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910章 绝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千岁洋洋得意:“多亏我用出福生子,不然你现在焦头烂额。还不快点谢我?”

    少年叹了口气。想起千岁身上的福生子,他只觉芒针在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她背了三天的福生子,后头还不知道噩运要怎么反噬呢。

    只是这种事儿愁在前头也是无用,当下最要紧是尽快找到弥留之境。

    听燕三郎描述,白苓浑身寒毛直竖,喃喃道:“我们为什么被传到这里?就为了打鬼吗?”这地方除了恶形恶状的怪物,什么也没有啊。

    燕三郎摇头:“说反了。”

    “让鬼打……我们?”

    “这就省去了幕后人自己动手。”燕三郎低声道,“如果桃源真有‘守护者’,他对外来客可不怎么友好。”

    眼看海神使等人战得如火如荼,两人悄悄后退。

    白苓只觉,过去十七年见过的怪事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这两天:“现在去哪?”

    “找到出去的路。”燕三郎往后一指,“趁着海神使给我们争取时间。”

    在这里再多逗留,只会增加路遇恶鬼的危险。当然,燕三郎极不愿与迷藏幽魂共困于一个狭小天地。

    结果两人潜行数里,见到的都是数不胜数的坟冢和游荡的鬼怪。尽管有隐魂香护体,他们也要极尽小心,才能避开这些对魂魄格外敏锐的怪物。

    饿鬼道里,到底逃出多少怪物?

    两人边躲边找,也不知走了多久。这片荒野似乎无远弗届,始终没个尽头。

    路过一片林地,燕三郎忽然一把抓着白苓的肩膀,躲去大树后面。

    他的动作绝不温柔。

    她还未反应过来,就见一道蓝光从林子外头飞过,似在逡巡。

    燕三郎冲她比了个噤声屏气的手势,她赶紧照办。

    很快,蓝色光点就飞走了。

    白苓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他们也在寻找出路?”

    “对。”要是狭路相逢,可就有麻烦了。在这种绝地里,他不想和海神使决一死战。

    千岁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忽然道:“幕后人把我们传进这里,说不定想让我们和海神使互殴至死呢,他好省点手脚。”

    燕三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白苓忽然伸手往斜上方指去,声音都哑了:“那,那里是不是……”

    她指着对山上一个斜坡,半坡有座矮木屋。

    屋子好眼熟。

    “是。”燕三郎的心也沉了下去,“就是我们方才走出的木屋。”

    “我们走了回头路?”

    少年摇了摇头。

    不是回头路,而是绕圈路。他们走了这么久,其实一直都在本片区域绕圈子,从未远离。

    白苓咬着唇道:“这是不是鬼打墙?”

    “或许。”燕三郎并没有否定她的猜想。无论幕后人用出什么手法办到这一点,都算得上极其高明了。

    就连千岁,都被他蒙过去了,一直没有察觉到这种异常。

    他低低问了一声:“是阵法么?”

    “不像。”千岁的回答很肯定。

    这是经验之谈。虽然她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但能估个十之七八。

    “再找找吧。”

    这一找,又是几个时辰。

    白苓把随身携带的清水都喝光了,心焦更致口干舌燥。

    燕三郎见她红唇焦裂,默默取了一袋清水给她。

    “谢谢。”

    他们甚至在山林和谷地边缘找到零星残骸和朽烂的衣物。虽然白骨不全,但燕三郎轻易就能认出,这些都为人类所有。

    这里曾有外人进入。可惜,没能走出去。

    后来,白苓在休息时甚至拣到一块颅骨。

    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后,她一把将它甩飞老远,又拿清水洗手:“这些、这些都曾是活人吧?”

    那一瞬间,她忍住了尖叫。

    “嗯。”燕三郎已经看清骨头上有啃噬过的痕迹,“这些人恐怕也是被传送到这里,又被恶鬼吃掉。”

    “就、就和我们一样。”白苓小脸煞白,“我们走不出去,也是这个下场吧!”

    “对。”燕三郎的回答很实在。

    白苓眼眶都红了:“我们怎么办!”

    “在饿死渴死之前,找到出去的办法。”还有完成木铃铛任务的办法。此时燕三郎冷静依旧,“人为制造的阵法或者秘境,都不是死地。仔细搜寻,必然有办法可以逃出。”上天有好生之德,没有生门的阵法或者秘境,本身就不能存在。

    结果他们又绕了一圈,再度回到破木屋,中途还小心避开蓝色光点三次。

    幸好有千岁提醒,否则燕三郎都不一定能及时发现。

    蓝光的飞行速度很快。看来,海神使等人也开始急躁了。

    他们又一次观察地缝,恰好发现海神使吞掉了那只五子母鬼——附近的鬼物都被吸引过去。如今海神使的对手也越发强大了,不再是先前的炮灰级别。

    或许被他们震慑,饿鬼不再前仆后继,而改作了围多攻少,上去较劲的都是更加凶狠的鬼物了。

    这个古怪的绝地,快要集齐鬼物大全了。

    白苓看得乍舌:“这些东西也会害怕吗?”

    “欺弱畏强,这是本能。”任何生灵都不例外。燕三郎眉头紧锁,“我留了记号,本不该再绕回来才是。”

    “这是幻境。”千岁观察多时,终于开口,“幕后人是此道大拿,连我都寻不到破绽。该死,我们得赶紧出去!”她心底是不服气的,就算业务比不上这人,可现在她有福生子在手,运道也该盖过它才是。为什么他们到现在都寻不到出口?

    福生子的效用,不就是让使用者顺风顺水吗?

    燕三郎抬头。月儿已经西沉,再有两个时辰就该天亮了。

    白苓拭净椅子上的灰,慢慢坐了下来,目光转作黯淡:“我不想死在这里。”逃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他们已经转了好几个来回,这里就是个死地!

    水囊本就不大,现在只剩半袋了。她都没勇气去问燕三郎还有没有水。

    若她没记错,这鬼地方还没有水源,一滴水都找不到。

    燕三身上的隐魂香数量也不可能无限,等都烧完了,这些饿鬼就会像对待海神使那般蜂拥而至。哪怕是异士,又能坚持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