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 深夜遇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许诚言搞清楚了一切,心中的杀机再起,这个韩志荣为祸巨大,不仅叛变投敌,竟然还敢杀害籍兴怀。

    要知道籍兴怀在军统局的分量可是不轻,他是局座的亲信人员,早在民国时期,就一直主持一方,不仅是太原站站长,更是军统绥晋察区的区长,主持华北三省的情报工作,手中掌握的情报力量庞大,知晓的机密太多了。

    就是许诚言的老师楚光济,这一次上任,局总部给的职务也就是个太原站站长,只能主持山西一省的情报工作,地位比之籍兴怀相差不小。

    而籍兴怀的牺牲,也是这次事变的最大损失,至今为止,军统方面,还没有区长级以上的高级干部牺牲,籍兴怀是第一个,这也是局总部为什么这么重视,一定要搞清楚籍兴怀死因的缘故。

    而且因为这次损失的太严重,整个晋绥察区的情报网络被破坏,所谓的晋绥察区已经名存实亡了,以后能不能恢复,可就难说了。

    所以说籍兴怀的地位非常重要,如果真是韩志荣杀害了籍兴怀,那么按照军统的规矩,凡是投敌叛变的首恶分子,或者是造成己方重大损失的叛徒,不仅要不计代价的清除本人,甚至还要追究其家人,斩草除根,以儆效尤!

    此时许诚言暗下决心,必须要把清除韩志荣的任务拿到手,这样做,不止是为了给籍兴怀报仇,更是因为,这绝对是个可以在局总部高层们眼中露脸的好机会,这对于急于出头的许诚言而言,更是绝不容错过。

    “陈先生,您还有什么要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这钱……?”蒋三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桌子上的钱,看着许诚言半天没有说话,忍不住壮着胆子问道。

    “哦,拿去吧!”许诚言摆了摆手。

    蒋三闻言,赶紧一把抓住钞票,看着这些钱,他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贪婪之色。

    看着蒋三的丑态毕露,许诚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按照一般的调查程序,他是不会贸然接触目标身边的亲近之人,因为这样做,后果难料,他无法控制之后的事态发展。

    就像是现在,他不能保证蒋三是否会向韩志荣高密,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一旦让韩志荣惊觉,那么接下来的刺杀行动就有可能遭遇到日本人的陷阱,自己这条命可就搭进去了。

    至于这些钱财,不过是他为了稳住蒋三的诱饵,像是蒋三这种人,只要有好处,什么都可能出卖。

    韩志荣当了他八年的东家,甚至在日渐窘迫的情况下,也没有辞退他,给了他一碗饭吃,可是到了最后,蒋三没有半点感恩之心,反而还记恨韩志荣只给他涨了十块钱的工钱,这样的人,谁又敢把赌注压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许诚言的脸上露出亲切和蔼的笑容,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你老哥可要保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说是吗?”

    “当然,当然,我和陈先生从未见过,嘿嘿,其实您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蒋三的话中有话,意思只要有钱,哪怕再出卖自己东家一次,也是可以商量的。

    说完,他将钞票小心翼翼的揣进兜里,又按了按,这才放下心来。

    许诚言一拍他的肩膀,和声说道:“好了,事情谈完了,我家住在宜春门外不远,还要辛苦老哥拉我一趟,怎么样?没喝多吧?”

    “当然没问题,这点酒算什么,拿了您这么多好处,伺候您一段路,算什么事!”蒋三一拍胸脯,满口答应道。

    许诚言哈哈一笑,可是看向蒋三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杀机。

    与此同时,在太原中部市区的一条街道上,三辆轿车依次行驶着,中间轿车的后车座上,吉冈正雄已经是满脸泛红,颇有醉意。

    今天晚上,吉冈正雄在燕春楼举办庆祝宴会,庆祝他晋升陆军大佐,课长明石英树也亲自出面,招朋唤友,与会者皆是日伪政府部门的骨干人员,日本驻宪兵司令部,太原警察局,新民会等等,甚至连日兴会社也派重要人物参加,场面宏大,一场宴会觥帱交错,宾主尽欢。

    宴会热热闹闹,直到深夜才散去,吉冈正雄作为主家,将宾客送走,最后才离开燕春酒楼。

    司机右边的座位上,助手山田大友也是颇为兴奋,回首对吉冈正雄说道:“组长,这次您晋升大佐,军衔上已经和明石课长相当,这以后的事情您也要考虑一下了。”

    吉冈正雄闻听此言,已经知道这位助手的意思,这次的晋升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课长明石英树的军衔也是陆军大佐,这样,自己再担任情报组长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一般这种情况下,总部高层都会有考虑,自己很可能会调任一个级别更高的职务,所以总部才会有意把他调回北平,另行安排。

    这样一来,情报组长的位置就空悬了,而山田大友作为自己的助手,是有资格接替自己职务的,看来自己这一次的晋升,让很多人都动心了。

    想到这里,吉冈正雄微微一笑,缓声说道:“山田,你考虑的很周到,不过,还是顺其自然吧,如果真的有所变动,我会优先推荐你的。”

    吉冈正雄真是很愿意把这个机会留给山田大友,一方面山田大友的确是一个出色的情报员,能力出众,资历也够,是个很好的人选。

    同时,两个人在一起共事多年,私交甚好,如果能帮助山田大友再进一步,对吉冈正雄也是大有好处。

    山田大友得到吉冈正雄的承诺,心中大喜,特高课内部的晋升难度太大,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功,根本不予考虑,以至于他苦熬到现在,也不过是少佐军衔,如果想担任情报组长这个职务,军衔上还是有些低了,如果没有吉冈正雄的支持,机会很小。

    此时忍不住感激说道:“真是太感谢了,一切都要仰仗您的关照。”

    “嗯,”吉冈正雄微微点头,他不愿意再谈论这个话题,于是话锋一转,“对了,之前的刺杀案,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一听到吉冈正雄询问这件事,山田大友不禁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有些无奈的回答道:“目前没有什么进展,实在是因为能用的线索实在太少,不过马维德那边倒是有些消息,听说他已经抓捕了几名活动在太原多年的惯偷,调查飞虎爪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进展如何?”

    “这个马维德倒是一个可用之才,做事的能力确实不错,可惜,他是个中国人……”

    说到这里,吉冈正雄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新民会是由特高课一手扶植的组织,主要骨干都是日本人,能够在这些日本人里出头,担任调查科科长的要职,可见马维德的能力出众。

    正在他们交谈之际,突然感觉车辆的行进速度一缓,第一辆前行的护卫车辆慢慢的停了下来。

    吉冈正雄侧身,透过前车窗观望,原来前方一道路卡拦路,几名警察正在伸手拦停车辆,准备进行查验。

    “怎么把路卡都放到这里了?”山田大友嘴里嘟囔了一句。

    这一次的庆祝宴会,与会者都是太原日伪情报部门的骨干,尽管燕春酒楼处于市中心的位置,这里分布的大多都是日伪政府的各个部门,附近都有巡逻队日夜巡视,治安一向良好,可吉冈正雄做事一向谨慎周密,还是做了必要的安全措施。

    酒楼的保安工作由特高课特工负责,周边的街道都交给警察局设卡守卫,盘查过往可疑人员和车辆。

    只是这里已经距离燕春酒楼有一段距离了,没想到警察在这里也设了路卡。

    前行的轿车上,一名日本军官下了车,大声斥喝这些警察,让他们赶紧让开。

    这几名警察都是点头哈腰,嘴里应承着,目光却是看向吉冈正雄乘坐的轿车,仔细打量,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可是吉冈正雄的眼力极好,路灯的光亮之下,清楚地看见几名警察的腰间都配挎着枪匣,突然他感觉到了什么,不禁浑身肌肉一紧,脑后凉意升起,酒意全无,一下子清醒过来。

    作为情报主管,他对于太原各大机关的情况都有所了解,尤其是像警察局,调查科这样的部门,更是了如指掌。

    他很清楚警察局的武器装备情况,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配备枪支,一般只有保安警才有这个权限,这些警察也就是所谓的武装警察。

    他们负责巡逻搜捕,缉盗查毒等外勤任务,而且大多持有长枪,只有警长之类的小头目才持有专用的短枪。

    而在华北地区,警察们大多使用仿制的驳壳枪,因为放在木质的枪匣里,民间也称匣子枪。

    在一只警察小队里,只有头目才会持有短枪,可是眼前这几名警察每个人都挎着一把匣子枪,情况就明显不对了。

    此时就见这几名警察已经转身向自己的车辆靠近,吉冈正雄只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立时对司机喊道:“这是敌袭,冲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