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451、“破产”周记之修罗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罗璇的这种行为,其实让陈汉升很有压力,大概也是上辈子分手的最大原因。

    她给的爱太窒息了,还带有一种强迫性,以陈汉升的性格肯定不乐意接受。

    不过呢,这1万块的饭卡已经充了,陈汉升也不可能去食堂闹着退钱,只好以后打饭时遮住余额了。

    经过一上午的酝酿,整个财大已经全部知道陈汉升“破产”的消息了,不过同班同学和室友的表现还是很温暖的,学生会的朋友也比较关心。

    总之,陈汉升还没发现刻意的针对,这让那颗准备打脸的闷骚内心有些失望。

    这届反派,战斗力似乎不太行啊!

    其实这是时间太短了,某些“反派”还在接受这个事实,或者说循序渐进的在试探,比如在bbs上进行冷嘲热讽。

    至于普通学生,并不是太关心这件事。

    他们继续上课、恋爱、考证,仅仅觉得“噢,陈汉升破产了啊,以后我和同学说起校园八卦又多了一件”,这样一种单纯的朴素思想。

    陈汉升的电话依然没停过,苏东省不少大学生总代理已经准备来看看这位曾经的老板了。

    毕竟他胸怀宽广,不计较下属的背叛,还给予包容;破产了卖车筹集遣散费,仗义疏财,人品和道德实在是一等一的君子。

    下午,关于陈汉升“破产”的消息开始在建邺的高校圈子里传递,不过也正如陆恭超副校长之前预料的那样,年轻人注意力转移很快的,尤其和陈汉升根本不熟悉的大学生。

    刚或许开始会觉得惊讶:“这么快就破产啦,真是没想到。”

    有些柠檬精要讽刺一句:“早看他不顺眼了,活该!”

    其实他们和陈汉升并不认识,彼此也无仇无怨,不过口吐芬芳爽就完事了。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金洋明特意说起一个笑话。

    “陈哥,我刚才在学校bbs上看到一个帖子。”

    小金也是好意,他想逗着陈汉升开心开心:“有个同学说中午在食堂看到一个学校的名人,他饭卡余额居然有1万多,不知道打卡器坏了还是故意冲这么多。”

    “是吧。”

    陈汉升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不懂这名人到底是谁,说不定是学生会主席姜宇轩呢。”

    不过同时,他也想起白天沈幼楚给自己的提醒,最近不要登录学校的bbs论坛。

    “最近bbs上有什么新鲜事?”陈汉升问道。

    “噢,没有。”

    金洋明愣了一下,他直接关掉网页说道:“无非还是那些声讨那些各个院系渣男的帖子,什么会计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出轨劈腿啊,金融学院某个唱歌很好听的男生脚踏两只船啊,总之无聊的很。”

    陈汉升点点头,他不信bbs上没人讨论自己“破产”的新闻,小金同学不想多说啊。

    金洋明看到陈汉升还盯着显示器,他直接关掉了电脑转移话题:“四哥,咱们叫人打牌吧。”

    “你们玩,我看着。”

    陈汉升举了举手机:“信息有点多,一直有人打过来。”

    话音刚落,手机马上响了起来,高中同学谢婉秋的。

    谢婉秋在苏东经贸学院,同样隶属江陵大学城的高校,她的父母和陈汉升父母同样是认识的,其实两人上高中时交流很少,彼此都不是一个圈子的。

    这种情况很常见,有些高中时几乎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上了大学以后反而能够聊到一起。

    “陈汉升,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你做生意亏本了?”

    谢婉秋在电话里问道。

    “嗯,消息已经传到经贸啦?”

    陈汉升承认了,心想速度还是蛮快的。

    “怎么回事呀,你需要帮忙不?”

    谢婉秋没说两句,干脆换成了港城方言安慰:“做生意有赔有赚,你已经很厉害了,还记得上次你来经贸学院演讲,我和同学说这是我高中同学,他们可羡慕了。”

    “不好意思,让你丢掉这份羡慕了。”

    陈汉升笑着答道。

    “哎,别贫了,明天我拉上小萌去你们学校看看,最近有个男生一直追我,还想请你们把把关呢。”

    谢婉秋挂了电话,心里转念一想,陈汉升做生意亏本,小鱼儿肯定早就知道了,我也得打电话关心一下小鱼儿的情绪呀。

    “喂,婉秋。”

    萧容鱼接通手机后,语气有些慵懒,似乎刚睡醒的样子。

    谢婉秋愣了愣,自家男朋友生意都亏没了,小鱼儿还能睡得着,心也太大了吧。

    “小鱼儿,你在做什么?”谢婉秋问道。

    “我刚刚看书看睡着了。”

    萧容鱼说话果然带着鼻音,闷闷的有些可爱。

    “你还能看的进书?”

    谢婉秋忍不住提高音量。

    “怎么了?”

    萧容鱼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时间才发现已经超过9点了,赶紧说道:“婉秋还有事情不,我都是9点给小陈打电话的,今天已经超时了。”

    谢婉秋那边安静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陈汉升昨天和你通话了吗,你们说了什么?”

    “就是很普通的情侣短句啊,在干嘛、吃了吗、想我没、多喝水这些的。”

    萧容鱼有些奇怪的说道,不过她很聪明,很快察觉出哪里不对劲了,因为谢婉秋以前很少主动提起陈汉升的。

    “小陈,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萧容鱼慢慢的清醒过来:“这两天很多知识点要恶补,除了上课我都在教授家里,没怎么关注外面的情况。”

    “那个,小鱼儿······”

    谢婉秋突然反应过来了:“我可能打了一个错误的电话,陈汉升大概想让你安心学习,就没有告诉你,没想到我多了一句嘴······”

    “你别吓我,婉秋,小陈到底怎么了?”

    萧容鱼说话的声音开始发颤,听筒里还有“哗啦”一声响,似乎是萧容鱼突然站起来,凳子倒在地上的声音。

    “陈汉升,他生意好像破产了,不过你别担心,他情绪稳定还能开玩笑呢······嘟嘟嘟。”

    话都没说完,萧容鱼那边就挂了,听着急促的忙音,谢婉秋突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

    ······

    “叮铃铃。”

    陈汉升正在看室友打牌,手机再次响起来。

    陈汉升瞄了一眼,接通后说道:“今天这个电话有点迟啊,都快10点了,孙教授今天给你什么任务了?”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回复。

    “喂,小鱼儿你在不?”

    陈汉升再次问道。

    依然无人吱声。

    “喂,喂······”

    陈汉升连续叫了好几遍,对面的萧容鱼就是不说话,不过陈汉升隐隐约约能听到有压抑着情感的哭声。

    “哎,你怎么哭了?”

    陈汉升走到阳台,不让室友打牌的声音吵到。

    萧容鱼依然不回答,只是原来的哽咽逐渐变成很明显的啜泣,一抽一抽的连话都说不出,特别让人心疼。

    这要是萧宏伟知道了,估计能直接毙了陈汉升。

    “小,小陈······我,我是你女朋友吗?”

    就这样哭了半天,萧容鱼终于说话了,混合着断断续续的哭声,还有边诗诗在旁边安慰的声音。

    “是啊,你当然是我女朋友啊了。”

    陈汉升脱口而出。

    这个时候他是不会推三阻四的,免得再次刺激萧容鱼,反而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安抚:“我们是一个地方的,父母又是朋友,我和你开过房,去过酒店,还在一起睡过,朋友和下属都知道你在我生命里的意义,高中喜欢了你六······”

    陈汉升咳嗽一声:“六年的一半,那也是三年了,我怎么不是你男朋友了?”

    “那你为什么破产了都不告诉我!”

    萧容鱼大声质问道:“梓博知道就算了,就连小萌也比我先知道,我在你心里到底什么身份,我真的好难过,呜呜呜······”

    “你最近比较忙嘛,我不想耽误你学习,其实只是生意失败,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陈汉升努力的安慰。

    “学习有你重要吗?”

    萧容鱼擦了擦眼泪:“明天周六,我要去财大找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