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1533章 剑阁之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几天的时间,又有一队商队从成都辗转而来,因为长时间没有商品销售渠道的川蜀而言,斐潜开出的这个口子简直就像是在水坝之中扒拉出来,哗啦一声就奔涌而出了积蓄多年的需求。

    若是川蜀是一个物产缺乏的地区倒也罢了,问题是川蜀自从秦朝开始,因为都江堰的关系,一直都是鱼米之乡,物产丰盛,铜矿盐矿还有一些什么朱砂矿等等都不缺,原本一直以来都是供应关中三辅的,结果刘焉一来,为了其个人的政治目的,主动掐断了往来关中的道路,结果只能靠走那一条更难走的路,去找胃口更小的荆州销售商品货物。

    随便想想也是知道,荆州那个体格,又怎么能吃得下川蜀原本供给关中地区的货物量?因此就有大批大批的商品货物制作出来囤积着,销售不出去,而现在斐潜提供了一个几乎是来者不限的渠道,又怎么不让川蜀这些人疯狂?

    有向阆中运输的,也就向川蜀成都川中地区运输的,在剑阁左近,但凡是仓库,几乎都是堆满了货物,或是一包包的粮草,或是一批批的绢布,又或是一些长长的方方的木箱子装起来的物件。

    这种长长的,方方的木箱子,都是极重,都要至少四个人才有办法搬得动,而且似乎很贵重的样子,上下车都有兵卒在一旁看着,护卫着,直至有一次装卸的时候有人不小心摔了一个,木箱子掉地上摔裂了,咕噜噜滚出许多用麻布和干草绳捆扎的兵刃和皮甲,才让许多人恍然,原来这些木箱子都装的是兵甲……

    或许是因为贸易利润不错的关系,就连运输这些物品的苦哈哈们的伙食,都比之前的平常时间要好许多,至少汤桶上面多少能见到些油花,而且有时候还能见到白生生的肥肉沫子,虽然黑面饼依旧还是黑面饼,但是能吃多少就给多少,只要能多赶路,商队的掌柜也不会吝啬几篓筐的黑面饼子。

    李恢站在剑阁最大的客栈外面,看着川流不息的往来车辆和苦力,还有些掌柜的模样凑在一处,似乎在交谈沟通着商品的一些信息,笑逐颜开显然很是兴奋。

    “将军……”李恢的护卫见李恢站着不动也有些时间了,不清楚李恢到底是要停下来,还是继续往前走,便有些迟疑说道,“我们现在……”

    “哦,”李恢回过神来,应了一声,“走,我们走!”

    沿着主街,往前大概三百多步,有一条向右的石板路,往里一拐便是剑阁关隘的行政区域了,包括剑阁府衙还有些什么公仓兵器库的,都在这一条路上,因此在拐角处的牌坊下,就有一个伍的兵卒在值守,见了李恢等人前来,便喝了一声:“来者何人?”

    李恢这一次前来,也没有提前打招呼,再说绵竹之处百废待兴,整个城池修复还没有过半,更是没有什么像样子的政治机构,因此李恢一路而来,也自然没有人知晓。

    “益州功曹李,前来拜访张将军。”李恢不咸不淡的说道,掀开了罩在外面的衣袍,露出了绶带的一角。

    在汉代,代表身份的一个就是印,一个就是绶。绶带是系在腰间,不同颜色不同规格的绶带就代表了不同级别的官职,虽然造假不难,但是在汉代除非是胆大包天的,否则一般人真不敢作假,被发现了抄家灭九族可不是说说而已,因此值守的兵卒见到了李恢表明了身份,也就搬开了拒马,让李恢一行拐进了牌坊之内。

    到了剑阁府衙之前,甩鞍下马。

    咳咳,甩鞍下马这个动作呢,若是高头大马,多少还有些潇洒的看头,但是如果是蒙古马还有云滇马,这个么,若是个头高大一些的,说不准脚往下达拉一下就到地了,还甩什么甩啊……

    也不是李恢不想要高大的马匹,关键是没有,川蜀自从被刘焉掐断了供应链之后,这么多年就没有新货,纵然有些库存,又哪里能轮到李恢?

    就像是李恢,虽然带了是有四五十人的护卫,但是实际上连这种矮脚马也只有十匹,其余的都是两条腿,都不能全数配齐,由此可见战马在川蜀之中的缺乏程度了。

    虽然李恢表明了身份,但是依旧不能带着大批人马直接闯剑阁府衙,除非直接动手,但是对于李恢来说,走了这一路,看了这一路,其实心中原本那一点点隐隐约约的东西已经渐渐的成了形状,于是在面对剑阁府衙门口值守兵卒阻拦,不让李恢带更多人手进门的时候,也没有生气,甚至连一些多余的情绪都没有,便让手下都在府衙院外待着,然后就只是领了三四个人进了侧门。

    正常来说,府衙的正门有四扇,两扇较大居中,另外两个较小,在大门的左右两侧。大的两扇门,平常都时不开的,像什么电影电视剧上,什么时间都将四扇门敞开,不管是什么人,平民百姓也可以大刺刺的爱走中间走中间,爱走两边走两边的情况,在封建社会基本不存在的。就像是像李恢这样的身份,突然来访,在剑阁主将没有下令开正门迎接之前,便只能走侧门,也就是大门两侧另外开的小一点的门,不可能直接走中间的,更不用说那些普通一些的官吏或是连官职都没有的平头百姓了。

    李恢在前院等候,作为剑阁的主将张翼,在府衙之内,接到了消息之后也有些意外。

    李恢来了?

    李恢来这里干什么?

    张翼的目光渐冷。

    作为犍为张,张翼的张家在川中实力也不小,别的不说,单单是在川西犍为左近的大大小小十来个庄子,捏吧捏吧就能扯出近万人!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和周边大小势力的各种关系,说一句不夸张的,若是犍为张有些什么动静,整个川西都要动一动。

    “来了多少人?”张翼问道。

    “四十余人……”一旁的心腹护卫回答道,“陪着进来的四个,其余的都在院外……”

    “呦呵,”张翼笑了,拍了一下桌案,说道,“看着这胆色不错啊……得了!走,随某来吧!要是不见一面,岂不是让人小觑了某?”

    双方见了面,倒也没有一开场就唇枪舌剑,相反,倒是礼仪到位,很客气的相互见了礼,分宾主落座。

    “万里云兮戍剑门,乱千山兮直长安。张将军,这剑阁千山,蜿蜒山道,倒也是别有景致啊……”李恢笑呵呵的说道。老子这一路,看到不少风景啊!而且还直通长安!

    张翼咧开嘴,哈哈笑了两声,但是眼眸之中丝毫没有什么笑意,只有寒光一片,“李兄说笑了,南中山林秀美,岂是剑阁能比?”少跟老子瞎咧咧,你姑父在南中也没少干这个事情!

    李恢的姑父是爨习,世代为南中一带地方的豪强,拥有大批部曲。走私这个事情,其实也没有少做,而且在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贸易当中捞够了好处。在历史上,就连诸葛南征云南的时候,也征其为部属,官至领军。在诸葛亮最终平定了南中之乱后,便提拔了爨习、朱提、孟琰为地方官,一直到了到了东晋时期,中原内乱,地方豪强与晋王朝之间,豪强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而孟氏等豪强大姓相继灭亡。爨氏趁势崛起,雄踞南中,统治整个云南以及四川,贵州部分地区长达四百多年。

    李恢大笑。

    张翼也是笑。只不过两个人看似笑得畅快,实际上敌意渐浓。

    李恢从腰带革囊之中摸了摸,然后掏出一枚铜印,丢在了桌案之上,笑着说道:“将军,且看……”

    张翼盯着李恢,片刻之后才伸手取了铜印,翻开一看,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铜印之上也是镌刻着四个大字,“剑阁令印”。

    因为朝廷体系和地方诸侯的政治结构混乱问题,在川蜀之外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许多一个官职许多人同时担任的情况,比如像是什么青州刺史,豫州刺史等等,就算是到了三国后期,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诸葛还是个武乡侯,而武乡则是在魏国之中。

    而对于川蜀而言,这样的事情在此时此刻还基本没有,张翼本身就是是剑阁令,手中自然是有一枚“剑阁令印”,然后突然见到了第二枚,当然大惊失色,连原本端着的架子也一下子就崩塌了。

    张翼“腾”得一下就蹦了起来,手指着李恢,正待说些什么,却见到李恢伸出手掌示意,“张兄,稍安勿躁……堂堂犍为张氏,还惧些许风雨不成?”

    若说单独劝慰张翼一个人,张翼未必肯听,但是听李恢谈及犍为张氏,张翼勉力控制了情绪,紧紧捏着那一枚新的“剑阁令印”,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将“剑阁令印”往桌案上重重一顿,“李兄,有话请讲!”

    “此印,乃刘使君所授……”李恢捋了捋胡须,微微笑着说道。

    张翼翻了翻白眼。废话,李恢拿出来的时候,张翼就猜到了,不过,很快,李恢所讲的话语就吸引了张翼的注意力。

    “某年幼之时,初离南中,至川蜀之地,见楼栋鳞比,街道纵横,商贾云集,繁华无比,宛如至天界一般……”李恢呵呵笑着,“现如今,川蜀之地,又算几何?张兄,以为然否?”

    张翼沉默了片刻,紧握着的“剑阁令印”不由得松了松,说道:“李兄有言,不妨直说。”

    “犍为张氏,时历四代,开创川西基业,着实令人敬佩……”李恢缓缓的说道,“不过,张兄,如今川蜀,不觉得太挤了一些么?”

    张翼紧紧的皱着眉头,琢磨着。

    “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李恢缓缓的哦吟了一句诗经,然后敲了敲桌案,看着张翼,似笑非笑的说道,“无茶无酒,何以兕觥?”

    张翼哑然,片刻之后大笑道:“李兄教训的是!是某落了风度!来人,准备酒宴!”

    吩咐完了下人,张翼看了看手中的铜印,便往李恢之处推了过来,说道:“……刘使君之处……有何吩咐?”

    “一谷一粟,皆不得出关!”李恢笑着说道。

    “嗯?!”张翼眉毛顿时又竖了起来,然后看着李恢,忽然眼珠子转了转,“若是……并非粮草呢?”

    李恢哈哈大笑,“某只问粮草,其余不论!”

    张翼脸色和缓下来,摇了摇头,啧啧有声,低声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最后叹息一声,说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

    自然是可惜粮草这一条赚钱的路子被掐断了。粮草是川蜀囤积最多的商品,征西将军又给了一个相当高的价格,这要是不做粮草了,自然是少了很多的利润。

    当然,其他的物品利润也不低,只不过没有粮草那么高而已。

    只是禁止粮草的话……

    张翼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妥协了。

    犍为张么,自然主要势力就是在犍为左近的,距离川中成都一带富饶的区域还是有些距离,这一次刘备清洗川中倾向于征西将军斐潜的大族大姓,还有剥夺刘璋和庞羲等人名下的一些产业田亩,自然酒空出不少间隙来,自然是引得不少周边大姓的垂涎,犍为张也不例外,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犍为张也不想和刘备翻脸,看在能够伸手到川中去的份上,能妥协的,也就妥协了。

    刘备的意思是只禁止粮草么?

    当然不是!

    原本刘备让李恢前来,原意么,是让李恢和张翼斗一斗,不管李恢是斗赢了还是斗输了,刘备都是不亏。

    李恢若是赢了,作为一个在家族在南中才有些实力的川蜀边缘势力,想要通过剑阁扩张基本是很有难度的,刘备自然不用太担心李恢会成为张翼第二;若是李恢输了,也没有关系,一方面在争斗当中自然就耽搁了剑阁这一条线路运作,另外一方面也等于是给刘备争取了一定的时间,同时又提供出一个良好的借口,只要腾出手来,甚至可以和荆州刘琦联手,直接对付犍为张氏。

    不过,显然李恢有自己的打算。反正他跟刘备的保证,也是说不让一谷一粟出剑阁关,至于其他的物品么,李恢保证了么?

    或者说,从李恢涉足纷乱的川蜀政坛开始,就有李恢自己的计划,什么庞羲,什么刘备,甚至眼前的张翼,也不过是李恢的一个又一个的阶梯而已。

    “何必可惜?”李恢微笑着,敲着桌案,粮草的利润确实是太高了,令人见了都想分一杯羹,“使君有令,粮草不过剑阁……可有言不过阴平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