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卫暄发怒【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卫晞等着墨九和冯老他们看完了沙盘,这才在一旁出声,“我带诸位过来这边的目的,便是这桃源镇上所有建筑需要的家具,甚至是所有需要木匠做的工具,都需要诸位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一一打造出来。”

    早在看到沙盘的时候,众人差不多也都已经猜到自己过来的目的了,这会听见卫晞的话,纷纷边吸着气边点点头。

    吸气纯粹是是因着这沙盘上的几百座建筑。

    工程前所未见的浩大啊!

    卫晞见所有人点头后接着道,“从今天开始,便由墨九和冯老,带着诸位常驻这里。墨九为主,冯老为辅。”

    这话落下,众人齐齐看过来,就连墨九自己,也忍不住有些讶异。

    “卫小姐,我······”

    卫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先听我说完,你当初卖给我的那座园林建筑我跟冯老曾一起拆开过,我是确定你能担此重任才这么安排的。”

    冯老等人也是一愣,他们都是亲眼见过那座园林建筑是如何巧夺天工组装起来的。

    且不说那些机关,就连那些屋子里面,拆开后他们才发现并非是空的,而是家具摆设样样俱全。

    有人忍不住出声问道:“三小姐,那园林建筑,就是这个小公子做出来的?”

    卫晞朝他点点头。

    众人这下不由沉默了。

    手艺人尊重自己手里的手艺,也尊重比自己手艺强的同行。

    这位小公子虽然年纪比他们都小,但光凭那一手手艺,他们服。

    这下,再没人眼里有不满了。

    卫晞则看向了墨九,语气也更多了几分认真,“我现在把这沙盘上所有建筑的用处都说与你,记清楚。”

    墨九虽然不太明白卫晞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但还是郑重点了点头,“您说,我仔细记着。”

    卫晞接下来便指着那些建筑一一说了,随后道,“除了学堂我会给详细的图纸要你必须照着做之外,这桃源镇的其他建筑,全都由你来决定。”

    墨九这下是真的愣住了,“您的意思是,任由我发挥?”

    卫晞点点头,“你没听错。”

    伴随着卫晞朝他点头,墨九只觉得双肩猛地一沉,然后心里突然升起了一把火,这把火很快蔓延到头顶,他朝卫晞也郑重点了下头,“既然卫小姐这般信任我,我也不会让您失望。”

    站在一旁的冯老他们:“······”

    看这冲劲,他们果然是老了,

    安排好了墨九和冯老他们,卫晞果断撒手,带上小七和小八去逛桃源镇。

    她这会倒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出了院子后就上了马车,一路走一路看。

    从山上引下来的山泉水经过这么些天的沉淀已经清澈见底,道路两边和河岸上也种上了桃树和一切其他树种。

    镇上的建筑已经建造好了大半,桥梁也已经搭设完成。

    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计划有序进行着。

    卫晞坐着马车在镇子上转了一圈,想着也是时候把琉璃拉过来,开始安装窗户了。

    她这次倒没有在北麓荒久留,第二天就回京了。

    留下墨九和冯老他们,开始踌躇满志地做着大干一场的准备。

    八月底,卫晔成功诞下一名男婴,被他爹谢念云取名谢云晔,小命谢咩咩。

    说起这个小名,还是卫晔听见儿子的哭声小小的,跟小羊羔在咩咩叫一般,脑海灵光一闪,便取了这么个名字。

    对此,谢念云表示:夫人高兴就好!

    而听到喜讯后匆匆从军营赶回来的渊庭候既没有捞着给大孙子取大名,也没有捞着取小名,跟儿子干瞪眼了片刻后,再一次败下阵来。

    后院里,因着大儿子与她日渐离心气得卧病在床的渊庭候夫人听到世子夫人平安诞下一子的消息后,一口气没能喘上来,生生晕了过去。

    可谓是,各有各的喜,各有各的辈。

    而卫晞在堂外甥谢咩咩满月礼前夕,也终于见到了大伯家的小堂哥,卫昽。

    两人其实也就相差了一岁,卫晞到现在还留着小堂哥当初给她写的那封字丑的没法见人的信,猛然间看到站在大伯身边挺拔俊秀眉眼硬朗的少年朝她咧嘴笑的时候,差点没反应过来。

    “小堂妹。”见卫晞看着自己有些呆呆地,还是卫昽率先打了招呼,其实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天天偷偷爬墙出府玩被逮回来后跪祠堂的皮小子了,军营里将近三年的磨炼,是真的能起到把一个人脱胎换骨重新塑造一遍的效果。

    卫晞被这一声略有些沙哑的‘小堂妹’叫得回过神,朝卫昽微福了福身,“小堂哥。”

    卫昽嘴巴顿时咧地更大了。

    暄莛院。

    唐圆圆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开始变黄的叶子,愣愣出神。

    小丫鬟走进来,手里端了一碗黑漆漆的药汤,走到自家夫人身后,“夫人,药熬好了。”

    等唐圆圆接过来舀了一勺要往嘴里送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开口:“夫人,要不咱们就别喝了,谁知道这偏方好不好用,万一吃坏了身体可怎么办?”

    唐圆圆吃药的动作一顿,扯扯嘴角苦笑了一声,“我也不想喝,这东西又苦又涩又腥,难喝的要命,可你看,晔儿都已经生了儿子了,昀儿肚子里的胎儿也已经五个月了,我比她们俩成亲早得很,可这肚子还是没动静。”

    “三年了呀,这要是搁在别的人家,恐怕婆婆早就给儿子安排妾侍了。虽然婆婆她从来没说过我什么,但我心里难受。”

    小丫鬟咬了咬唇瓣,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唐圆圆吹了吹碗里的药汁,“不管了,万一有用呢。”她捏着鼻子,也不准备用勺子一勺一勺喝了,准备直接一口灌到肚子里,也省的直犯恶心。

    谁知碗沿刚凑到嘴边,耳边小丫鬟一声惊呼,她手里的药碗直接被一股大力拍到一边,撞到墙角摔了个粉碎。

    黑乎乎的药汁跟着蔓延了一地。

    她愣愣转头,对上卫暄愠怒的脸。

    “你这喝的什么?为夫怎么不知道你身体不适?请大夫了吗?”

    卫暄很少发怒,也可以说他从来都没有发过怒。

    作为国公府世子,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几乎是他的标配。

    也是第一次见卫暄发怒的唐圆圆直接愣在那了。

    张张嘴连话都不敢说。

    卫暄朝一旁吓得低头肩膀直哆嗦的小丫鬟摆摆手,小丫鬟忙福了福身,匆匆退出房间,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卫暄闻着空气里开始弥漫开来的药味,从旁边扯了把椅子坐下,“圆圆,回答我的问题。”

    “我,我喝的是前段日子娘亲给我的偏方,说是能生孩子的。没,没有身体不适,也没有请大夫。”

    唐圆圆老老实实回答完,又忍不住小声补了一句,“夫君,您能别这么我看我了吗,我有点害怕!”

    卫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心头的火气降了那么一丝,“为夫可有催你生孩子,娘可有催过你?你都没有找大夫看看这偏方到底对人有没有害处,当然,我这也不是责怪岳母的意思,我是说,万一它恰好对你不适用呢?你这喝下去,伤了身子怎么办?”

    唐圆圆被说得头越垂越低。

    “你们都没有催我,甚至都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我自己着急。所以才会病急乱投医,想着万一有用呢。”她说着抬头,抽噎一声,“夫君,我也想给你生孩子。”

    卫暄把唐圆圆这一哭给惊得彻底慌了神,也顾不得方才看见那碗药的怒火了,忙伸手把人给揽到怀里,伸手轻拍了拍,放软了语气,“为夫知道为夫都知道,可这种事急不得。晞晞不也曾跟你说过吗,这世上的孩子,跟他父母的缘分有的来得早有的来得晚,晔儿和昀儿她们都属于来得早的,咱们就属于来得晚的。做父母的就要有耐心等着跟孩子缘分到来的那一天,不能着急,做好准备,你都忘了不成?”

    唐圆圆哭声顿了顿,“我,我就是回娘家听我娘她劝了我一通,一时慌神了,不是故意忘了晞晞的话。”

    “不怪你,别哭了。”

    “嗯。”

    卫暄把人松开,却按住了唐圆圆的手,“答应我,跟为夫保证,以后绝不再偷偷喝这种药汤了。”

    “我保证。”

    “乖!我今天不忙,带你出去散散心。”

    “那你等我梳妆打扮片刻。”

    “好。”

    门外,袁青带着丫鬟静悄悄离开,没去打扰这对重归于好的小夫妻。

    等出了暄莛院,这才吩咐跟在她身边的大丫鬟,“去唐府递个帖子,明日邀亲家望江楼一聚。”

    “是,夫人。”

    等大丫鬟领命离开,袁青神色跟着冷了下来。

    连她都没觉得儿媳妇久久未有孕有什么要紧,其他人倒是急上了。

    敢离间她儿子和儿媳妇感情的,就算是亲家,她也照训不误。

    唐圆圆还不知道她那霸气的婆婆已经准备着提点她娘亲了,这会她刚换好了衣裳,重新梳了头发,跟着卫暄乐颠颠出门了。

    “去哪好?”

    “去望江楼吧,听说那里新来了一个厨子,一道三鲜无骨鱼做得极好。”

    小丫鬟默默跟在后头,看着她家夫人又重新飞扬起来的笑脸,默默感叹一声:还是少爷会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