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3663章 来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要跟世子说话,你不配,你走开。”诸葛惠冷冷道,视线根本就不屑去看小桃红。

    小桃红捂着嘴咯咯笑了,“惠姨娘,若是世子愿意见你,还用得着让你在这冰天雪地里跪一个晚上么?”

    听到这话,诸葛惠身体震了下。

    小桃红接着道:“先前世子说的话,你只要不聋,就该听到了吧?”

    “你娘家的事,世子不会管的,你识相点的就赶紧回你那院子里去好好反省下吧,现在世子要跟我风流快活了,你在这里,真的好碍眼!”

    撂下这话,小桃红站起身来,得意的瞟了诸葛惠一眼,转身欲走。

    却被诸葛惠一把拽住了小桃红的衣裳袖子。

    小桃红扭头,“干嘛?”

    诸葛惠强忍着内心的厌恶,压低声道:“你帮我跟世子那里说几句好话,让他给我一次当面说话的机会,事成后,我给你五十两银子!”

    小桃红挑眉,“五十两?你打发叫花子呢?”

    诸葛惠咬咬牙,“一百五十两!”

    小桃红把诸葛惠的手指拍开,款款转过身来,她俯下身贴着诸葛惠的耳朵道:“我是不会帮你说好话的,你那个破娘家人就算死了也是自找的。”

    “你倒下去了,世子宠我,我还缺那一百五十两银子么?蠢妇!”

    说完这话,小桃红得意一笑,起身正要走,身后的诸葛惠突然发狠,一把将小桃红推倒在地,然后朝前面的屋门冲了过去。

    “哎呀,世子救命呀……”

    小桃红摔倒在地,惊呼起来。

    屋门开了,安乐侯世子冲到门口:“宝贝儿怎么了?”

    却见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自己面前,是诸葛惠。

    而小桃红则摔倒在地,美人捂着波涛起伏的胸口,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顿时就揪住了他的心。

    “世子爷,奴家方才照着您说的来传达给惠姨娘,可是惠姨娘不仅不听,还把奴家推倒在地,想要强闯屋子,奴家无能,没能拦住惠姨娘……”

    听到小桃红这话,安乐侯世子心头火起。

    他愤怒的瞪着面前这跪了一晚上,头发被寒风吹乱了,脸也被吹白了,眼圈因为哭多了而略有浮肿,尤其是此刻跪在地上这副狼狈还带着疯狂的样子,突然感觉好丑好丑。

    而这个丑女人竟然还开口了:“世子爷,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奴家的娘家吧,”

    “我娘家老娘都五十出头的年纪了,还锒铛入狱,我弟弟前段时日被五城兵马司的人阴了一把,风寒还没痊愈呢,这又抓进大牢去了,”

    “世子爷,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们吧,他们身娇体弱,真的受不住那牢狱之灾啊!”

    诸葛惠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抱住世子的腿,哭得眼泪鼻涕全都抹到了世子的衣服上。

    世子满脸的嫌恶,他俯视着面前这个哭得越发丑陋,生了两个孩子,眼角还有几根细纹的女人:“利害关系,先前小桃红应该都已跟你说得很清楚吧?”

    “本世子现在就给你一句话,我是绝对不会去沾那浑水的,即便你在这门口跪到死,也没用。”

    “你若是自个想去找人找关系,那可以,我这就给你一封休书,你的所作所为跟我们安乐侯没有半点干系!”

    “你自己想清楚!”

    说完这话,世子抬腿一把就将诸葛惠给踹到了台阶底下。

    然后自己则快步过去将小桃红扶了起来,宝贝心肝的叫着。

    “世子爷,奴家被惠姨娘吓到了,这会子双腿都还发颤呢,走不动路了哦……”小桃红娇滴滴道,靠在世子怀里,柔弱得让人心疼。

    “那本世子抱你回屋,再好好疼!”世子嘿嘿笑着,俯身一把抱起小桃红进了屋子。

    “世子,留步啊!”

    诸葛惠哭着再次扑了过来,抱住世子的腿苦苦央求。

    世子皱眉:“来人!”

    瞬间,院子里出现好几个家丁。

    “把惠姨娘送回后院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她再来前院!”世子厉声吩咐道。

    几个家丁一拥而上,将还在哭喊的诸葛惠拉走了。

    这边,小桃红轻拍着波涛起伏的胸口,对世子道:“惠姨娘撒起泼来,真的好吓人哦,奴家的小心肝呀,到现在还在砰砰乱跳呢!”

    世子色眯眯的目光扫向小桃红的胸口,俯身咬着小桃红的耳垂,也不知道说了句啥。

    小桃红咯咯咯的笑起来,边笑边用小拳头轻轻捶着他的肩膀,直嗔“你好坏你好坏哟……”

    ……

    隔天一大早,世子还跟小桃红缠绵在暖呼呼的被窝里。

    外面有家丁进来禀报,“世子爷,惠姨娘又来了,这趟不仅是自个,还带着大公子,乳娘抱着小公子,四个人都跪在风口里,两个公子冻得都哭了,小的怎么劝,都劝不回去啊……”

    “什么?”

    世子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气得指着外面大声咆哮:“你说那个贱人竟然还敢带着老子的两个儿子过来打苦情牌?”

    身后,小桃红拥着被子,轻叹着气道:“这哪里是打苦情牌,简直就是要挟,知道咱世子爷心疼两位小公子,她便拿小公子们做筏子呢,哎,这大冷的天,小孩子遭罪了……”

    “这个疯婆娘!”世子骂骂咧咧着下了床,抓起一旁的衣裳胡乱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还在骂。

    “老子最烦被人威胁,这个蠢妇,若是把我两个儿子折腾病了,老子非得要了她的命!”

    说罢,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屋子,直奔院外而去,很快,院子外面就传来了他的喝骂声,以及诸葛惠的哭声和含糊不清的诉求声。

    屋子里,小桃红得意的翘起了唇角。

    ……

    “晴儿,看啥呢?笑得嘴巴都歪了。”

    骆风棠从外面进来,便见杨若晴盘膝坐在床上,腿边放着一只针线簸箩,手里却在看一张巴掌大的纸条,边看边笑。

    见他回来,杨若晴把纸条递给他:“自个看,保证你也会笑的,我先去给你泡茶暖手。”

    趁着骆风棠看纸条的当口,她起身下床给骆风棠泡了一碗热茶端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