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237章动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燕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救已经有两辆马车候着了。

    两个马车外观上都差不多。

    燕欣今天是一身的盛装,简直都要把天边刚升起的一轮新日给活生生的比下去了。

    相比下她就像走个亲戚就换了件干净整齐的衣裳一样。

    一点都不出彩。

    燕雅今天也是穿金戴银,像是别人不知道她爹是侯爷,多有钱一样。

    她看了一眼寒酸的燕颖嫌弃的说:“都说你的舞衣裁的举世无双,但是你看看你这单薄的身体,能撑的起吗?就知道哗众取宠。”

    “大小姐,我看二小姐就是烂泥扶不上墙,都火烧眉毛了,她还惦记着睡觉。”绿箩满脸的嫌弃。

    这个二小姐除了出生比她高一点,还有什么能比她强。

    她的鄙视之意都要溢满花园。

    燕欣停住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望月居”:“绿箩你找个可靠的人盯着望月居,我怕二妹妹伤心欲绝。”

    她觉得燕颖总是出其不意,想来这次应该也是有备无患的。

    “大小姐我看你就是多此一举,我瞧她一点世家女的觉悟都没有。”绿箩不以为然的说道。

    如果真的上心,这会不是应该急的团团转,明儿就要参加比赛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要不是长公主指名道姓,夫人又怎么会让她去参加那样的场面呢。

    那可是相看世家公子多好的机会。

    绿箩忍不住浮想联翩。

    燕欣抬头看了眼皎洁的月亮,冷着脸道:“一点事情都指挥不住你了?”

    绿箩见自家小姐真真生气了忙应承道:“奴婢这就去。”

    看着绿箩急急的走了。

    燕欣抬手折了桂花树上一支银桂,树枝断裂的声音在黑夜里分外的突兀。

    燕颖刚躺下的时候,南宫寒伸手一下把瘦瘦小小的燕颖揉进怀里。

    “听说齐朋给你送礼物了?”语气里满满都是问责。

    “嗯,珍贵的复瓣花。我很喜欢。”燕颖闭着眼睛哼哼道。

    南宫寒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燕颖有些吃痛依旧默不作声。

    “你倒是翅膀硬了?外男的东西都赞不绝口了?”

    燕颖用力挣脱了南宫寒的怀抱:“外男的东西?外男的什么东西?”

    燕颖说着在床上坐了起来,窗外洁白的月光洒在她乌黑的秀发上。

    居然有南宫寒有着隐隐的心动。

    他忍不住放低语气说道:“齐家水深着,不是你能肖想的。”

    燕颖抬起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眼睛乌黑亮丽,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无可自拔。

    “难道南宫家就是我能肖想的吗?”燕颖说完这话,嘴角露出丝丝的得意。

    “我和他们不一样。”南宫寒忍不住解释着。

    燕颖白了一眼,没有接话。

    “明天比赛你糊弄一下就好,不要逞能,你只是个平淡无奇的女人不是她一样才情绝艳。”南宫寒拉住燕颖的手,语气有些急促。

    燕颖抽回自己的手说道:“我是她的女儿。”身为人女,燕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那个女人查清楚死因。

    “那不是你能涉及的。”南宫寒有些恼羞成怒。

    “我觉得齐朋和我情投意合。”燕颖说着一头躺在床上。

    “你…”南宫寒郁结。

    “你还想不想多活几年?”

    燕颖眼皮都没抬一下:“人终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如果碌碌无为,有些人活着早已死去。”

    燕颖翻个身补充了一句:“如同我娘亲虽然死了,但是依旧活着,能左右那么多人,包括你,大名鼎鼎的寒王。”

    “你真是不怕死。”南宫寒在她鲜艳的小嘴上吧唧了一口。

    燕颖一动不动的:“怕死,死的滋味很让人恐惧。”

    她想起自己从天台往下坠的情景。

    “可你知道你在自寻死路吗?只要你答应我,明天平平无奇,等你及笈娶你。”南宫寒泄气的说道。

    “当妾?”燕颖笑道。

    “我南宫寒的妾也比旁人的当家主母要尊贵一些。”“那不还是妾,我是缺吃少穿要眼巴巴的去给你当妾?”燕颖觉得好笑。

    她又不是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她凭啥给人当妾啊。

    一个人不好玩吗?

    是银子不好花,还是山河不好看?她没有那么想不通。

    南宫寒想不到燕颖这么不屑一顾:“那就正妃娶你。”

    南宫寒其实就没想过要多少个女人。

    女人多了麻烦事多,从小他就看他英明神武的父皇为了一后宫的女人焦头烂额。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她母飞也不会毁到如此。

    “正妃啊,那我考虑考虑。王爷会上交财产吗?”

    “嗯……上交,本王本来就不擅于经营。”南宫寒闷声说道。

    “王爷会宠妾灭妻吗?”

    南宫寒伸手替她拉了下薄被:“没有妾。”

    “那我考虑考虑。”燕颖翻过身睡觉。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她才不会轻易上当受骗呢。

    看着燕颖无动于衷的样子,南宫寒握紧的拳头又放下:“记住本王的话。”

    说着南宫寒就消失了。

    对于南宫寒的神出鬼没,燕颖已经习以为常了,呼吸匀称,继续睡觉。

    迷迷糊糊的燕颖听到紫月的声音:“小姐该起来了。”

    “还早呢,我再睡一会。”燕颖说完抱着被子翻过身又睡着了。

    刚她偷偷睁眼,外面天还没亮呢,屋里烛光摇曳生姿。

    不能起的比鸡早,燕颖是有原则的人。

    “小姐,今天是选举大会啊,大家都早早去抽签了,你还是抓紧一些。

    要是长公主知道你睡懒觉,驳她的面子,你可要知道后果啊。

    别说你两个店铺没了,你的小命都没有了,小命没有了,我存着的银子以后可要给谁花啊?”

    紫月话还没有说完,再低头一看,床已经空了,燕颖已经自己在洗脸了。

    “紫月说的对,挣来的银子不能便宜旁人。”

    紫月已经习惯自家小姐的神出鬼没了,尤其看了章嬷嬷给的什么秘籍后,似乎身子更轻盈了。

    有时候紫月屏住呼吸都听不到自家小姐走路的声音。

    自家小姐已经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为了安全起见,燕颖和章嬷嬷兵分两路,章嬷嬷抱着她装吉他的布包从后门走,双手准备,两手都要硬。

    燕颖想当然道。

    看着章嬷嬷从后门低调的走了,燕颖自己则高调的优哉游哉的从前门去羽翼坊取舞衣,毕竟样子总要做足的。

    虽然她知道,甚至全城的人都知道她的舞衣丢了,但是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旁人没有看到会不安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