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四卷:心灵捕手 第二十三章 罪与罚(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打昨晚发现邪月和明道搅和到一起之后,常凯申和宗珩其实已经料到可能会有点首尾。

    也不知道邪月到底下了什么蛆,这事儿居然闹到了要去‘戒律院’喝茶的地步,这让师兄弟俩都有点懵比。

    戒律院这个专门负责内部监察的行院,平常是没什么存在感的。

    门中弟子若是有人犯了错,各个行院的金丹首座又不是摆设,再往上还有统摄门中大小事务,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掌门人,戒律院能起到的作用,无非就是派人走一下程序,确认处罚是否落实到位。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戒律院是一个边缘化的清水衙门。

    这个行院常年保持着一百名筑基期铁棒喇嘛的编制,完全就是摩诃无量宫用来培养筑基打手的核心战斗单位。

    事实上,外界也将他们与金丹用心棒扎堆的罗汉堂,并称为超大的两只铁拳。

    对于常凯申和宗珩而言,被叫到戒律院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架势也太尼玛上纲上线了。

    故老相传,只要进了戒律院的禅堂,如果戒师说生姜是树上结的,你就不能说是泥里长的。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他们俩被楼兰上师带往戒律院的这一路上,竟然很凑巧的在途中偶遇了放生池的‘副寺’伊凡上师和火浣室的‘知藏法门’雄师子上师。

    这两位筑基上师刚好也是状元郎和小光头的顶头上司,他们和楼兰上师扯了几句闲篇,告别之际还厉声警告了两个法字辈菜鸟,去了戒律院一定要好好表现云云。

    楼兰上师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大好看,一路上都没再跟两个小混蛋说过什么话。

    到了戒律院之后,楼兰将他俩领进一座空荡荡的偏殿,让二人先候着,自己带上殿门抹身走了。

    兄弟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懵懂和无辜的眼神,演技飙到飞起。

    这里可是戒律院,别看这座偏殿里连个鬼影都没有,但是天晓得现在有多少双眼睛正通过法器在盯梢呢。

    “法明,你说邪月那厮,为啥要跟上面打我们的小报告?”常凯申等的无聊,找了个蒲团一屁股坐下:“我跟他做搭档才一天时间,自问没啥对不起他的地方啊,反而对他挺够意思的。”

    “你没动手揍过他吧?”宗珩也找了个蒲团坐到了他的旁边,打开武修的八面剑棱状气海,琢磨起了上面的秘剑遗意:“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开玩笑,我是出家人,时时与人方便,念念不离善心,岂是一言不合就开片的蛮子?”状元郎先习惯性的吹嘘了一把自己的慈悲佛性,转过头就自己打起了自己的脸:“我承认,初次见面时,我是把邪月一脚踹进过蚊香海,但那也是看他沉湎欲海、宿醉未醒,想帮他提提神,纯粹好心。”

    “那就怪不得别人了。”宗珩扶额苦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邪月,在房中采战中失手丢了元阳,修真之路走进了死胡同,每个月挣着几百枚灵砂的鱼头薪水,只能浑浑噩噩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突然来了个资质绝佳的晚辈做搭档,见面先将你狠狠修理一顿,然后又带你到三江阁去花天酒地,你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挥金如土,并且帮助亿万富翁大司羿破槛,一次入账几十万灵砂的丰厚回报——请问,你会不会嫉妒到发狂?”

    “我当然不会嫉妒!因为我是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我想要的东西,自会付出辛勤的汗水,用劳动去换取。”

    小光头被恶心到了,大胸弟,咱俩虽然是在一唱一和,但你也没必要给自己设计这么无耻的台词吧?入门五天以来,你不是在砍人,就是在砍人的路上,说什么辛勤劳动,亏心不亏心?

    “这次我也算得了一个教训,交友不慎啊。”常凯申痛心疾首:“其实邪月何必损人不利己呢?他干出这么不体面的事儿,又能捞到什么好处?难道门派还能将他的元阳恢复?”

    “做梦呢吧,元阳丢了,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恢复的?”小光头捋了捋自己的秃瓢脑袋,呵呵冷笑:“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咱们今后绝不能跟前路断绝的修士走太近,这些绝望的溺水者,为了抓住一根稻草,往往什么缺德事儿都干的出来。”

    “没啥大不了的!”常凯申满不在乎:“邪月那点背后诬人的缺德伎俩,又能奈我何?”

    “法克油,你还真把我们戒律院当摆设了啊?”一个温煦和蔼,又不失龙象威严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

    常凯申和宗珩赶紧从蒲团上起身,发现偏殿里悄摸摸的多出了一个清癯挺拔的帅气大叔,只见他唇红齿白,眼眸明净,身披金线勾勒的二十五条僧伽梨衣,一头如雪的霜发扎成丸子髻,上面横插着一根新鲜的桃枝充当发簪。

    此时已是暮春时节,桃花早该落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插在他发髻上的桃枝竟然长满了一粒粒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两个小混蛋装出大吃一惊又手足无措的菜鸟模样,赶紧给这位帅气大叔叉手施礼。

    这位老爷不是别人,正是戒律院的首座大和尚,威饭王上人。

    为了突破金丹二重境界的瓶颈,威饭王修炼了‘桃花禅’帮助破槛,这才一副僧不僧,俗不俗的怪异打扮。

    “无需拘礼。”威饭王上人的态度挺亲切,一点也不像传说中执掌香板、铁面无情的戒律僧:“法克油,邪月告发你的事儿,我们戒律院基本核实清楚了,其中帮助魔笳山异端破槛一事儿,确实不能怪罪于你。但是你把八师祖出静的消息说给了魔笳山异端……”

    “我认。”常凯申面红耳赤,满脸羞愧,痛不欲生:“弟子一时嘴上没带把门的,漏了八师祖惠比香的行藏。无论戒律院怎么处罚我,我都愿意接受。”

    这种光棍式的应对方法是宗珩提前教他的。

    别争辩,别嘴硬,别强项。

    戒律院既然请你上门,就不用说那些有的没的,没有意义。

    如果处罚极度不公,你可以申请召开竭磨大会,让摩诃无量宫全体佛修公议是非对错。如果你不准备这么干,就老老实实放低姿态接受惩罚。

    常凯申也混过体制,当然明白‘对抗组织’意味着什么,自然从善如流,向组织靠拢。

    “哦?你不需要跟邪月对质一下吗?”威饭王上人一甩袖子,放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邪月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慢吞吞的爬起身来,披头散发,形容狼狈。他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不需要对质了。”状元郎对威饭王上人欠了欠身,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邪月,这货的气海消失了,已经从修士变成了凡人:“人谁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别拐弯抹角讽刺我,法克油。”邪月咬了咬嘴唇,恶狠狠的看住状元郎:“我不后悔,哪怕被掌门废去了气海,我也一点都不后悔!我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些天之骄子,别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外加几个臭钱,就可以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我特么的可是送了你整整一份‘冰麝龙脑香’!”

    “是啊,你真大方!”邪月的妒火恨不能烧掉这座偏殿:“既然你那么大方,怎么不好人做到底,把我最需要的元阳送给我?”

    “邪月,你知不知道,法克油也领悟了揭谛武圣之上的武道境界?”宗珩忍不住插了句嘴。

    “关我屁事?我才不会像你这种狗腿子一样去呵他的卵子!”

    威饭王上人毫无开口喝止的意思,反而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人斗嘴,不忘提醒他们注意一点:“关于揭谛武圣之上的武道境界,昨晚已经有了公论,我们佛修这边给出的封号是‘南无慧剑菩萨’,雕龙剑宗代表玄门修士上的封号是‘纯阳剑仙’。”

    “他就是悟出慧剑菩萨之上的武道境界,我也不会吊他!”邪月的口水四溅。

    “你知不知道,法克油这个慧剑菩萨,可以召唤出秘剑符,为别人灌顶一门秘剑?”

    “你知不知道,武修心法只要掌握一门秘剑就能修炼?”

    “你知不知道,武修是外挂式根骨,根本不需要肉身元阳?”

    小光头连续三段灵魂之问,把邪月问得面如土色。

    “你要是没有背后插刀,法克油绝对会帮你重新开启武修之路。”宗珩看着邪月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扫把星:“一念之差,你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命运,换来的又是什么?”

    “换来了一个凡间国度的皇位。”威饭王上人笑眯眯的补刀:“这可是掌教至尊亲口许给邪月的奖励。”

    常凯申和宗珩面无表情。

    邪月如丧考妣。

    无数凡夫俗子梦寐以求的皇权宝座,对于修真者来说,只不过是败犬的草窝。

    这是个以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力量,什么金钱财富,什么权利美色,都不过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

    再差劲的修真者,杀掉一个凡人皇帝也不比杀一只鸡更难。

    邪月仰头大笑,一直笑到咳嗽,飙泪,状若疯癫。

    他抹掉泪水,一屁股坐到地上,盘膝结出一个降魔印,佝偻的身子一下挺直了。

    “解使满空飞白玉,能令大地作黄金。今朝长揖山林去,来生休再误穷经!”

    他不屑的扫了状元郎,小光头和威饭王上人一眼,朗声念出一首绝命偈子。

    自断心脉,涅盘示寂的一瞬间,他那张颓废丧败的脸上突然焕发出了异样的神彩,眼神中重新洋溢着少年般的桀傲。

    既然做了就绝不后悔,修士到死心如铁。

    ps:这一章算昨天的,我下午拼出老命再写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