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069,华山论剑【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裘千仞见常威叫出自己的名号,心中颇有些讶异,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老夫多年未曾行走江湖,亦未曾见过你两个小娃,没想到你们竟能认出老夫。有这等眼力的年轻小娃,莫非是哪位宗师的晚辈?说罢,你们家大人是谁?若与老夫熟识,或可给他一个面子,放你二人过去。”

    嘴上是这么说的,他心里却想:若是哪位宗师后人,便将二人打杀在此,论剑之时,再将此事抛出,搅乱那位宗师心智,以除去一位劲敌。

    裘千仞心地就是如此歹毒,为了除去华山论剑的劲敌,他甚至能做出一掌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刻意打至重伤垂死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此刻嘴上说得好听,心中却生毒计,对裘千仞来说,再寻常不过。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也小看了常威。

    “裘帮主说笑了。”常威手按刀柄,拾级而上,微笑道:“我常威行走江湖,还无需仰仗长辈威风。”

    “常威?”裘千仞皱眉思索,“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但还未等他想起来在哪里听过常威的名字,常威已然一跃而起,扶摇直上四丈余,升至最高点后,又疾坠而下,飞踏裘千仞。

    没有错,常威连手都没有动。

    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按着刀柄,腰杆挺得笔直,只以双脚飞踏裘千仞头顶!

    裘千仞顿时勃然大怒:“混账小子,居然想把老夫踩在脚下?你这是在寻死啊!”

    说话间,他不闪不避,双掌抬起,掌心隐隐闪现黑白二气,斜上击向常威脚掌。

    轰隆,双掌破空,竟打出一记沉闷的爆鸣,足见裘千仞这一击“铁掌功”,已然使出了全力,誓要将常威双脚打成粉碎。

    与裘千仞双掌破空的威势相比,常威虽然一跃四丈余,展现出了极佳的轻功,但他飞踏而下的双脚,却只隐隐有些衣袂破空之声,看上去劲力一般,似乎根本无法与裘千仞铁掌功相提并论。

    然而,当常威坠临裘千仞头顶上空,飞踏而至的双脚,与裘千仞双掌碰撞时,一记惊雷般的轰鸣,忽地爆发出来。

    惊雷怒震,声传数里!

    降龙十八掌之,震惊百里!

    去岁夏初出行,今年正月方归。

    在这段万里往返天山的漫漫长旅中,常威已将降龙十八掌,统统化入了腿法之中。

    而参悟天山六阳掌之后,他那招同样讲究御使阴阳二气,本就在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最大的“震惊百里”,威力再增数成,已是他身上所有武功当中,威力最大的杀着。

    凭他如今的功力,凭他这双膝盖以下,尽皆皮如铁、筋如铜、钢似钢的“铁腿”,凭人类双腿天然远超臂膀的力量,当他使出腿功版的“震惊百里”时,他这招的威力,与当初欧阳锋那蓄力至极限的“蛤蟆功”相比,都只略微逊色一线!

    嘭!

    脚掌与手掌碰撞,惊雷怒震声中,裘千仞浑身一震,双掌猛地往下一沉,双袖嗤一声绽裂成漫天碎蝶,脚下芒鞋亦随之爆裂,就连他双脚之下,那千锤万磨、坚硬似铁的石阶,都绽裂出蛛网般的辐射纹,密密麻麻向外扩散开去!

    裘千仞本就红润的脸色,变得更加通红,他咬牙切齿,双目怒瞪,数十年苦修的精纯内力,源源涌入双臂之上,与常威脚上后继而来,仿佛连环滚雷一般的汹涌劲力拼命抗衡。

    降龙掌法,可不是只能爆发一下的低端武功。

    每一招降龙掌法,都讲究藏劲,都要留足后劲,一招之中,后劲本就如海浪波滔,连绵不断,层层重叠,一浪猛过一浪,一重凶过一重。

    常威在参悟了须弥山掌之后,悟出了“藏劲于虚、掌纳须弥”的道理,暗藏的后劲更加隐蔽而凶猛;在参悟天山六阳掌后,他又透彻了“阴阳轮转、生生不息”的道理。以他如今的武功修为,即使是“震惊百里”这最讲究凶猛爆发的杀着,他也能在一招之中,打出足足七重后劲!

    倘若裘千仞对他稍有了解,断不至于与他硬拼这一招。

    而以裘千仞“铁掌水上飘”的武功、轻功,常威想要胜他,也不是两三百招就能解决的事情。

    可惜,素来自视甚高的裘千仞,被常威“脚踩头顶”的举动激怒,在完全不了解常威武功的情形下,做出了最为错误的举动。

    他居然试图打碎常威双脚,出一口心中恶气,竟未施展轻功游走闪避,竟然以招式比降龙掌精妙许多,威猛却不及降龙掌的“铁掌功”硬撼。

    这个失误,足以致命!

    裘千仞以数十年苦修的铁掌功,勉强抵挡住了常威双脚“震惊百里”的第一波爆发,但在此之后,他无论如何催运功力,都再无法将常威震开,只能被迫以双掌死死托住常威双脚,不停地催运内力,抵挡常威接踵而至的连环爆发。

    嘭!

    惊雷再震,“震惊百里”第二重劲力轰至,裘千仞双臂再往下沉一寸,脚下石阶迸出碎石烟尘,蛛网裂纹更加密集。

    嘭!

    惊雷三震。裘千仞双臂再沉,面膛如涂朱砂,赤红欲滴,怒目圆瞪,睚眦欲裂,脚下石阶哗啦一声,彻底迸碎,双脚陷落其中,直没至踝。

    嘭!

    惊雷第四震!裘千仞双臂再沉,眼角爆裂,溢出血来,双脚亦再沉陷一寸。

    嘭!

    惊雷第五震,裘千仞掌背皮肤开裂,鲜血迸出,臂上爆出轻微骨裂声,鼻中、嘴角亦溢出鲜血!

    嘭!

    惊雷第六震。裘千仞哇地一声,狂喷鲜血,赤红面庞唰一下变得如死人一样苍白,双臂更是爆出炒豆一般的啪啪骨裂之声,若煮熟的面条一般,软软垂落下来!

    没有必要再发第七重劲力了。

    常威借最后一震的反震之力,轻飘飘一个腾空翻转,落回黄蓉身边,看着颤巍巍如风中芦苇的裘千仞,微笑道:“裘帮主,承让了。”

    裘千仞口鼻淌血、两眼无神地看着常威,又喷出一口鲜血,噗嗵一声,仆倒在地,自陡峭的石阶上,翻滚下来。

    他不但被常威震碎了双掌双臂,浑身经脉亦给常威震得七零八落,这一身武功,算是彻底废了。

    眼见裘千仞自石阶滚落,就要跌落阶边悬崖,常威却是袖手旁观,无动于衷。

    对于这种丧心病狂,连婴儿都要伤害的武林败类,常威不会有任何怜悯。

    不过裘千仞终究没有摔下悬崖摔死。

    长长的叹息声中,伴着一把“阿弥陀佛”的佛号,一张渔网飞出,将大半身子都已跌出石阶之外的裘千仞网了回来。

    【求票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