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谁抢了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袁晓峰如此简单就签下血印,是刘奎等四人始料不及的。

    一直到离开怪妖林,一行四人祭起修为,马不停蹄的重新回到云龙峰上,这才心有余悸朝着那处方向眺望一番。

    他们所处之地乃是一方凉亭,信义行便在此亭西行百步之外。

    感觉终于回到自己的地盘,持钢鞭者薛亮如释重负一般,一屁股坐在石墩上,双手往桌上一趴,一副死猪上岸的姿态。

    “刘师兄,今日也契约签的也太容易了,我老是感觉,袁晓峰这家伙签的太痛快,这里面怕是有什么阴谋。”

    手握长剑,头挽蓝色纶巾的戴世高也颇有同感,张嘴说出心中疑惑。

    “以往咱们抢别人东西,逼迫他们缴纳保护费,签了贷款契约,都有一种抢了人之后的成就感。

    可今日,在这小子身上,我感觉到,好像自己是被他抢了,练了这么久的逼迫本领一点都没能施展出来,反倒感觉很失落……

    你见过被人抢东西,一点都不反抗,而且还好像见到亲人一样慷慨解囊的人么?至少我没有。

    另外,当刘师兄祭出血印,要他按下灵魂痕迹的时候,他签字操作熟练得简直叫人心颤。那可是血印,一旦加入精血和魂力,便如同立了道誓一样。

    一旦他有了毁坏契约的念头,又或者跟别人透露了契约此事,血印立即就会将信息和讯号传回刘师兄那里。

    这契约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样,除非他灵魂强大到血印承受不住才会崩灭,要不然,一旦他不能及时偿还灵石,届时将会饱尝万蚁噬心之痛!

    这么可怕的东西,换做是我,就算被打死也不会立下。可他,太干脆了……”

    “是啊,他被抢的也太配合了。以前抢灵石之时,哪一个不是在被揍得屁滚尿流之后才流泪妥协?

    可他呢,像是怕咱们不要,怕咱们反悔一样,太过积极了。他吗的,比起老子这个老油条都看着熟练。今天这事,我怎么想也感觉不踏实……”

    另一位之前埋伏时藏在树冠上的弟子陈桓,也加入讨论。沙包大的拳头一往石桌上捶,厚重的汉白玉石面都有些似乎承受不住。

    他们能想到的,刘奎会想不到?

    他想的远远比他们更多,心里的不安,在这三人的牢骚吐闷下,越发浓郁了。

    “是啊,今天这小子表现得太反常了,我怀疑,他手中是有着什么强大的倚仗。

    方才办完事后,我之所以会立刻率领你们撤走,防的就是突生变故。要不是怕陆羽升那个老杂毛被他召唤过来,我才不会放着那四十多块灵石不拿呢!”

    四十块灵石啊!

    想到自己走得匆忙,连袁晓峰掏出来的供奉都没拿,他心都快要滴血。

    说罢,或许感觉到自己是这三人的核心,一味将假想敌的能力放大有损自己威严,片刻后,又忙补充道。

    “不过也不用担心,既然他敢签下血印,那本师兄也就有了制裁他的底牌。任他万般能耐,终究挡不过本师兄一纸契约!

    七日一过,本师兄便带你们找他去收利息去!

    三百五十块灵石,想想都美啊!”

    ……

    片刻后,袁晓峰运气调息,慢慢恢复了过来。

    脸色虽说还有苍白之意,但总的来说,却已经又能释放出凝气三层所储备的精纯灵气了。

    今日之事,对他来说,可能是祸端,也可能是福缘。

    若是自己被这契约压倒,没有与之抗衡的本事,那日后,可能就完全沦为信义行的还贷工具了。

    可要是自己能另辟蹊径,先给那群该死的家伙一点甜头尝尝,放长线钓大鱼,那到时候,自己所能收获的,可就远远不止几百,几千块灵石了!

    一想到这,他忍不住利用当日从玄虚宝鉴中弄来的魂玉,渗入一团灵识,试着用如同游丝的灵线,与虚无空间中那只花豹沟通。

    一股无形波动,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凝聚波荡,直到撞击在玉鼎峰上空被太阳散射出一片七彩光泽之地,立刻受到反弹,发出一阵轻微风鸣。

    阔别多日,那头蔫儿不拉几的花豹,在养精蓄锐下,那不可一世的气焰又重新恢复了过来。

    此时它正在慵懒的趴着睡觉,细长的须子乍在半空,鼻子翕动,发出舒泰的轻轻鼾声。

    一道如同针芒的银光带着红点,悄无声息的接近,噌的一下自它后脑勺部位扎下,一股难以言喻的灵魂痛意,登时就叫它头皮发麻,四肢灵气犹如凝固起来!

    “怎么回事?为何本豹会感觉到如此刺痛!是哪个天杀的又来给本豹捣乱了!

    等本豹彻底恢复了实力,再吞噬一点老妖怪残留下的元婴之力,你们这群老乌龟,非得被老子打得屁滚尿流不可!

    嗷吼!”

    一声兽吼狂暴的发出。

    可这吼声也仅仅就是持续了不到三息,刚才张口,猛然间,它却发现,这刚刚刺痛自己的银光,有一点莫名熟悉,并且莫名危险的气息传来!

    一个令它这几日气的咬牙切齿的煞星,猛然在它眼前一亮!

    “是……是他!”

    袁晓峰的声音隔着魂玉,无孔不入的传过来。

    “小花花,今日,休息的如何啊……”

    花豹浑身豹毛根根乍立,像被雷电击中一样,毛骨悚然。

    “你……你……你怎么会找我……”

    听到这一声,袁晓峰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在察觉到豹子对自己的突然造访有些不感冒,他就决定再度恢复强硬口气,语气一时冰冷下来。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这个二弟聊一聊么?”

    豹子如坠冰窟,恨不得用趾爪抽自己一下!

    犯贱啊!

    自己好端端的招惹这个煞星干嘛!

    心头悔意如潮水蔓延。

    下一瞬,它立刻变得毕恭毕敬。

    “嘿嘿,我的好大哥,您瞧您把话说哪里去了。我就是个弟弟,大哥找我,那是小弟的福气。刚刚,我不过是在跟您开玩笑,别当真,别当真。嘿嘿……

    不过话说回来,大哥今天找小弟,是有什么事么?”

    临了,匆忙赔笑几声。

    感受着豹子快速消灭的敌意,袁晓峰大为满意,这才慢慢张口将事情问了出来。

    “小花啊,你乃是玄虚宝鉴的器灵,想必,灵魂力量应该很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