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147章 王府家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那三公子的事情计缘可不用理会,交给尹夫子自己应对吧。

    计缘自顾走开几步,对着老龙前来的身影拱手相迎却没有说话。

    老龙走近了之后再次冲着计缘还了一礼,后者则伸手一引,双方很有默契的走到街边一角,视线则转向文曲街上尹兆先那个被簇拥的摊位。

    “计先生可是要等到春闱之后才会离开京畿府啊?”

    和乡试桂榜一样,在大贞,春闱也代指京城科举,原本只对应会试,如今则指代殿试等最终结果。

    计缘看看已经接近尹兆先摊位的那个“三公子”,也没有利用权势驱赶人群,而是饶有兴趣的站旁边看尹夫子写字。

    听到老龙的问题,计缘指着那“三公子”答非所问的反问一句。

    “应老先生可知那位新到的男子是何人啊?”

    老龙顺着计缘的指向看看,见那人有些气派,边上更是在各个方位站着几名气血旺盛的凡人武者,再细一观气,能见到那人身上气色升腾,有一抹紫色隐藏其中。

    “看起来似乎是某个皇亲国戚?”

    “不错,此人出游喜自号‘三公子’,实则就是‘晋王’,乃当今大贞皇帝第三子。”

    “哦,大贞皇帝的三儿子。”

    老龙对此兴趣缺缺,哪怕通天江紧挨京畿府,大贞王朝的兴衰在他眼中也没什么意义,相比之下,反而是尹兆先更受老龙待见。

    计缘看看老龙道:

    “大贞虽多立嫡长为太子,但当今皇帝还年富力强且独有个性,迟迟不立太子,对于年龄较大的长子更是觉得碍眼。”

    老龙稍微来了点兴趣。

    “计先生认为,这个晋王可能会是将来的太子甚至下一任大贞皇帝?”

    “呵呵,只能说有这种可能,但其人锋芒太露,大争之中危机四伏啊。”

    老龙皱着眉头看看自己这好友,倒不是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而是觉得有时候他还真有点看不透计缘,似乎对什么都感兴趣,又似乎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

    “计先生,今日是大年三十年关之尾,对凡人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日子,对我等而言也算有特殊意味,不如就随老朽回那水府一叙如何?当然,也可将尹兆先带上,这书生还是不错的。”

    计缘看到老龙一脸认真的样子,赶忙遥遥头。

    “儒生志在社稷,还是不要让尹夫子过多接触凡尘之外的事物为好,况且计某对此间事也有些兴趣,这晋王不准备参加皇宫团圆宴,来此找尹兆先为何?哦是了,这皇帝不喜欢办宫廷晚宴…”

    说到这计缘也对老龙邀请一番。

    “回水府吃吃喝喝未免无趣,不如应老先生今日就同计某一同观游一下人间节庆如何?尤其是这皇城气相,在新年交替之际想必有些可看之处。”

    老龙一听也是露出笑容,做什么事得看和什么人一起,以往他对这些自然没感觉,但计缘既然有意,他就也起了点兴趣。

    “既然计先生由此雅兴,老朽陪同便是。”

    既如此,计缘也不打算在尹兆先面前现身了,微笑着伸手一引,同老龙一起靠近尹兆先摊位,只是两人的身形却逐渐虚化,在常人眼中已然被忽略过去。

    这一会,就连文曲街上其他的书生也有不少围在尹兆先摊位上看的。

    尹兆先也确实才情卓绝,所写春联诗词不但书法出众,而且都对仗工整寓意也好,和其他书生明显拉开了档次,一边的史玉生倒成了专门帮收铜钱的人了。

    只是写得多了难免手酸了,这会尹兆先已经揉了好几次手腕了,所幸围观之人虽然还多,但真正买字的人已经不多了。

    “冰消雪花江山又呈五光十色,冬去春来神州再现百态千姿。”

    “写得真好啊!”“是啊,听说这人是稽州解元,叫尹兆先!”

    “是吗,怪不得!”

    ……

    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尹兆先才在这边摆摊两天,就开始为人熟知了,尤其今天人气爆棚。

    等到写完这一副联子,暂时无人上前求字,那在边上看了好一会的“三公子”这才开口说话。

    “尹解元,可还记得我啊?”

    说话间,边上的仆人已经悄悄隔开人群,将围观的书生等人往外驱赶了,旁人一看这架势也不敢多说什么。

    “怎么赶人啊…”“就是,我还想买字呢!”

    “嘘…别说了。”“走了走了…惹不起的…”

    ……

    尹兆先转头望向晋王,愣了一下,他当然认识这人,但不知道名字,只能说一句。

    “记得。”

    “哈哈,记得就好,你那《群鸟论》和《谓知义》我都看完了,写得很是精彩啊,此前家师来我府上时也瞥见《群鸟论》,翻阅之下亦觉得甚是有趣,今日家中举办宴席,想到尹解元离家数千里定是寂寞的,希望尹解元赏脸随我赴宴如何?”

    “尹某……”

    尹兆先看看周围这架势,似乎也不敢说个“不”字。

    “恭敬不如从命!”

    说话的时候尹兆先四处找寻史玉生,最后发现对方也被这“三公子”的仆人赶到了一边,并无通融的打算。

    “那现在就走吧,你的摊位就让那个史姓书生帮你收拾好了。”

    晋王直接替两人做了决定,然后转身离开,尹兆先无法,也只好放下笔,向史玉生告罪一声后随着两个护卫一起离开。

    史玉生则越想越不对,这不是绑人嘛?

    咬咬牙拜托旁人看顾下摊位,随后快步跑开准备去报官。

    。。。

    尹兆先从没想过所谓团圆宴居然在王府,更没想过这位“三公子”居然是晋王。

    如今的大贞皇帝有个奇怪的习惯,喜欢中午在宫中办一场团圆宴,晚上则宫中无事,有时候会带着嫔妃四处往亲近的儿子家里头串门,认为宫中殿高园深少亲情,不如几个儿子的王府有意思。

    今年皇帝去了吴王府,晋王则自己在家中举办规模不大的宴席,与会者没什么王公大臣,全是亲信。

    王府的富丽堂皇还是让尹兆先有些目不暇接的,他也想不通自己不过一个小小的稽州解元,何德何能可以参加这种聚会。

    倒是和老龙一起跟来的计缘有过一丝想法。

    一路在下人们“王爷好!”“王爷好!”的问候声中进来,尹兆先和刘姥姥入大观园一样,也不敢说话就是跟着。

    “这位想必就是尹解元吧!”

    一声高呼从王府内传来,吓了尹兆先一跳,晋王则已经先行朝来人拱手。

    “老师!这就是尹兆先尹解元,稽州这一代的文学魁首。”

    “不敢当不敢当!”

    尹兆先听这夸奖汗都来了。

    “尹解元,这位是我的老师,乃皇子少师李目书!”

    一名老者儒衫老者已经到了近处,晋王也向着尹兆先介绍,后者赶忙行礼。

    “见过李公!”

    “哈哈哈,不必客套,李某已拜读《群鸟论》和《谓知义》,尹解元之才令李某钦佩啊!当时我就对晋王说,此等大才必须抓在手中,否则可被别人抢了先了。”

    这话听得尹兆先又是一阵背部发热,皇子派系可不是开玩笑的,可现在骑虎难下啊。

    “李公过誉了,过誉了!”

    晋王见自己老师和尹兆先聊上了,就又要离去,惯例要象征性的在傍晚前入宫请一请自己父王。

    “老师和尹解元多聊聊,我先去一趟宫中。”

    “王爷自去便是,尹解元交由老夫代为招待,定跑不了的!哈哈哈哈……”

    晋王也笑着离去,尹兆先则尴尬的赔笑。

    “呵呵呵,尹解元不必紧张,今日乃是晋王家宴,并无什么朝廷大员,晋王也是欣赏解元之才,方请你前来,一会就坐李某身旁好了!”

    “多谢李公,实不相瞒尹某可是背都湿汗了。”

    尹兆先这诚恳又有趣的回答,也逗乐了李目书。

    “哈哈哈…请吧,我们先去偏厅聊聊《群鸟论》。”

    “李公先请!”

    事已至此,尹兆先也只好看开些了。

    计缘和老龙就站在晋王府,从头到尾看着尹兆先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却并未现身解救,老龙也是笑道。

    “这尹夫子倒是个颇受欢迎啊,浩然正气在这种客套场合可不太管用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