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互惠互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事还得从给恒聚财除鬼说起。

    那日,叶天见到恒楚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为厉鬼缠身,以至神志不清,只是略施小术,叶天就逼出了那个厉鬼。

    一问之下,叶天有点可怜起这个鬼来。

    倒不是这个鬼有什么了不得的冤屈,而是对方也没什么害人之意,只是生前诸事不顺这才投河自尽,一股怨气不散又死得不是地方这才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这些阴灵之属因为是怨气所化,时间一久必然理智尽失,而恒楚不过是适逢其会,恰好经过河边而已。

    本来,叶天还想把这可怜鬼送入轮回了事,谁知道突然一道血手自天而降,一下子把这小鬼抓入他的脑海中吞吃了事。

    叶天当然知道这些血书在搞鬼,虽然血书吞了这小鬼后光华更作,显然威力更胜从前。

    不过,叶天心中的一个担忧确实被证实了。

    原来,自从他知道这本血书不是什么符咒而是法宝他就开始担心被对方反噬。

    法宝噬主在修行界中可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简直是家常便饭。

    当然,这个反噬也是有轻有重,这和法宝的神通以及主人的修为有关。

    而叶天毫不怀疑他被血书反噬的唯一下场就是尸骨无存。

    只是他的修为不够,也没法祭炼这等法宝,而且也没有合适的法诀。

    万物引气诀虽然也可以勉强祭炼法宝,但是效果太差,时间太久,等他成功掌控这本血书恐怕头发都要白了。

    修道的艰难远远超过了叶天的预期,现在他才知道那些一夜成仙的传奇是多么荒诞无稽,现实中就算你获得什么凌厉绝伦的法宝你也用不了。

    以前的时候血书大概还不成气候,因此叶天还能勉强驾驭,现在随着吞吃的东西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不安分了,叶天无法在坐视不理,只能想办法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用最简单和无用的办法——灵力冲击,几日以来他不断地运行灵力和血书达成联系。

    这样的办法自然是最费劲的,而且作用很小,就算你用灵力和法宝连为一体,等你灵力用尽,那麻烦就大了。

    而且这样,法宝的威能还会被大大降低,实在是最下策,不过,叶天手中没有好的祭用法宝的法门,只好先将就用了。

    反正,他只打算用这诡异非常的血书救出陈蝶,因此也不用考虑太过长远。

    只是事情再次出乎叶天的意料,血书对于他的灵力竟然毫无反应。

    这下子,叶天明白事情彻底麻烦起来。

    传言法宝到了一定程度会有自己的意识,也就是灵性,这就跟妖怪机缘巧合能变成人一样,是可遇不可求的。

    对于有灵性的法宝,无论是明月老人和燃火观都是语之不详,叶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只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

    而最可怕的是,有灵性的法宝虽然不会随便反噬,但是比那更可怕,它会想着夺取主人的身体,要是被法宝的神识侵占了大脑那和尸毒入体也没什么不同。

    因此,几日来,叶天一直在梳理他的神识,果然发现多了一丝暴虐的情绪。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初次走火入魔就那么可怕,差点变成行尸走肉,也明白为什么他杀人时候有种兴奋的感觉,这都是血书在搞鬼。

    一般来说,刚刚摸到修真边缘的修士和一个内力大成的武夫也差不多,就算是走火入魔也不过是身体不能动弹,吐点血而已。

    而那一次,实际上叶天却是差点意识泯灭,成为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怪兽。

    一直以来,他还以为使用血书是没有代价的,现在看来是他天真了。

    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果他不用血书那么注定无法救出陈蝶,如果他用血书越多,那么他意识被夺的可能越大,而且血书越强,这个几率还要增加不少。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就像是站在沼泽边救人,你不用力可能你要救的人就活活被闷死,你要是用力自己也可能搭进去。

    只是,叶天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他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

    在他看来,血书根本不算威胁,因为寒窗苦读数十载的他不相信他的信念那么容易就会被击溃,否则第一次走火入魔他已经被血书夺了意识。

    一心一意救出陈蝶的他反倒是希望血书能够再强些,即使带来的副作用在大一些他也不在乎。

    而事实好像也如他所料,经过几日的潜心苦修,他终于将神识中的那些狂暴的情绪消磨干净了,一下子他觉得脑海中的血书更加地真实了。

    这种离奇的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但是他似乎可以肯定这血书不会再违逆他的意思。

    确定了这点后,他轻松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欢快地想道:“终于告一段落了,我还是尽快熟练道法吧。”

    比起修行的资质,叶天在道法方面的悟性就好多了,几乎很容易地就参悟透了这门道法的玄机。

    一个月后,房间内,叶天正默默端坐着,突然一道剑光闪过,将桌子上的茶杯一下子切为两半。

    而最古怪的是,叶天的手脚根本没有握剑,甚至整个身子都是纹丝不动。

    他喘了一口气,满面笑容地看着碎裂的茶杯说道:“终于成了。力道果然比预想中的大一点,我可以去接任务了。”

    心法的屏障已经成为他的一个心病,他无时无刻都不想解决它。

    现在道法已成,他再不犹豫。

    第二天,他脚步轻快地来到那位二师父那里。

    对方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着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画,叶天没有打扰对方,只是带着赞叹的神情欣赏着。

    这些修士个个都不凡,那一个都是聪明绝顶之人,眼前这位老学究一样的唐姓老人,除了是一名修士外还是一位了不得的书画大师,就连那位整天笑眯眯的辛超都有一手堪称出神入化的琴技。

    这两人不过是燃火观的外门主事人,就有着如此惊人的艺业,更不用说观内那些老妖怪的存在。

    因此,叶天现在可不敢小觑任何一位修士,无论他的修为如何。

    这也是他着急破除修行瓶颈的原因,他所谋甚大,需要的能力也更大,时间又短,若不奋发图强,怎么能成事。

    许久后,老人停下了作画,然后看了一眼耐心等待的叶天,眼中的欣赏意味毫不掩饰,轻声说道:

    “老头子我活的够久了,见得人也够多。以前以为想出人头地就要雷厉风行,处处高人一头,现在才知道是大错特错,咱们这些琢磨长生长寿的唯一不能缺的就是耐心。

    你这个小辈做得不错,要是我家那个小猴子能有你一半的养气功夫,我也心满意足了。”

    听了这话,叶天倒是有点惭愧,要不是十几年的苦读硬生生地改了他的性子,他也没这么能耐得住心气。

    老人沉吟了许久,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最后才拿出一个小瓷瓶道:“看看吧,这是我老头子唯一能拿出手的了。”

    叶天拿起小瓷瓶,打开那个晶莹的小塞子,顿时一股清香在他的耳鼻环绕,久久不去,这似乎是一种檀香,但又更像是一种药材香味。

    一想到“药材香味”,他脑中猛然闪过一道灵光,惊呼出声道:“这是明心丹?”

    老人点了点头道:“叶公子倒是好见识!不像是散修啊!”

    叶天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所谓的散修是指那些无门无派又没有家族可以依靠的修士,叶天拜入燃火观的时候就是已散修的身份进入的。

    当然,要不是他另有奇遇,还真说不出这丹药的名称。

    明心丹,说白了就是中的仙丹,不过级数上差了无数个档次,这丹药效果一般,不过是对初入修行界的人有奇效。

    换言之,这丹药对叶天非常有用,也难怪他惊叫出声了。

    心中抱了一定把这丹药拿到手的想法,叶天很坚定地开口了:“唐师父有什么要我做的,还请开口,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都可以。”

    叶天卡在这个小瓶颈已经很长时间了,因此他对这明心丹可谓是志在必得,话语当中就多了一股决绝之意。

    唐足贤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叶天,然后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说穿了很简单,这位老人因为碍于燃火观的门规不得下山,但是他的孙子唐正烈突然有难,他只得委托叶天出手相救,并且把这算作是叶天的第二个门派任务,奖励就是这枚明心丹。

    叶天听完老人的诉说后,第一句话就是:“甲字旗的老一辈弟子都比我强,您为什么选我?”

    唐足贤有点无奈地说道:“观里的门规你是知道的,没人敢违背,甲子旗的人和我我都是不能随意出手的。

    都说仙人无情无义,可是我老了,已经没什么当仙人的想法了。

    我的儿子没有修道资质也就罢了,这个孙子是我们家族的希望,所以我不能不小心行事,所以我要选最靠谱的人来救出烈儿,姓李的我看不透,只好选你了。”

    叶天微微一愣,再想到其余同门见他时恭谨的神情,这才想到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修行路上遥遥领先很多人了,即使他们从小学道,即使他志不在此。

    有些感叹的叶天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考虑到对方不可能拿着孙儿的安危冒险,叶天觉得此次任务应该是有惊无险,再说那一枚明心丹是他不能拒绝的。

    老头倒是很爽快,顺手将这明心丹递给叶天,笑呵呵地说道:“其实这也不是十分好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这些不会炼制的才当宝贝。我那个孙儿资质尚可,就是脾气不好,还请叶小友多多照顾一下。”

    叶天也明白,单纯帮忙化解灾难值不了这明心丹,对方是想给他的孙儿铺路,他也很识时务地点了点头。

    同时,叶天也有点感叹道:“谁说这些仙人都是冷酷不近人情,这位唐老先生一大把年纪还要给后人铺路,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虽然,唐足贤只是他的二师父,两人并无师徒名分,但是叫他一声小友也算是折节相交了,叶天怎么不能感叹对方的苦心。

    见叶天心领神会了他的好意,老人也很满意,两人就此告别。

    叶天一边向着竹舍赶去赶去,一边想着:“这老人眼光倒是毒辣,论卖人情谁能比心慈手软的我更合适的呢。”

    自从那日,他放过了手下败将李剑华,心慈手软的大名已经在整个烽火堂流传开来。

    当然,也有不少人说他是真正的老谋深算之辈,之所以不杀李剑华是为了讨好李门主。

    不过,像是唐足贤这样的人自然一眼就看透叶天的为人,当然不会为那些流言蜚语所误导。

    唐足贤自知今生仙道无望,因此一门心思要找个人给他的孙子留条后路。

    只是修道人大多不染私情,实在没有好下手的,而相比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山野散修,叶天这个面相虽凶,但是心地慈软又前途无量的记名弟子就显得最合适不过了。

    虽然,嘴上这老人把那枚明心丹说的不算什么,但是两人都知道,在这丹药奇缺的燃火观这明心丹就是宝贝。

    因此,临别时,这老人将丹药交给他的时候,叶天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器量倒是不小。

    虽然,叶天很有把握救出那个唐正烈,到时候明心丹还是他的,但是老人这样一弄,人情就显得更大了,他吃了丹药实力增加,救出他孙子的把握更大。

    这一手实在是漂亮,让叶天不仅不对这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人大生敬佩之情,人老成精这话果然不是假的。

    相比之下,那些说修行人自私自利的传闻就显得很值得琢磨了。

    叶天算是看出来,之所以说这些修士自私自利,不是因为他们真的这样,而是因为他们都太会算计了,因此几乎不会吃亏,看起来倒像是自私自利。

    本来,叶天以为修行只是让人有了不敢想象的力量而已,现在看来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是他想象不到的。

    不过,虽然老人对他一副倾心相交的样子,叶天却没有再犯错误,傻傻地去问对方圣女的事情。

    本来叶天还不知道何泰的身份,现在他知道何泰在燃火观地位非同一般,都能随意出手杀人,而当日连他都不知道陈蝶要做圣女,可见这件事乃是门中机密,因此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现在,叶天知道燃火观门规酷烈,像是问他这种门中机密的一般没有好下场,他可不敢赌这位老人是否真的像表面那样对他实心实意。

    很快,叶天就把这些暂且放到脑后,他现在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那小小的白色的丹丸中。

    这只是极为普通的灵丹,因此服食起来没有那么多讲究,叶天平心静气了一会,然后一口吞下了这枚带着馨香的药丸。

    药丸入口即化,很快一股股暖融融的灵气开始在他内府中生出。

    叶天连忙运起万物引灵的法门驱使着这股灵力运动起来。

    很快,叶天就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只觉天地间一片模糊,他似乎融入了这片天地,浑身上下无不舒畅。

    良久后,叶天深深地吐了口气,感受着体内枯竭的药力,非常地意犹未尽。

    同时,他想道:“难怪这么多人全心全意地修道,修行确实是比凡俗间任何事都来得舒服,美食华宅和它比起来不值一提。”

    感受着体渐渐壮大的灵力,叶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这明心丹的药力相当满意,心中想着要是每天服个十粒八粒就好了。

    不过,叶天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服用第二粒药力就大减,就算是凡人小成的修士一天连服几粒明心丹也会境界不稳,说不定还会修为倒退。

    所以,叶天才会这么看重这枚丹药。

    一是,明心丹药力不大,正好适合他冲击瓶颈;二是,他在这个小瓶颈已经被困了很长时间,用药力冲开对修行影响不大。

    单是第一个小瓶颈就拖了这么长时间,上古功法的修行之难让叶天只感到绝望两个字,还好他没想过去冲击天人之关,不然只会更加绝望。

    不过,解决了这个难关的叶天只感到一身轻松,浑身上下畅美难言。

    刚出门没多久,一个熟人就出现在他面前。

    眼前这个面色狰狞,浑身杀气地大汉不是李剑华是谁。

    虽然,叶天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但是对他这么怒气冲冲地看着他非常不解。

    按理说,叶天对他还算有所恩情,毕竟,广场上的那些累累白骨本该有这个李剑华一份的。

    在叶天不解的目光中,李剑华就大声地开口了:“叶天我知道你上次放我一马。不过,我李剑华可是响当当的汉子,不能让人瞧不起。这样,等会我打败了你,我也不杀你。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