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21章 偏方医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连公子请放心,咱家明白了,咱家一定亲自盯着,熬好了亲自端过来,绝不经过他人之手。”

    “如此这般最好。”

    “那大公主这边也要有劳连大人盯着了,你知道的,此刻的大公主不便被别人照顾……”

    “张公公不必多说,在下都懂。”

    世人都知道大公主有疾,可疾到了什么程度,却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多一个人知道,大公主就多一分被动和危险。

    交代完一切,张公公拿着药方走了。

    “水,我想喝热水。”大公主发出喃呢娇声。

    连枭赶紧从烧得极旺的火炉上拿下铜壶,将开水倒进桌上的紫砂杯里。

    “快点啊,我想喝热水,要热的。”

    见大公主催促得急,他便环视一圈,找来一把装饰用的扇子,死劲对着杯子扇了一会儿。

    终于在大公主催促了无数次后,连枭觉得水温合适了,才端到大公主跟前。

    连枭看到大公主嘴唇有些干裂,他一伸手,把自己的胳膊伸进大公主的后脖颈下,然后轻轻一抬,就将她轻盈的身子撑了起来,将水喂到她的嘴边。

    大公主刚饮了一口便说,“水太凉了,喝得腹部都不舒服了。”

    连枭摸着茶杯,哪里是凉,正好的温度,就是大公主体质寒凉,喝多热的水都感觉不到温暖。

    “再给我倒杯更热的水吧,我想喝。”

    此刻虚弱的大公主,丝毫没有了白日里的那份霸王之气,完全变成了一个瘦弱无力又无助的小女人。

    连枭一手还在撑着她的身子,情不自禁语气轻柔了一些,“回大公主,不能再热了,再热会把你烫伤的,你别急,等药煎好了,你喝下去,便能缓解很多了。”

    大公主像似太虚弱了,身体不住地发抖,连回应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连枭把大公主放回床上,给她盖好三床大棉被,然后把火炉拉到离大公主稍远一些的地方:这么个烤法,早晚会把人烤成肉干了。

    屋里只有连枭一个人,所以,连枭也不敢离开,便一直在这等着张公公。

    无聊之际,他才环视了大公主的闺房一圈。

    身为皇上最宠爱的大公主,屋内的陈设自然是最华美金贵的,

    可谓花弄影,月流辉,水晶宫殿五云飞;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

    果然这样的装饰,才配得上大公主高贵的身份,只是,身处这样空旷、华美的环境下,为什么连枭也有一种孤冷寂寥无的感觉呢?

    时间如流沙,一眨眼,一个时辰就到了,张公公急颠颠地把药端来了。

    天寒地冻的时月,张公公端的药碗从膳房走到这里,温度凉的刚刚好。

    连枭接过药碗,这一次已经轻车熟路地将手臂插进大公主的后颈窝,将她托起,然后给她喂药。

    大公主刚喝了一口便蹙起眉头。

    “这药确实比一般的汤药更苦一些,可良药苦口,大公主你要忍耐、要坚强。”

    “嗯!”大公主答应一声,眼角有晶莹闪出,下一秒她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吞咽苦药。

    然而,事与愿违,她越努力,好似现实越跟她们作对似的,大公主勉强把一碗药刚喝完,却在下一秒“呕”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

    得,一晚药白喝也白熬了。

    “这……这药喝不下去可怎么是好啊?我记得上一次尊仙医开的药也是这样的,也因此尊仙医就束手无策了。”

    大公主虚弱地坐了起来,喘着粗气,看着吐了一床的汤药,不禁感慨道。

    “难道是天要亡我凌寒梅吗?其实我死了也没什么,反正此生,我也没体会过什么快乐,可是,我母后的大仇未报我不能甘心,真若到了必死那天,我也要跟她来个同归于尽。”

    她说着,牙齿被她咬得“咯咯”作响,想来是对那个人恨之入骨的。

    张公公一见大公主那决绝的神情,绝望的语气,他就担忧地红了眼,紧张地说,“大公主千万不要做傻事啊,老奴一定会帮你的,连大人也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是不是连大人?”

    他们主仆二人把希望的目光都看向了连枭。

    连枭一时有些不适应,他完全没想到,夜晚的大公主竟是这般的的狼狈,跟白天那个大公主简直判若两人。

    回过神之后,他立刻说,“大公主不必太过悲观,你身体娇贵,一时间适应不了强效的药味儿实属正常,倘若你们真的信得过我,我可根据自己琢磨出的偏方来试一试。”

    “哦?是什么偏方,连大人快说来听听。”张公公立刻问。

    “不必说了,你直接做就好了。”大公主用着坚定地目光看向连枭,“如今本宫这条命就交给你了,不信任你,本宫也没有其他人可信了。”

    这一句大公主发自内心的坦诚话语,多少打动了连枭几分,他在内心发誓:你既然这般信任于我,我便不会让你失望,穷极毕生所学,我也要把你的病医好。

    “张公公你去准备一坛上好的白酒,要烈但不能上头,要浓稠但不伤肠胃,口感也要绵柔可口。”

    张公公是当听药方来认真听的。

    “白酒啊,这个好办,皇宫里有很多各国使节进贡来的好酒,我去挑几坛陈年老酒拿来供连大人挑选。”

    张公公说着就要走。

    连枭对着他的背影又说,“还要准备些大公主平日里喜欢吃的下酒菜。”

    “啊?”张公公反应了一会儿才说,“连大人你今晚这是要与大公主把酒言欢吗?好,这个方法好啊,吃酒大公主绝对不会吐的,大公主从小就喜酒味儿,只因近年身体虚弱,太医们都要大公主戒酒,大公主这才许久不曾沾酒了。”

    连枭淡笑着说,“快去吧!”

    张公公再次出去,大公主又躺回了床上,床头有新被子,连枭给大公主又盖好了干净的被子,可大公主还是冷得瑟瑟发抖,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张公公办事非常牢靠,几乎没用上一刻钟,张公公就带人送来了三坛子上成白酒。

    连枭挨个试喝了一杯,选了其中一坛,那坛子上面有贴条,写着:西域进贡。

    他对张公公说,“这坛西域白酒正合我意,以后,张公公你每晚都要准时为我准备一坛这样的白酒,我每晚都要……与大公主把酒言欢。”

    张公公又一愣,“每晚……都……一坛子酒?”别说每晚,就算一晚,这两人要是把这十公斤的一坛烈酒都喝完了,恐怕明天都得双双醉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