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104,借刀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定的缘份?”

    常威哑然失笑:“至少等你实岁十五,再来跟我说这些。到时候,你看我会不会与你好生说话。”

    “十五?”

    婠婠心中暗道:“这就是常大叔心中的年龄底线?过了十五,犯到常大叔手上,会像闻师叔一样死得很惨?这么说,十五之前,最多只会被暴打喽?嘻,我实岁才十三岁半呢……”

    一念至此,婠婠又放松下来,正要作死挑衅几句,就听常威说道:“婠儿,你今天,是一个人出来的?”

    婠婠点点头:“是呀,我今天就是独自出来的。”

    常威又道:“所以,下边儿那位大叔,并不是你带来的?”

    “大叔?”婠婠循他视线,探头望向窗外,就见下方街道对面,站着一位身着白袍,作文士打扮,相貌英俊,两鬓斑白,颇具魅力的中年男子。

    他背负双手,仰望着三楼窗口。与婠婠目光一碰,他嘴角微微翘起,浮出一抹邪异笑意。

    “边师叔?”婠婠飞快地缩回脑袋,神情郑重地对常威说道:“那是我师父的师弟,魔隐边不负。常大叔你相信我,他并不是我带来的。”

    婠婠说话时,眼神之中,藏着一抹隐藏很深的厌恶,语气里边,也隐隐有些畏惧——如今的她,还不是几年后,那个心计深沉,从不流露真实情绪,十句话里没一句真话,骗死人不偿命的婠妖女。

    现在的婠婠虽然狡黠多智,也懂阴谋诡计,也会魅惑欺骗,但还不能做到完美隐藏情绪。

    看到边不负这个最令她厌恶的师叔时,她眼神、语气,还是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情绪。

    常威心有明镜,对婠婠隐藏极深的情绪,知晓得一清二楚。

    他也知道,婠婠为何会对边不负既有厌恶,又有畏惧。

    因边不负乃是著名色狼,亦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人生赢家。其好色与胆大包天的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阴后祝玉妍的亲生女儿单美仙,就被他给强推了。然后单美仙的女儿单婉晶,也即边不负的亲生女儿,亦被边不负所垂涎,并险些强推得手。

    边不负丧心病狂至此,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边不负虽贪花好色,但对祝玉妍忠心耿耿、言听计从,所以祝玉妍对他这个师弟十分信任,甚至可以说是放纵。

    有师姐罩着,边不负自是为所欲为。

    对于婠婠,他亦早已垂涎三尺,只是祝玉妍不许他在婠婠天魔大法修至十八层以前动她,边不负才强自忍耐下来,但还是时不时对婠婠施以眼神猥亵、语言骚扰。

    婠婠如今年纪虽小,但在阴癸派这种环境中长大,对边不负的心思早已洞悉。一想到被这么一位武功高强,又深受师父信任的师叔掂记着,她心中便常感不安,对边不负又厌又恨。

    常威既知边不负为人,那么对婠婠的情绪来由,自是心知肚明。

    不过对婠婠所说,边不负并非她带来的,常威不置可否。

    身为阴后祝玉妍亲传弟子,天魔大法的正宗传人,婠婠武功尚未大成之前,在外走动时,身边怎可能无人暗中护法?

    以婠婠的机灵,若说她不知道自己身后随时有人暗中跟随保护,常威是绝不会相信的。

    在明知身后有人跟随的情况下,看到常威之后,她还主动招呼,过来攀谈,其用意,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如果她知道今天的“护法”是边不负,那常威可以笃定,婠婠是想要借刀杀人。

    这个计策,换作别人,或还难以看得明白。

    因边不负对婠婠的垂涎,以及婠婠对边不负的厌恶畏惧,外人很难知晓。

    可常威偏偏什么都知道。

    既“无所不知”,那常威对婠婠的小心思,不说明察秋毫,亦可猜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有件事,常威需得先问清楚:

    “婠婠,你不是说,阴癸派视我为敌,又因长生诀的缘故,正在四下寻找我吗?怎边不负见了我,却不上来拿我?”

    婠婠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因为只有我亲眼见过常大叔呀!师父命我画出你的画像,我乖乖画了,可是呢,我故意在画像上,修改了几处面部特征,所以只看过画像的边师叔,认不出常大叔呢。”

    “哦?”常威心中微讶,若边不负认不出自己的话,那婠婠的“借刀杀人”之计怎么施展?他不动声色,继续问道:“你为何连自己的师父都要骗?”

    婠婠张口就来:“因为婠儿倾慕常大叔嘛……”

    常威不动声色,目视婠婠,眼神深沉,显然一个字都不信。

    婠婠嘟了嘟嘴,小声嘀咕一句:“真是的,好话不爱听,偏爱听不中听的实话,那好,人家就实话实说啦!”

    她作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师父教过我,圣门中人,要将‘自我’放在首位。那常大叔你懂得那么多道理,婠儿只听你略略讲述,便觉获益匪浅,懂得了许多从前谁都没能讲明白的至理。既然常大叔你能给婠儿如此大的好处,那这好处,婠儿自是要自己受用喽!

    “还有啊,常大叔你得到了长生诀,师父说长生诀与天魔策有神秘联系,尤其是对天魔大法的修炼者,更有说不出的好处。那这好处,婠儿当然也要自己受用喽!”

    说到这里,她又嘻嘻一笑:“常大叔,婠儿连这些本不可告人的坏心眼儿,都一五一十对你坦诚啦,那以后若有道理想不通,求你指点,或有难处求你帮忙,你当不会拒绝婠儿吧?”

    常威沉默一阵,直视婠婠双眼,直到婠婠在他眼神之下,嘻笑之色渐渐消失,变得正经起来,他才缓缓说道:

    “你边师叔虽然不认识我,但见你与我谈笑风生,想来瞧我是极不顺眼的。等我与你分开后,想来是要找我麻烦的。而一旦他来找我麻烦……以我手段,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听他这么一说,婠婠心中一凛,强笑道:“常大叔,你想太多啦,边师叔无缘无故的……”

    “他怎会无缘无故呢?”

    常威语气深沉,意有所指地说道:“我个人,非常讨厌对女子用强的禽兽。这等人,若被我撞上,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婠婠你若想对付这种人,本不必使用手段,大大方方向我求助就是。”

    婠婠到底还不是成年后,哪怕心有惊雷,也不会有半点情绪外露的婠妖女,此时笑容已有些勉强:“常大叔,你说这些做什么?婠儿可是阴后亲传弟子,哪有人敢欺负我?”

    常威眼神平静地看着婠婠:“你现在年纪还小,我可以帮你。等你再大几岁,再对我施些小伎俩,倒霉的就是你了。边不负……我就估且一试,看能不能干掉他吧!”

    话音一落,常威忽然出手,却是一掌拍向婠婠:“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吃点苦头,否则边不负或死或伤,你却毫发无伤,这可说不过去!”

    【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