    说罢,腾空纵跃,于空中击出一掌,朝洪七当头拍下。

    掌势看着并不出奇,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拍,可洪七公眼中却微露讶色,因为常威这一掌,单看招式,赫然已与他自己使出的不差分毫!

    至于是否形神俱备,还要出手一试。

    于是洪七公抬手一掌,架向常威手掌。双掌碰撞的那一刹,洪七只觉一股冲击之力,宛若浪涛般汹涌而来,要将他击退,洪七正欲化解,常威掌力忽地一变,那冲击之力,竟转化成震荡之力,不但令洪七化解失败,还将他手掌震得斜斜荡出,正面一时空门大开。

    洪七公只是随手一架,只用了不到两成力。但以他的武功造诣,以他对降龙十八掌的熟悉,居然大意失手,一着不慎,被常威震开了手掌,这般结果,令洪七公不禁大是错愕:“居然能在一掌之中,用上前后两重劲力,这一招飞龙在天,你还真的完全学会了?”

    常威感激地深深一揖:“多亏了前辈悉心教导,晚辈总算没有辱没了前辈的掌法。”

    黄蓉则背着双手,笑得得意洋洋,“七公,蓉儿没有说大话吧?常威就是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

    【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