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碎裂之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寒冷刺骨的平流层。

    恍惚之中,太上小君看着自己的仙血从指间一滴一滴地滑落,从安静的平流层穿过数不清的祈天灯,最后掉落到下方的云朵里。

    若不是被那道金光晃到了眼睛,他就快昏死过去。

    “讨厌的家伙!迟到这么久!在下都快撑不……”

    伤痕累累的太上小君,用仅剩的力气说道:“非要等到有背景音乐才肯登场!”

    远远望去,太上小君看到金箍棒在横扫异兽军团的景象,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

    每一次挥舞,散发着战力无边的魅力。伴随着极为厚重的闷响声,无数异兽被击飞出了大气层!

    更为惊人的是,花盛的金箍棒每次挥动都出现了凤凰形状燃烧的凌霄之火,将夜空点燃。

    花盛又脚踩金箍棒变化出的火凤凰,径直往上飞到平流层以上的大气中间层与散逸层之间,用金箍棒朝向天空。空中顿时出现一道蓝色结界墙,暂时阻隔了异兽的入侵。

    减轻术道习院的战斗压力后,花盛径直飞到了冥幽面前。他将手中铁棒一挥,截断了捆绑在太上小君身上的黑缎带。

    “未雨!为什么?”

    在他面前,冥幽仍是那个叫作未雨的少女。

    未雨话语中带着一丝哀伤:“最后果真是你,我该知道这天总会来。”

    “未雨,你有如此高超的法力,除了去毁灭世界,拼个你死我活,我们没有其它选择了?”

    “你说错了。我不是去毁灭。我是拯救。”

    “拯救什么?地月一旦相撞,人间怎么还能存在?”

    “地月不会相撞,是用洪水浸灭引发人类末日的导火索。”

    “你现在所引发的不就是末日?”

    “如果我不去做,人们会继续在通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快。因为人类除了眼前的危险,从不真正将未来放于心上。”

    “那既然术道习院现身,总能和凡人好好谈谈。”

    “你不明白。无论选择何种道路,现在人类所依赖的科技,就像是颗令人上瘾的毒瘤。人类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种现代文明。现在不是青铜时代,一旦留一丝现代文明的火苗,不出十几年,所有一切便会复苏!最终都逃不脱完全覆灭!”

    “但还有圣平宁!”

    “花盛,若不是连圣平宁都陷落了,世上怎会有我冥幽?难道你要为了人间去捣毁圣平宁仙境?”

    “未雨,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我是不存在于现世空间的……代码。”

    花盛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代码?”

    “对。”

    “什么代码?”

    “超智的代码。”

    “超智是什么?未雨你是疯了?你到底在说什么!”

    “小草莓。”未雨的眼神开始模糊,“我母亲……”

    小草莓?花盛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他猛地回忆起不久前在人间医院,用九转还丹救过的小女孩。她和未雨长得极为相似,但那只是个孩子。

    “你说的小草莓是不是个小孩?她怎么……”

    “无上控制。”冥幽仿佛一名虔诚的教徒,说出了那个词,“超智的……创造者。”

    “难道,你的意思是,她以后会成为那什么的创造者?”

    超智到底是什么?未雨说她是代码,难道超智也是一个代码?

    “你说的是个程序?”

    “你们仍是这么称呼吧。”未雨说道。

    花盛脑中只觉得千头万绪:“但程序怎么可能……”

    未雨闭上双眼:“因为有圣平宁。因为有,菩提战争。”

    “为什么圣平宁也牵扯其中!”

    花盛刚想问,只见一道灵符飞来击中未雨头部,引发剧烈的爆炸,将花盛与未雨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

    原来趁两人对话之际,天极子突然偷袭。

    烟雾散去后的未雨脸上并没留下丝毫的印迹。她用手往天极子方向一指,一道剑光出现在她的指间。花盛一见形势不妙,立刻用手中的金箍棒往未雨手上阻挡。那道剑光与金箍棒产生碰撞,火光四溅。

    未雨怒声说道:“为什么要阻止我?我在做的,都是正确的事!”

    “但我不能让你伤害这么多人!也不能让你伤害圣平宁的仙人!人间生我养我,在我丢掉性命时圣平宁又给我活下去的机会!”

    “花盛,我们不要成为敌人。我已找到能让我俩一直活下去的方法,等一切结束,我们不问世事不问未来,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你停手!我们有时间,能好好谈一谈!”

    “你太傻了!事到如今我若罢手,这世界能放过冥幽?太晚了!花盛,别这么天真!我冥幽若活着怎能平息众怒?受到重创的术道习院又如何给圣平宁一个交代?冥幽活着,才会害了所有人。”未雨说道,“未雨就是冥幽,所以未雨已无路可退!”

    “可我不能让你继续错下去!”

    “为什么所有的违背内心的事,都非得你来做?”

    花盛握着金箍棒的手,不断地颤抖。

    “为什么不是他们?看这一众神通广大的神仙,却让你去用这金箍棒?”未雨的眼中露出一丝凄凉,“若非是你拿着,这如意金箍棒,又奈我何?”

    “未雨……你……”

    未雨突然瞪着脚下的仙阵喊道:“我见过末日是什么样子!但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神仙可曾见过!”

    随后,她温柔地看了一眼花盛,说道:“既然要背负这么多,那就杀了未雨吧……”

    花盛手里紧紧握住金箍棒,却始终难以前进哪怕一步。

    未雨看出他的不舍。

    “我懂了。世间没有辜负花盛,所以花盛也不该辜负这世间。”

    于是未雨面无表情地从手中射出一段黑绸缎,如同黑色钢针从天空中直插入天覆地载合阵,直接洞穿了一位仙师的身体,那位仙师应声倒下!

    从空中,立刻能看到天覆地载合阵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撕裂缺口!

    “你应该知道。天覆地载合阵极其脆弱,少一人则法力大降。破阵只需瞬息之间。”说罢,未雨身后第二根缎带又腾空举起。

    “未雨,与世界为敌,最终只能毁掉你自己!”花盛声嘶力竭。

    他理解了斗战胜佛的话,那一炷神香的片刻时光,那伸手而不可得的如意金箍棒,是对他最后的考验,也是对他最后的慈悲。他拒绝了慈悲,拒绝了逃避,就要付出撕心裂肺的代价!

    将这曾触碰过他心灵的女孩击碎成粒粒尘埃。

    遥望脚下这颗宇宙间最美丽的蓝色星球,这瞬间,他看到金箍棒耀眼的光芒在手中闪烁。

    他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去梨园时,未雨所唱的那首歌。

    他必须要忘掉从前过往,就好像从未曾发生过。

    尽管需要他拯救的绝大多数人从未蒙面,但他无法让付出如此惨烈代价的同伴们失望,也不能让那些牺牲的弟子们失望。就在这一刻,他是人间最后的希望,哪怕只是为这个角色,他也必须舍弃自己。

    只有没命的痛喊,才能掩盖内心没有止境的愧疚与无助。

    三昧真火下的相助、白玉石桥上的相遇、梨园灯会中的焰火、玄武神山顶的湖面那晶莹剔透的雪花,一幕幕场景在花盛脑海中飞逝。他才发现一切是如此难以磨灭。

    唯有让眼前变得模糊,才可以抛弃一切义无反顾。因为他根本无法直视,那双曾凝望着自己的眼睛。

    那瞳孔的色彩,就像抚育万物的大地。

    但苍生值得拯救。无论要牺牲谁,都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代价,是他的使命。

    “我不怪你。未雨没有忘记你,你也别忘了未雨。”

    未雨凝视着花盛,目光柔和而温暖。

    她伸出自己的手,去迎接一跃而起的少年。她想和他一起流泪,但自己的眼泪瞬间就被璀璨夺目的金箍棒吹散。她喜欢这男孩,她突然发现,望着万丈光芒中的他,是降生以来最心动的一瞬间。甚至超过初遇时风雨交加的那一晚。

    尽管这是尾声,但她丝毫不悔。因为她知道男孩已长大,即便没有自己也能好好地活下去。她会成为他生命一部分,她是他成长的代价。

    金箍棒击碎岁星纱的一瞬间,她离这个男孩是如此接近。就像两个热恋的年轻人,无需只言片语,相信对方就是自己的全部。这一刻,她触摸到了花盛的脸颊,触摸到了花盛的眼泪。

    滚烫的热泪,却被平流层的寒冷带走了该有的温度。

    未雨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

    她笑了。

    “我恨这世界,但真感谢它,让我遇见你。”

    这世间,若没有为你着迷并甘愿倾这一世度化你之人,谁又能令你如现在这般,脚踏祥云,身披霞光,站于众人众仙敬仰的位置?

    那道贯穿天地的亮光,从平流层扩散开,挥洒向了广阔天际,仿佛展开一副凄美的画卷照亮了整条星河。犹如这两个年轻而孤独的灵魂,去点亮银河的一腔热血。

    当老去时,我们才会发现这世上有些情感需要如此用力,可我们都早已无力像年少时那般深陷其中。

    她,终于碎成像星辰般闪亮的点点尘埃。

    那片尘埃飘然而逝,只留下一粒发光的小石头。

    苍茫宇宙间,这粒小石头就像一颗深埋在心底的种子。

    这颗种子,是那个夜晚,雪一般洁白无瑕的月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