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385章:时光悠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拖延了几年,北飞路最终还是没有拆迁。

    秦广林早从何妨嘴里得知了这个结果,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秦妈有些纠结。

    拆吧,舍不得,不拆吧,又像失去了什么似的,心里空落落的。

    “咱又不缺拆的那点钱,你好好住着就行了,等你搬过去我们那儿也留着这老房子不卖,留给你孙女,让她体会一下暴富的感觉。”

    秦广林抱着安雅玩举高高,这样正好,免得何妨又看着钱太多给捐一半出去。

    “不然还能怎么办,只能这样了。”秦妈惋惜,本来打算如果拆了就拿钱砸秦广林身上让他生二胎去,现在泡汤了。

    说起来都怪那个房东,就秦广林以前在南飞路租房的那个胖房东,这几年就卡在她那儿了,一直没谈妥,现在人家干脆不拆了,连带着北飞路也一起遭殃。

    “唉~”

    “别唉了,抱着你孙女玩吧,我做饭去。”

    何妨刚刚忽然来了灵感,侵占秦广林以前的画室,正在里面刷刷刷写她的,只能秦广林一个人钻进厨房忙活。

    写的就这毛病,灵感一来,啪一下就放下手头事去搞。

    “嘟嘟嘟……小雅咱们看电视。”

    秦妈和安雅坐沙发上,回头望一眼画室的门,心里忽然就开朗了。

    当初何妨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还琢磨着这俩人要是能成就好了……现在距离何妨第一次踏进家门已经过去差不多十年,早就已经成了一家人。

    一个大作家,一个破画家,还求什么?满足了。

    人不能太贪心,就像秦广林说的,就算他生个儿子出来,那儿子还得再生儿子,孙子还要再生儿子,五辈十辈,总有一天会只生个女儿出来,香火这东西,随缘续就好。

    嗯,孙女很好。

    秦妈自我安慰着,把孙子抛到脑后,开始琢磨安雅是不是该换新衣服了,现在小孩儿长得快,就算买大一点的也很快就不能穿了。

    饭菜的香气很快弥漫出来,秦广林做好饭敲门喊何妨出来吃,何妨刚好写完一段,伸个懒腰出来就准备坐下开吃。

    “洗手去!”

    “哦……”

    安雅都学会饭前洗干净手再去吃饭,反而这个当妈的越来越懒了……

    秦广林腹诽着盛好饭,何妨洗完手出来,一家四口围着桌子解决午餐,电风扇吱呀吱呀转着,电视机里播放着不知名的综艺,嘉宾和主持在夸张大笑,笑声像鸭子一样,让小安雅感到惊奇。

    “妈,现在又七月了,马上月底了……”秦广林吃着饭开口。

    “怎么着,又出去外面外……外出取材?”秦妈听多了都学会这个词儿了。

    “作家嘛,画家嘛,总要找些灵感的。”

    秦广林一脸严肃,说得好像真的一样,要不是每年都在结婚纪念的这些天跑出去,秦妈说不定还真信了他的邪。

    “得了得了,你和安雅说。”秦妈懒得管他们两口子这些事,反正平时也会带安雅出去玩,每年俩人自己跑出去快活一下也算不了什么。

    “安雅,爸爸妈妈过两天要去工作——对,去外面工作,很累的……”

    小安雅坐在桌前抬头思考了一下,用力点头,大气地一挥手,“你们去吧!我和奶奶一起住。”

    奶声奶气的样子看得三个人忍不住发笑。

    吃完饭,秦广林跟何妨闲不住到外面散步,秦妈带着安雅在家准备看会儿电视然后午睡。

    天气多云,太阳时不时被云彩罩住,微风徐徐,街道上也不算太热。

    “吃糖还是金嗓子?”

    秦广林摸兜抓出来几颗糖和金嗓子喉片,自从何妨嗓子哑了一次后,他就在兜里加进去金嗓子备着,偶尔给她吃一片。

    尽管何妨一直强调是讲课太累导致那几天嗓子哑,但秦广林一百个不信,非觉得是自己厉害,叉腰得瑟了好几天。

    “诶,你看。”何妨剥开糖纸含进去一块,忽然拿手肘捅捅秦广林,拉着他鬼鬼祟祟的往旁边躲了躲。

    远处,已经长到一米七多变成瘦子的小胖墩儿正和一个女孩子牵着手缩在角落说话。

    “嘿,这小子早恋,你等我拍一张……”

    “那个好像是小园。”

    “小园?”秦广林愣了愣。

    何妨眯起眼仔细望了两眼,确定道:“没错,是小园。”

    “……”

    秦广林挠头,“他俩上高中了吧?”

    “嗯,高中。”

    “不好好考大学躲在这儿早恋,我给拍一张。”

    “捣什么乱,走了走了!”何妨拉着他离开,往另一个方向去。

    一晃眼,安雅已经会跑会跳,当初救下的学生也已经成为高中生,经历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她不由有些感慨,还有丝丝的压力。

    时间快到了。

    ……

    外出取材取了半个月,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

    没过两天,秦广林两口子就被王婶儿喊去,参加宴席——小胖墩儿的分数出来,顺利考上洛城美术学院。

    本来出分的时候就想摆桌酒,但王婶儿不同意,非要等秦广林他们一起,好好谢谢这两口子。

    能学画画,并且考上专业院校,确实是多亏了秦广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何妨做老师的缘故,他不知不觉受到影响,也挺喜欢教教人什么的,小胖墩儿又是邻居,这几年不管请教什么,他都是有问必答,时不时还传点资料过去。

    嗯,叫半声老师他也当得起。

    宴席不大,只有三桌,都是亲朋好友,和相熟的邻居,秦广林两口子被安排在主位上,整个包间洋溢着喜气,王婶儿的脸都快笑开花了,胖乎乎的身子在椅子上颤来颤去,光听笑声还以为老母鸡在下蛋。

    由不得她不高兴,虽然这个学校比不上洛城大学,但对于美术专业来说,也是洛城数一数二的,这条街上除了秦广林这个洛城大学高材生,她家小胖墩儿就是第二出息的,别人都没得比,羡慕死他们。

    现在已经有街坊眼红,路上遇到秦妈这一家子打招呼都热情了不少,就想有个机会让秦广林他们帮着自家娃辅导辅导——两口子都是洛城大学出来的,一个是大画家,一个是老师兼职作家,嚯,真的不得了。

    秦广林也为小胖墩儿高兴,看着他青涩的脸庞,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当初他考上洛城大学的时候秦妈也摆了好几桌来着,现在想想,时间过得还真快。

    “林叔……”

    “叫哥!”秦广林坐在椅子不乐意,这孩子考上大学反而变傻了。

    “林哥!”

    小胖墩儿挠头,傻呵呵笑,“我敬你一杯。”

    “来,上了大学也别放松,现在努力四年,抵你毕业以后努力八年,加油!”

    秦广林端起酒杯让他敬了一个,对他喊叔的事还有点不爽,看他要坐回去,瞄王婶儿一眼,悠悠道:“等等,小园和你考在一块儿了吗?”

    “啊?”小胖墩儿一惊。

    “谁?”王婶儿侧目。

    “没、没什么,同学。”

    这货汗都急出来了,求饶地看向秦广林,“那个……那个,都考好了,林哥,林哥!”

    “哦,挺好,加油!”

    秦广林挤挤眼,“再喝一个。”

    小胖墩儿抹把汗,回忆起当初被大魔王迫害的悲惨往事——要是没有秦广林,他上学的时候得少挨老妈一半揍……当然,要不是多吃的那些苕帚疙瘩,现在估计不是上高四就是大专。

    没想到现在娃都五岁了,还是那么……林哥还是你林哥,对,就这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